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在忍界开无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万事皆下品,唯有砍人高!

我在忍界开无双 阳阳的萝卜 5068 2020.01.20 14:34

  雷之国,云忍村内。

  一处旅馆内,鼬站在窗口处静静观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脸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从他们进入雷之国以来,云忍村的村民表面虽然对他们礼节十分到位,但鼬还是能看出村民眼神中毫不收敛的敌意和战意。

  对于云忍村村民的敌意,鼬并不意外,雷之国好勇,蛮横,闻战则喜,这件事情世界皆知,作为与他们敌对的忍村木叶,雷之国的人对他们有敌意,这并不奇怪。

  雷之国为何如何好战?

  别说忍者了,就是连普通的国民都好武,掌握一身不俗的武技。

  有人说雷之国的基因凶猛,天生就是战士,或者说是强盗等等。

  但这些只是表面,从来没有人通过本质去思考过为什么会这样!

  通过京大哥的教导,鼬现在思考问题不再是流于表面,而是更深入本质。

  通过几天的接触和观察,鼬得出了以下结论。

  地理原因,雷之国位于高耸入云的山峰,地势险恶,土地资源虽然不像风之国土之国那样贫瘠,但肥沃的土地大部分都位于险峻之地,想要耕作,只有冒着生命风险。

  在那个人类文明刚刚萌芽的远古时代,没有查克拉,没有忍者,没有武士等等超凡力量的传承。

  为了活下来,雷之国的国民只能与猛兽斗,与人斗,与自然斗,就在这么一步步血与火之中磨砺出一股原始蛮荒的狂野和彪悍。

  国家的文化发展规律必然是富强繁荣后,统治者和贵族必然会骄奢淫逸,比如自然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火之国贵族。

  风之国的贵族则是自甘堕落,资源太差了,凭借那点资源根本养不活的多少人,想去抢吧,又打不过。

  雷之国则不同,严格来说雷之国的资源并不差,可以养活一大批人口,只是资源位置都太过险峻,为了获取这些资源,他们能吃苦,能拼命!

  当这些资源已经无法满足人口所需的时候,雷之国便会发动战争,去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

  如果地理原因是养成了雷之国好战彪悍铁血的性格的话!

  那么他们的制度将完美的和他们本身的性格融合成为一个整体,将雷之国打造成一个国家级的杀戮战争机器。

  独一无二的战功制度!

  明确赏罚标准!

  雷之国的赏罚标准很简单,战功!

  管你是什么贵族大名,什么家族出身,全都不好使,力量说话,只要你能立下军功,你就是老大!

  那怕是雷之国的贵族大名,他们的画风也与其他国家的不同,好勇成性,被人暗暗骂蛮子,野蛮人。

  雷之国的制度,抹平了平民与贵族的差距,只要你有力量,有战功,你就能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万事皆下品,唯有砍人高!

  战功从何而来?自然是从战场,任务中获得。

  就是这个制度,养成了雷之国国民闻战则喜的重要原因。

  云忍村从来没有过叛忍,哪怕是金角银角某种程度也只能算是政变独走。

  京大哥当时是如此对他说道。

  如果明确赏罚标准战功制度,养成了雷之国闻战则喜的画风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抚恤制度,则养成了雷之国视死如归的精神!

  战死的忍者,国家和村子总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将你的财产没收,归为国有,哪怕木叶也不例外!

  而雷之国不会,哪怕你在战场战死了,也不用担心,你的财产会由你的家人,你的儿子继承!

  这一制度,更加激励了雷之国国民视死如归的精神。

  砍死了你,我就赚了战功,被你砍死了,我也不亏,我的财产会由我儿子来继承,然后我的儿子将来有一天会继续来砍死你和你儿子或者被你和你儿子砍死。

  这事也是云忍村从来没有过叛忍的原因,哪怕是开明温和的木叶也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雷之国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向心力,一旦遇到战争便会上下一心,极度团结!

  性格上彪悍铁血,制度上推崇战功与武力,闻战则喜,视死如归。

  此外为了增强本国国力,雷之国还专心研究其他国家的忍术与忍具,开发出很多一座座骇人的战争机器。

  想到这,鼬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雷之国资源人口与火之国有很大的差距,加上木叶天才强者层出不穷,村子与云忍的战争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还不好说!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鼬的思考,走上前打开门,带队上忍出现到眼前。

  带队上忍走进来后,直接开口道:“村子发来消息,三代大人他们已经出发,过两日便会到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尽量就待在房间里,不要出去,以免和云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鼬微微点头:“是,老师!”

  带队上忍微微一笑,道:“你们三个都干得不错,都进入了决赛,特别是你,鼬,你做得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可以拿个第一过来!”

  “到时候三代大人想必会极为高兴,云忍的脸色也很难看吧!”带队上忍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会尽力而为!”鼬沉声应道。

  带队上忍点点头:“能拿第一当然最好,当然不能拿的话,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一下!”

