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外科实习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故意找事

外科实习生 若兮宝爸 3685 2020.02.19 17:57

  欢迎宴结束后,张一凡的工作也没发生什么变化,除了被正式任命为外科的住院医生之外。

  不,在这之前就已经是了,所以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急救室依旧像平时一样来找张一凡。

  哐当。

  张一凡推开急救室的门,大声喊道。

  “我收到了呼叫。”

  “这里!”

  张一凡跑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碰到了李俊杰。

  “没什么大事,就是要做个转移。”

  “患者状态如何?”

  “急性胃炎,还在发烧,胸口疼痛很严重,吃的东西也全都吐出来了。”

  “其他症状呢?”

  张一凡一边问着,一边看向患者。

  一位看上去40多岁的男患者。病情很严重,他很痛苦,脸上不停地冒着冷汗。

  就在张一凡观察病情的时候,李俊杰接着说道。

  “先用非阿片类镇痛药给患者止痛了,还有X光和CT都已经录到EMR上了。”

  “好,你好,你好?”

  听到张一凡的叫喊,患者用疲惫的眼神看着他。

  “嗯。”

  “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呼,好多了。”

  “那就好,您还记得今天都吃了些什么吗?”

  患者想了想张一凡提出的问题说道。

  “就是在家里吃了顿饭。”

  “就突然肚子疼了?”

  “这几天一直觉得不舒服,可今天疼得像要裂开一样。”

  “知道了,现在带您去病房,明天会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患者轻轻地点了点头,张一凡在几个护士的帮助下将患者带入病房。

  到了病房,确认患者睡着后,张一凡才离开病房,刚到护士办公室,宁护士就递给他一罐饮料。

  “辛苦了。”

  “啊,谢谢。”

  “别客气,最近凌晨被叫出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虽然很累,但一想到患者,就觉得不辛苦了。好了,我得去看看那个患者的EMR了。”

  张一凡打开初诊表,把新事项加在病例里。但张一凡要做的还不止这些,他开始查看PACS上更新的X光和CT。

  沙沙,沙沙。

  就在张一凡翻看以胃为重点对象拍摄的照片时。表情变得很微妙。他在胃下方看到了一个微小的脓肿。

  张一凡苦笑了一声。

  这不是急性胃炎。

  是蜂窝织炎性胃炎。

  这是胃切除术后最有可能出现的炎症症状。但是从CT来看,没有发现胃被切除的迹象。

  也可能是异物意外进入胃部而引起的炎症。

  虽然病因很简单,可一旦发病,恶化速度将非常快。

  若一两天内放任不管,脓肿就有可能迅速变大,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

  就是这种病症的患者,造成了卡普里在外科的第一次失误。当年他的诊断结果为单纯的胃炎,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没有控制住胃部的脓肿恶化,最终造成患者死亡。

  当时卡普里跟现在的张一凡一样,也是住院医生。一想到这些,张一凡就觉得嘴里苦苦的。

  他想代替卡普里弥补之前的过失。

  张一凡先想了想自己该怎么处理。首先,在脓肿扩散前,要用引流管将脓肿内的液体排出。

  再同时加入抗生素,防止脓肿继续恶化。

  然后经过一夜的观察后,在查房时讲出来就可以了。

  还好就在不久前,张一凡刚插过一次引流管,也算是有了经验,所以直接行动了。

  ——————————————————

  第二天早晨。

  到了查房的时间。

  在胡主任的带领下,金医生和住院医生们进入到各个病房进行会诊。

  胡主任来到了一位凌晨入院的男患者床前。

  一整夜都在观察患者情况的张一凡连忙上前说道。

  “43岁,男,凌晨2点左右来急救室,说自己胃痛的受不了,经检查,诊断为急性胃炎。”

  “急性胃炎?那引流管怎么回事?”

  “我又分析了一下CT,发现胃下方有个脓肿,所以修改为蜂窝织炎性胃炎,插入引流管后,然后注射抗生素。”

  听完张一凡的报告后,胡主任接着问。

  “结果呢?”

  “经过一夜的观察,患者腹痛症状已经明显减轻,到目前为止,脓肿已流出20cc左右。”

  “那就继续观察。”

  张一凡赶紧把胡主任的话记下,说道。

  “明白。”

  “昨天凌晨还有新入院的患者吗?”

  “没有。”

  “好。”

  听完张一凡的报告后,胡主任一脸和气地走到病人面前。

  “你好,我是外科主任,昨晚睡的好吗?”

  “啊,嗯,你好。”

  患者的状态比在急救室的时候好了许多,表情安然地跟主任打着招呼。

  接着,胡主任随和地跟患者聊了几句,张一凡和其他医生们就站在后面听着。

  查房结束后,医生们都来到了值班室。

  大家围坐在值班室的大桌子旁,李医生对今天的手术安排进行了说明。

  上午一台,下午两台。

  相比之前增加了许多。

  随着外科的不断发展,人手显得不足,院里说要补充更多人员才行。

  手术说明结束。

  胡主任突然用担心的语气问金医生。

  “才来没多久,就有两台手术,累吗?”

