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云错落烬白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醉酒

烟云错落烬白衣 烟雨燕归 3409 2019.03.11 22:28

  京城。

  九卿府。

  两人多余的话没有说,只心领神会的一个劲的喝酒,喝下再接着倒上,直到刘鹤引眼睛开始出现重影,看不清楚眼前的九卿,也找不到桌上的酒盏。

  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恰巧这时候九卿伸手过来,一时间,两人的手重叠在一起。

  很滚烫。这是刘鹤引被握住手的第一想法。

  挣扎着,想要推开这只灼人心肺的手,被死死的握住。眼里有迷蒙的雾气遮挡,“放,放手。”刘鹤引大着舌头,慢吞吞的道。

  九卿清醒的看着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只觉心都要化了。两只手一起抓紧桌上的白皙透亮的手,在手中捏了捏,“不放。”

  刘鹤引喝醉了,昔日的拒人千里,冷淡气息全无。像个小孩子一样,瘪瘪嘴,“放开,难受。”

  看到这样的刘鹤引,九卿更是心痒难耐,缓缓的凑近身子,挨着刘鹤引。

  “不要,走开。”似是感受到一股滚烫,刘鹤引动了动身子,推拒着挨着自己的热意。

  脸上传来烫人的温度,刘鹤引此刻只有一个想法,找一个冰凉的地方躺着,冰凉的地方。可是,那紧紧贴合着自己的东西,灼人得厉害,越是想要推开,就越是挨得更紧,像是黏人的小妖精,在自己的颈间随意的磨蹭。

  磨蹭得烦了,刘鹤引狠厉一推,九卿被推开少许。感觉到这股黏人的滚烫气息消失,刘鹤引露出了满意的笑。

  晕晕乎乎的在桌上趴下,这圆润的桌面,冰冰凉的,刘鹤引只觉一阵舒服之意传来,手脚不由得有些发软。紧紧的贴着桌面,刘鹤引安静的睡去。

  看着这个死死抱着桌子睡去的人,九卿无奈的笑了。宠溺的盯着他,脑海里忽的想起了之前的那一次喝醉。

  那时,两人的关系依然很糟糕,可是,九卿挡不住自己心底的恶魔,他一次又一次的叫嚣着,九卿把他关进黑暗的深渊,却被他拼命挣脱,逃了出来。

  看到那个如同太阳一般发光发热的人,九卿心底的恶魔眼红了,撕了他,撕了他,斩断他的双翼,他就是你的了!

  心里的念头一起,就再也挡不住了。

  九卿渐渐的朝着刘鹤引伸出手。

  先是一步一步的设下陷阱,把他引以为傲的武功全部打散,看着他如同一个废人一般在床上苦苦挣扎,九卿心里一痛,想要停下脚步,但恶魔拉住了他,你现在放弃就全功尽弃了,你不想拥有这个火一般的人吗?你想要把他推给别人?

  一次又一次,受着心底的那永无止尽的欲望的蛊惑,九卿再次下了毒手。

  把他的左眼剜去,生生的剜去。看着混着鲜血一起流淌在脸颊的泪水,九卿心颤,这是正确的吗?这是不对的!

  可是,当刘鹤引紧紧的靠在自己的怀里,表露出自己的脆弱时,九卿心底刚刚被压下的恶魔苏醒了。

  你看,这样,他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了。

  看吧,他苍白着脸,甜甜的叫着你的名字,是不是感觉心里一阵一阵的跳动,因为他完全的依靠着你,完完全全的啊。

  九卿享受着这坐拥美人的感觉,这感觉比自己第一次杀人还要令人激动,眼里有嗜血闪过,很美味的感觉。

  九卿忍不住更加用力的勒紧怀里的人,惹得他一阵吃痛,忍不住蹙紧眉头。九卿热切的盯着怀里的这张脸,这是自己魂牵梦萦的人,这是自己千方百计想要留下的人,终于,他现在在自己的怀里。

  满足的露出笑容,在刘鹤引看不见的地方眼底锋芒一闪而逝。这是,我的!

  看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子,如同枯叶飘零,九卿有些难受。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扪心自问,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吗?这不是吗?你看,他的眼里,心里,哪里不是你的身影。你看,他在受到伤害的第一瞬间看向的人不是他的师弟,而是你,你看,你的位置是别人不可以取代的。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他的心里有你,有你!

  是,有我,他的眼里,心里都是我。九卿抬眸望去,正好看到刘鹤引在倒下之际眼里的自己。他心里是有我的。

  走过去,抱起他,抚摸着怀里的人的脸,轻轻的落下一吻,很快了,很快你就可以不用痛苦了。

  睡吧,睡醒了,就到家了,我们的家。

  在自己亲自把毒酒端到他的手中,命令着他把毒酒亲自看着自己的族人喝下,他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声嘶竭力的怒喊道:“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

  九卿有些难受,我放过你,那么谁来放过我?我只是想要把一切能阻碍我们在一起的力量全部斩断而已,你为什么要这样哭泣?你怎么能为了其他的人哭泣?

