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在忍界开无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得加钱!(二合一)

我在忍界开无双 阳阳的萝卜 4392 2020.01.19 21:42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还有佐助,我走了!”

  鼬准备好了刃具和衣服后对着家人轻声开口道。

  “鼬,小心一点!”

  美琴一脸担忧的看着鼬,小小的年纪却显出不一样的成熟和稳重。

  宇智波富岳淡淡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极为平静,只是藏在衣袖下紧紧握紧的拳头,显示出他心中,并没有他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哥哥,早点回来哦!”

  佐助有些不舍的说道,对于年纪尚小的他来说,并不能理解显然云忍和村子的情况,只知道哥哥在心中便是最强的人,无所不能,一定可以把其他人打得落花流水。

  鼬蹲下身子,在弟弟的额头轻点一下,笑道:“等我回来,佐助!”

  转过头,鼬对着父母轻轻点头,随即随即转身离去。

  “鼬!”看着向门外走去的大儿子,宇智波富岳淡淡道。

  “去为我们宇智波和木叶争个第一回来!”

  鼬回过身来,正想说些什么,又听到父亲的声音传来。

  “不过,注意安全!”

  随即便闭目沉思不语。

  鼬顿时感觉,心中一暖。

  “谢谢您,父亲大人!”

  雷之国,云忍大楼中。

  “木叶就派了三个下忍过来参加中忍考试吗?”

  四代雷影艾看了看秘书手中的资料随意看了一下,一个黑发小鬼,一个病恹恹少年,一个紫发少女。

  “木叶虽然答应了我们的邀请,但始终对我们不太放心,所以只派一组人过来!”

  “月光疾风,十三岁,根据我们的情报来看,擅长木叶流剑术和侦查。”

  麻布依指着照片上面脸色苍白的少年,轻声道。

  “卯月夕颜,十二岁,擅长木叶流剑术.”

  “这个....”麻布依翻过一位干练的紫发少女,看着上面一脸清秀精致的黑发少年,少年连从眼角一直延伸到脸颊的泪沟,十分引人注意。

  “宇智波鼬,宇智波一族族长之子,小小年纪便显出了超乎常人的天赋,不出所料的话,过几年应该又是木叶黑鵺和瞬身止水那样的人物!”

  闻言,艾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兴趣,接过宇智波鼬的资料看了起来。

  “这一代的宇智波一族还真是天才频出啊,不知觉醒了写轮眼了没有?”

  艾翻了两页后,随意问道:“已经可以确定黑鵺便是宇智波京了吗?”

  “是的,雷影大人!”麻布依点点头,沉声说道。

  “黑鵺和那位瞬身止水不同,在暗部任务期间从未显露过写轮眼,我们难以发现他的身份,不过最近宇智波京突然转入正面服役忍者,还是以上忍的身份,黑鵺便很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由此推测黑鵺便是另外一名宇智波的宇智波京!”

  虽然暗部的身份都是绝对保密,但大家都不是傻子,就拿卡卡西来说,木叶还有那个一头银发,擅长雷遁,拥有一只单独写轮眼?

  整个忍界都仅此一人而已,宇智波止水的身份也很好猜,作为唯二加入木叶暗部的宇智波,在宇智波京还没加入暗部的那两个月期间,便早早就在任务期间显露出写轮眼,根据他的发型和写轮眼,雷之国的情报人员早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只是那位木叶黑鵺,情报人员对他的身份一直争论不休,有人说黑鵺便是另外一名宇智波族人的宇智波京,有人说不是,毕竟黑鵺从未显露过写轮眼,不像宇智波一族的作风。

  直到2个月前,宇智波京突然以上忍的身份转入正面服役忍者,暗部的木叶黑鵺也开始消失后,情报人员才肯定了木叶黑鵺的真实身份。

  “三代火影的随行护卫人员,知道了吗?”

  麻布依摇了摇头,开口道:“暂未知晓,根据我猜测,很可能会有猪鹿蝶三人组,不出意外的宇智波京或宇智波止水也会在!”

  艾眼神闪烁,沉声道:“比起其他人,我倒是很期待黑鵺的到来!”

  “派人阻击这三名下忍,不过别太过,要是连决赛都进不了,三代火影的脸皮可挂不住,到时候找理由不来就好看了!”

  “到时候,前几名的忍者只能是我们云忍的人!”