  “是!”

  木叶村内,云隐使团入驻的宅院中。

  黑泽大河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石凳上,沉思不语,眼神闪过一丝纠结。

  “火之国太过软弱了,根本不配拥有这么肥沃的土地,这些土地应该属于雷之国的勇士!”

  出使这次任务之前,某个主战派的大人对他如此说道。

  “可是,大人,木叶实力尚在,一旦与他们全面开战的话,村子也会受到很大损失!”

  黑泽大河是如此说道。

  “木叶如果有这些实力的话,就不会冒险来参加中忍考试了!”

  “村子现在都没有下定决心跟木叶全面开战,实在是太过谨慎了,木叶只是表面看起来强大罢了,实际根本不堪一击!”

  那位大人的眼神中充满了狂热和战意,言之凿凿。

  “大河,四代把村子牢牢把握在手中,我们没有机会,你去木叶的时候,想办法搞出点事情来,逼迫村子跟木叶开战!”

  “我记得你的父亲就是死在木叶的忍者手上吧?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照顾好你的儿子!”

  黑泽大河叹了一口气,随后神情变得坚决果断起来。

  木叶豪门一族的日向族地内,一场激烈的对练正在展开。

  砰!

  宁次以指做剑,轻点一下,直接戳中了眼前少女的身体,少女闷哼一声,直接倒身在地。

  “雏田小姐,你没事吧?”宁次连忙上前扶住少女,查看她的情况,他以为身为宗家的雏田会很强才对,谁知道他才用了一点力,便轻易将她打到在地。

  “宁次哥哥,谢谢你,我没事!”

  少女低着头轻声道,根本不敢看一旁的父亲,她知道,她又让父亲失望了。

  “对不起,父亲大人....”雏田看着日足的低声抱歉道,姿态显得无比卑微。

  日向日足失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起身转身离去。

  见状,雏田本来就眼眶含泪的双眼,顿时涌了出来。

  “雏田小姐!”宁次顿时大急,连忙上前准备安慰,手扬了扬,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干着急。

  雏田抽泣了会,随后小声道:“宁次哥哥,是我太弱了,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抬起头,雏田又继续道:“我一点天赋都没有,如果宁次哥哥能够代替我继承家族就好!”

  “这怎么行!”宁次心中一急,连忙说道。

  “雏田小姐,你的天赋更在我之上,我会帮助你变强的.....”

  看着眼前的少女,宁次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便喜欢上了这个温柔腼腆的少女,把她视作亲生妹妹一般看待。

  “宁次,你是分家的人,分家的使命就是保护宗家,你的使命就是保护雏田大小姐,这就是分家的宿命,是你的宿命!”

  父亲在出行云忍村任务之前,对宁次如此说道,当时还小的宁次并不知道分家宗家的区别,也没听出父亲口中的复杂沉重,他只是以为父亲希望他能够好好保护雏田妹妹。

  “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用生命保护你!

  宁次信誓旦旦的说道。

  “宁次哥哥....”雏田心中一暖,抬头看向少年,少年的眼神是如此坚定,令人毫不怀疑他的话语。

  “谢谢你!我会努力变强的!”雏田点点头,神情变得坚定起来。

  看到少女振作起来,宁次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时,一旁的门被推开,一位日向的护卫走了进来,开口道:

  “宁次,跟我来,族长大人要见你!”

  宁次恭敬的点点头,轻声应道:“是!”

  护卫看着眼前的宁次,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后又转头对着一旁不安的雏田轻声道:“雏田大小姐,你也过来!”

  “啊?父亲大人也要见我?”闻言,雏田怔了怔,随后又马上反应过来,低声道:“是!”

  刚刚结束了一天课程的泉美走在回家的大街上,路过一处众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宅院,停了下来。

  “哥哥已经去雷之国三天了呢,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泉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宅院,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住在宅院里面便是昨天到来雷之国的使团,受木叶的邀请,准备在这段时间来跟村子商议签署和平协议的大事,为了表现诚意,木叶也出行了云忍村的中忍考试,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会在中忍考试结束后进行签订和平协议。

  “可是云忍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看着身边面露喜色,仿佛和平即将就要到来的村民们,泉美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烦躁之感,

  泉美多年在宇智波京的影响下,性格远比同龄人更显得成熟沉稳,看待事物的本质,更为透彻敞亮。

  她的哥哥现在身处云忍村,一旦有任何意外,便会有生命危险,那怕和平即将到来,那怕在她心中,哥哥便是无所不能的强者,此刻心中也不由得起了浓浓的担忧。

  “好烦啊!”少女有些恼怒的轻声道。

  “我要去打猎!”