  这样美丽的眼睛,在水光的掩映下如此的美丽,九卿有些后悔自己当初剜去了他的左眼。可是,这美丽的眼睛却为了别人流出了眼泪,这该是自己的啊。

  忍不住低下头,轻轻的舔舐去苦涩的泪珠,捏起他的下颌,“放过你?呵。”

  最后,刘鹤引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打横抱起人,九卿饱含怒意的端去毒酒,亲自看着那一群哭着闹着的他的族人一个个倒下。

  最后,我还是不忍心伤害你。

  那些事,是谁告诉的他?呵,这有什么关系呢,那人不是被自己生生剜去皮肉,一刀一刀的活活折磨死了吗?

  那夜,刘鹤引端出自己最喜欢的酒,喝得醉醺醺的从院子里出来。

  看到自己就忍不住质问,“这些事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什么事?”

  “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我的武功,我的眼睛,我的族人,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你?!”

  听到那些熟悉的字眼,看着刘鹤引扭曲的脸,九卿只觉如坠寒潭,身子僵硬,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否认?这些事的的确确是自己做的,还是自己亲自下的命令,一个又一个的设计,斩断他的双翼,折去他的手脚,斩碎他的羁绊,让他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走进自己的怀里。这些最后都按照着自己的设想完美的呈现,自己可以完完全全的拥有他了,可是,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刘鹤引自己的心也跟着一阵阵的刺痛,自己似乎真的做错了。

  九卿想要张口解释,最终却动了动嘴,什么也没说。

  “你说啊,你解释啊!你是我最要好的挚友,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刘鹤引心里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他是自己最好的挚友,这些不过是他人诽谤,只要他解释,自己可以听的,真的。

  “解释。”

  九卿大概只能让刘鹤引失望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策划的,“是。”

  “你说什么?”刘鹤引瞪大了眼睛,似乎是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说,你知道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我做的,亲自下的命令,亲手写下的计划。”九卿摊开了说。

  “为什么?”刘鹤引扯着嗓子吼道。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

  “你什么意思?”

  “你与我有什么仇,什么怨,你冲我来啊,你为什么要设计陷害我的族人?!他们都是无辜的!为什么?!你告诉我,我们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仇怨,值得你这么苦苦经营?”

  “哈哈哈哈哈。什么仇,什么怨?我们之间就只能是仇怨吗?”

  “你把我当做什么?挚友?我不需要!”

  九卿走上前,扣紧刘鹤引,“我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你,都是你啊!你知不知道?”眼睛死死的盯着刘鹤引,想要从他的眼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显然他要失望了。

  看着刘鹤引吃惊的清醒,想要挣脱自己。眼底是死死的抗拒,心底忽的有一股无名的大火在熊熊燃烧。

  “你放开我。放开!”

  感受着他的挣扎,他想要逃离自己的动作,九卿失去了控制,拉近人,脸朝下吻去。

  在终于吻住自己肖想了多年的唇,他终于完全的释放了沉睡在身体里的野兽。

  打横把人抱起,扔进锦被里,在他想要逃离的时候,用手紧紧的扣住他的脚踝,把人拉近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

  “你感受到了吗?我的心为你跳动,我的鲜血为了你而滚烫。”

  “不,你放开我!放开!”刘鹤引在挣扎。

  可是这软绵的声音和着力气,却是更加炽热的药,一瞬便点燃了身后之人。

  翻转过人,唇死死的扣住,如蛇一般冲进那诱人的口中,把他的哭泣声全部吞下,气息混乱,更加用力的扣紧人。

  在他快要缺氧昏迷之际,暂离檀口,一丝银色的丝线顺着两人的嘴角牵出,眼底一热,更加用力的拥吻住他。

  把人放倒在床,手渐渐的朝下伸去。胸口,小腹,再到那迷人的双腿,小腿,一一被自己抚摸。

  情动的扯开包裹住这具曼妙身姿的衣衫,一件一件的滑落,挂在如玉的臂弯,半遮半掩,更是增添了无尽的春色。刘鹤引眼尾泛红,眼里有一圈圈迷蒙的水汽,三分醉意,三分哭意,三分刚才缺氧不足的缠绵之意,最后一分便是本能的抗拒之意。

  九卿眼里欲望盛开,再也不想忍耐。

  关在心底的野兽再也没有了束缚,这一夜是荒唐的夜。

  刘鹤引沙哑着声音,哭泣着,呻吟着,这些都被九卿一一吞下,直到天亮,九卿才放过哭得不成样子的刘鹤引,餍足的睡去。

  再次醒转,刘鹤引眼底如同看陌路人一般的死气,让九卿慌了神,自己不是已经得到他了吗?无论是身子还是心,都是自己的了,怎么有一种自己好像要失去最重要东西的感觉。

  从回忆中回神,九卿把人抱到床上,不敢动他,只眼神灼灼的看着他。

  我这一声机关算尽,我以为自己可以掌控所有人,却始终遗漏了自己的心,还有你的心。

  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刘鹤引的脸颊。

  这次,我们重现再来一次可好?我把我的一切压上,我们再赌一次。

  留恋的在唇上落下一吻,九卿悄悄的走出屋子。

  身后,刘鹤引睁开有些迷离的眼。对不起,我赌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