  虽然艾现在已经对木叶的战争产生了动摇,但能够狠狠落下木叶的脸皮,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遵命!”

  ————————

  水之国,雾隐大楼。

  隐藏在黑暗中矢仓木然的看着窗外的熊熊大火,一位位嗜血的辉夜族人不断的将收割着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血继忍者,一道道哭喊声和肆意妄为的大笑声不断传来。

  “既然村子里的血继家族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辉夜一族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大,找机会处理他们吧!”

  矢仓木然的神色闪过一丝杀意。

  随着他的不断杀戮,雾忍的血继家族不断减少,大族便剩下辉夜一族这么一个大族,其他的小型血迹家族对他的统治来说无伤大雅。

  辉夜一族是把双刃剑,虽然很好的充当了矢仓手中的屠刀,但辉夜一族现在已经越发狂妄自大起来,已经开始完全不把他这个四代水影放在眼里,今天的时候,更是当着他的面,问他什么时候退位,把水影的位置让出来。

  俨然一副雾忍村的主人的姿态。

  “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听话呢,这样我就能放你们一条活路,毕竟我们也是同村的人啊!”

  “晤!”说到同村的时候,矢仓眼神瞬间闪过一丝清明,表情痛苦,不过片刻后又消失不见。

  一处密室之中。

  照美冥皱着眉头,看着手中报告,脸色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

  “又一个血继家族被辉夜一族毁灭了!”

  “辉夜的人为什么这么残酷,我们好歹是一村的同胞!”

  青叹了一口气:“或许被称为血雾的村子,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同胞!”

  “即使辉夜的人不顾同胞之情,但他们也太过愚蠢了,他们充当矢仓手中的屠刀,屠杀村中的同胞,下一个便是他们自己!矢仓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照美冥对埋在深渊地狱的村子,感到无比的悲哀和愤怒。

  “.......”

  青沉默不语。

  少女感叹了一会,又继续说道:“青,你现在没有机会接触矢仓吗?”

  她早就怀疑矢仓出现了什么变化,甚至被人操控了,虽然权利能够改变一个人,但也不能短短时间内就把一个本来温柔善良的人,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暴君。

  三代目就希望四代目能够改变雾隐的血雾之名,才将水影位置传给当时温柔的矢仓,谁知道他当上水影后,雾隐的血雾之名更加名副其实起来。

  青摇了摇头,睁开一只与众不同的白色眼眸。

  “四代目,只召见辉夜一族的人和他手下的心腹,他的办公室周边也布上了浓浓的结界,我无法感知到他的情况!”

  少女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村子的未来在哪里?

  “政变!”许久之后,少女猛地睁开双眼,口中说出大逆不道之言。

  “我们需要政变,将矢仓赶下去,不然村子只是在自相残杀中衰弱,甚至消失!”

  闻言,青露出惊骇之色,摇了摇头,沉声道:“四代目掌握的力量太强,辉夜一族也站在他那一边,凭借我们的力量没有任何一丝机会!”

  “不!”照美冥眼神闪烁个不停。

  “矢仓一定会对辉夜一族下手,不出所料这个时间不会太远,两强相斗,必有一死一伤,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青,我们现在开始联系可用,可相信的人,为将来的政变做出准备!”

  青张了张嘴,面露犹豫之色,不待他说什么,少女又开口道,语气中显得无比郑重。

  “为了村子的未来,拜托了!”

  “是!”

  青微微低头,沉声应到。

  岩隐村。

  “三代火影那个老东西居然会去观看云忍的中忍考试?他在想什么!?”

  “打呀,你们继续打呀,最好打得天昏地暗才好!”

  大野木老头将手中的情报狠狠的拍在了地上,随即起身,不料情绪激动下,动作太大。

  “哎哟哟哟,我的腰!”

  大野木身体猛地一僵,声音痛苦的开口道。

  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已见怪不怪,连忙上前将他扶住,坐在椅子上。

  “土影大人,根据情报来看,木叶一方派出了三名下忍出发去参加云忍的中忍考试,不出所料的话,再过几天三代火影便会启程出发去观礼决赛!”

  工作人员低头沉声报告道。

  大野木揉了揉老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知我们需要怎么做?要不要给木叶和云忍带来点麻烦?”

  工作人员试探性问道。

  闻言,大野木十分心动,眼神闪过一丝思索之色,他可是巴不得双方打得两败俱伤,这才符合他们村子的利益。

  “这个事情不能由我们来做,不然很有可能会激起木叶和云忍的仇恨,将矛头指向我们?”