  想到这,少女便直接分了一个影分身,让她回去告诉母亲一声后,便直接朝着村口走去。

  木叶大门处

  “你们兄妹俩还真是有意思,哥哥喜欢打猎,妹妹也喜欢打猎!”宇智波本田递给一份登记本,轻笑道。

  “难道打猎还有什么变强的诀窍吗?”

  宇智波京当上忍者后,除了任务空闲期间,不然很少出去打猎了,反而他的妹妹继承了他这一习惯,有事没事就出去打猎,而且每次都收获颇丰。

  “大叔说笑了,我们兄妹俩只是爱吃一点而已!”

  泉美接过登记本,在上面写了会,递回去,躬身道:

  “麻烦两位大叔了!”

  宇智波本田笑了笑,嘱咐道:“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这几天村子也不太安稳。”言下之意便是指云忍使团的事。

  泉美点点头:“知道了!”

  日向族地内。

  “啊..啊!”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声响起,让人为之胆寒,随之又马上结束。

  砰。

  宁次倒在地上,剧痛之下他直接昏迷过去,额头多了一个青色的交叉印记与两条反方向钩纹,显得无比神秘古老。

  一旁的人早已见怪不怪,上前一步将绷带给宁次额头缠上,日向日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波动。

  “宁次哥哥.....”看着眼前痛苦的宁次,雏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日向日足瞟了女儿一样,淡淡道:“雏田,你是要继承宗家的人,而宁次注定要保护你,哪怕是付出生命,这就是他的使命!”

  仅仅是因为这个?

  宁次哥哥为了保护我就要付出这么痛苦的代价?

  雏田愕然,她此时心中充满浓浓的愧疚之情。

  像我这样没有天赋,不肯努力,总是轻易放弃的人凭什么值得宁次哥哥来保护我?

  雏田泪水顿时涌了出来,第一次不顾礼节,不顾父亲的威严,直接起身跑了出去。

  “雏田小姐!”护卫上前一步,想把雏田拉回来,日足手一扬,阻止道:

  “让她去吧,好好想一下,如果一直是这么一个性子,怎么能继承宗家!?”

  “是!”

  护卫低头。

  此时虽然已经临近夜晚,村子里依旧热闹非凡,人声鼎沸,人们好奇的看着这个哭泣的小姑娘,不待他们上前安慰她,小姑娘便跑到更远的地方去。

  “呜呜呜!”雏田一边哭着,一边跑着,此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只是下意思想远离那个冷酷无情的家族。

  不知不觉便跑到村中的一处角落,在一杆路灯下停了下来,坐在下面低声抽泣。

  “喂!你在哭什么?你没事吧!”

  一道活泼稚嫩的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好奇和关怀之意。

  “哥哥,你这样问太没礼貌了!对女孩子不能这么直接!”

  又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比起之前的声音,显得沉稳了许多。

  雏田抬头望去,纯净的白色的眼眸,在长时间的哭泣下,居然显得有些血红,脸庞布满了泪痕,看起来让人怜惜。

  “你们是?”

  看着眼前和她年纪差不多黄发男孩和红发女孩,雏田有些疑惑的问道。

  隐藏在黑暗角落的黑泽大河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舔了舔嘴唇。

  本来只想抓住日向一族的大小姐,想不到还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呢!

  四代火影的儿子和女儿吗?

  这样木叶也不得不开战了吧!?

  黑泽大河不由得有些兴奋狂热起来,身上冒出丝丝杀气!

  “什么人!?”未来神情一凝,连忙向黑泽大河的方向喝问道。

  居然发现了我?

  黑泽大河微微意外,虽然自己不过勉强算特上级别实力,但自己隐蔽潜藏实力可是数一数二的,要不然那位大人也不会派他来搞事了。

  红发?旋涡一族的后裔吗?

  “哥哥,雏田姐姐,我们快走!”

  “你们走不了!”

  黑泽大河身影一闪直接击昏了三人,抱走三人村外走去。

  不知道云忍是不是对木叶的结界和巡逻了然于心,或者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原著中就轻易掳走了人柱力的玖辛奈,现在又轻易的将三个孩子掳走。

  木叶附近一处森林中。

  锵

  黑夜中,骤然亮起一道雪亮锋芒,响起金铁铿锵长鸣,直接将一头体型庞大的大野猪击毙当场。

  泉美上前一步,将童子切从野猪身上拔出来,宇智波京在获得草薙剑后,便直接把这把名刀给了泉美。

  “收获不错!”

  泉美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身上的草药后,直接扛起大野猪,向着村子走去。

  刚走了几步,泉美突然神情一凝,看着远方疾驰过来的人影,把大野猪丢在一旁。

  “你是什么人!?”

  “这个是未来和鸣人?”

  泉美看着人影怀中的两个孩子,愣了愣。

  “你居然敢!”

  泉美眼眸瞬间化作一片血色猩红之色,一单一双勾玉显在其中,身上冒出凌厉的气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