  “累什么,能有更多机会用到从国外学来的技术,高兴还来不及呢。”

  “好吧,那就辛苦你。”

  “不辛苦。”

  跟大家告别后,胡主任走出了值班室。

  金医生刚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停下对张一凡说。

  “张医生,吃过饭之后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好。”

  虽然答应了,但张一凡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吃过饭后,张一凡来到了金医生的办公室。

  咚咚。

  张一凡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回应声。

  “请进。”

  吱。

  看到张一凡开门走了进来,金医生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吃过饭了?”

  “嗯。”

  “先坐下,我给你拿个喝的。”

  金医生请张一凡就坐后,从小冰箱里拿出了冰饮料。

  嘡。

  他把饮料放在桌子上后,张一凡先开口说道。

  “谢谢。”

  “突然把你叫来,是不是有点疑惑?”

  “有点。”

  看到张一凡吞吞吐吐的样子,金医生朝他摆了摆手。

  “喝吧,边喝边说。”

  “好的。”

  张一凡道谢后,刚打算喝饮料时。

  “是谁让你独自诊断的?”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张一凡愣住了。又看了一眼金医生,发现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是我听错了吗?」

  张一凡甚至产生了这种想法。

  张一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呃,你是在问我吗?”

  “我声音太小了?”

  “不是。”

  “那就说说看吧?是谁这么随便,让你独自做出诊断,还进行治疗的?”

  正在提问的金医生虽然面露微笑,可他的眼神却是很尖锐。

  气氛很怪异。

  张一凡控制着自己的好奇心,冷静地答道。

  “确认了X光和CT后,发现……”

  “停,我是在问,为什么是你做出的这个诊断,刚当住院医生,难道不是学习时期吗?”

  “没错。”

  “那为什么为把诊断结果由急性胃炎改为蜂窝织炎性胃炎,还对患者进行了治疗?是谁怂恿你这么做的?”

  金医生的嘴角一直挂着微笑。

  但气氛越发让人不寒而栗了。

  对于他的问题,张一凡找不到合适的答案。

  “没人怂恿我。”

  “那你还敢那么做,你不觉得这样做是有问题的吗?”

  “……”

  张一凡故意没回答。

  对于追究的人来说,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被当成借口。而金医生并没有就此罢手,他接着问道。

  “我听说你在首都大学附属医院实习的时候,成绩也不是很优秀,还出了医疗事故,对吗?”

  “对。”

  “难道你觉得,来到这种小地方就能为所欲为了?”

  “不是的,我……”

  张一凡还没说完,就被金医生打断了。

  “啊啊,肯定是努力学习了,为了把之前的失误踩在脚下,重新站起来,肯定没少努力。”

  “……”

  “但你也别误会,就算你再努力,你现在也只是一位住院医生而已。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是为了顾忌你的形象,所以才会单独跟你说这些的,我希望下次不要再有这种事情,明白吗?”

  “……知道了。”

  “不知道我说的这句话会不会影响到你的情绪,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道理,只要守规矩,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住院医生,当然,我也会帮你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金医生意味深长地问道。

  虽然他说了很多,但总结起来就一句话。

  别嘚瑟。

  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用无法负责任的行为给大家带来麻烦。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在指责张一凡这段时间的行为。

  现在张一凡更讨厌这种被指责的感觉。

  「说出来吧。」

  张一凡干脆把心里的想法全都说出来了。

  “每次患者需要你的时候,你都能赶过来吗?”

  “你说什么?”

  “情况危机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在一分,甚至一秒内失去自己的生命,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每次都能来得及。”

  听到张一凡的问题,金医生皱起了眉头。

  “你的意思是,如果情况危机,就可以随便乱来了?”

  “我认为为了抢救患者,至少要做一些急救措施。”

  “为了抢救患者而进行急救措施,那你能做什么呢?”

  金医生的脸变得不乐意。而张一凡看上去更生气了。

  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

  「那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张一凡也不打算再忍了。

  “我一直在努力学习,而且这段时间也有抢救成功的案例。”

  “学习?你学习是有多了不起?竟然能有把握自己处理好?”

  “卡普里撰写的医学书籍我已经全都读过了,这次的蜂窝织炎性胃炎也是看了那些医学书籍上记载的类似事件才进行治疗的。”

  张一凡的话让金医生很吃惊。

  卡普里内。虽然他已经是故人了,但依旧是金医生无法无视的外科专家。

  这可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了。

  这种情况下,无论金医生如何反驳,情况都会变得很尴尬的。

  如果还要追究下去,就会传出金医生否认卡普里的消息了。

  如果在这种时候对张一凡再说些什么的话,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到头来吃亏的只有金医生。

  金医生的脸变得通红。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接着将视线移到别处,然后低声说道。

  “出去吧。”

  “再见。”

  张一凡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转身的瞬间,张一凡的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从那以后,张一凡总是莫名地与金医生纠缠不清。

  不,也许是金医生故意要把张一凡安排在自己眼皮底下的。

  毕竟他是一个敢正面顶撞专科医生的住院医生,幸亏当时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然事情可就闹大了。

  其实这件事金志文本人也很难跟其他人开口。

  从此金医生就把张一凡视为了眼中钉,张一凡也因此过的很不爽。

  性格上合得来才容易相处,但在社会生活中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的,所以张一凡一直不断告诫自己别太爱出头。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

  「气死我了。」

  张一凡气得咬牙切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