  “该怎么做呢?”大野木有些不甘心的自言自语道,

  见状,一旁的工作人员轻声道:“土影大人,最近两年地下赏金所出现了一群实力不错的赏金忍者,任务完成率都是百分之百,或许他们可以为我们所用!”

  大野木顿时眼前一亮,沉声问道。

  “哦?你说的是哪个叫晓的组织?”

  “是的,土影大人,不过他们的收费有点高昂!”

  大野木摸了摸下巴,想了下晓的情报,随后开口道:“派人去雇佣晓的人,让他们去截杀木叶的使团,成功与否不要紧,但这种情况他们一定会怀疑云忍,告诉他们,动静越大,战果越好,我们给他们的报酬就越高,最好是能把三代火影给杀了!”

  “记住,不要以我们的名义去雇佣晓组织,私下派人隐藏身份去接触他们,哪怕他们失败了,木叶和云忍也不能怀疑到我们头上来!”

  “对了!”大野木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

  “以云忍那群蛮子的作风和性格,这次中忍考试不会很顺利,很可能不用我们出手,双方便会闹出动静来,告诉晓组织,如果情况有变,他们的人就不用再上场!”

  “遵命!”

  工作人员点点头,沉声应道,随后马上转身离去。

  雨之国,一个常年阴雨的国家,天道佩恩站在高塔上,看着外面淅沥小雨沉思不语。

  一旁的小南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轻声道:“长门,有人雇佣我们去袭杀木叶的使团!”

  闻言,天道佩恩眼神闪过一丝幽芒,淡淡道:“是什么人?”

  “虽然雇佣人隐藏了身份,但能付出这个价钱,不希望云忍和木叶停战,只有砂忍和岩忍!”

  “最大的可能便是岩忍的人,而且他们希望我们在中忍考试结束后,若木叶和云忍没有闹出什么意外,再对木叶的使团进行袭杀。”

  “我知道了!”天道佩恩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见状,小南开口道:“长门,我觉得我们应该拒绝这一份委托,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不是暴露的时候,现在就招惹上木叶,对我们的计划发展很不利!”

  天道佩恩沉思不语,他当然知道小南说的很对,组织现在还需要潜伏,低调发展。

  但是他们给的钱实在太多了。

  他自己不是一个爱财之人,但当上领袖后,他发现什么都离不开钱,雨忍村需要钱发展,晓组织也需要钱。

  看着文件上的金钱数字,天道佩恩死人一般的心境,也不由得感叹道。

  这钱太诱人了!

  许久之后,天道佩恩开口道:“接受这份委托!”

  “可是长门....”小南张了张嘴,想劝劝他。

  天道佩恩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要担心,小南,这次我会亲自出手,把木叶的使团全歼,不会有任何消息走漏!”

  “佩恩的力量是无敌的!”

  如今长门集合佩恩六道,在轻易杀死半藏,轻易打败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后,自信心已经膨胀到了极点,渐渐有了原著中十几年后那个所向无敌,高高在上的神的姿态。

  “我明白了!”小南点点头。

  “小心一点,毕竟那也是号称忍雄的三代火影!

  “我知道了。”如今的长门只有面对小南才能流露出一丝人的温暖。

  “小南,回复委托人,我们可以把三代火影杀死,但是,告诉他们!”

  “得加钱!”

  “好!”

  砂隐村,在挖矿,在淘金,在找水!

  好了,介绍完毕,跳过他吧。

  一场简简单单的中忍考试,却并不平静,牵动了忍界的大部分组织势力,变得凶潮暗涌起来。

  木叶村内。

  “这次的任务都了解吧?”

  宇智波京看着大和和药师兜淡淡问道。

  “明白了,队长!”X2

  “好!“宇智波京点点头。

  “那就回去准备一下,明天7点钟我们准时在木叶大门处集合,等候三代目大人!”

  “是!”X2

  两道身影随即瞬间散开。

  “总感觉这次任务不会这么平静啊!”

  看着天空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落下一点阴云,慢慢阴沉下来,宇智波京喃喃道。

  “不过,我心里怎么这么兴奋呢?”

  舔了舔嘴唇,宛如贪恋鲜血,渴望生肉的饿狼一般的话语从少年口中说出。

  “来吧!”

  少年的内心犹如燃起了熊熊烈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