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暮明余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劫富

暮明余辉 越剑吴钩 10051 2018.09.14 20:46

  赵晋回到酒店,等江莹回来,才知道李信被抓进福王府。他想起朱由枫的功夫,心有余悸。如此快的身手,只有他的醉酒神功才有得一比。但是他自己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身怀绝技。

  江莹想起刚才的一幕也后怕不已。

  赵晋说道:“那布脸人是福王的亲娘郑贵妃,此次出手相救,母子两人必然相认了。我则多了一个劲敌。这福王府不好进了。”

  江莹说道:“那我们不如回嵩阳书院多叫些人过来。”

  赵晋摇摇头说道:“李大哥被他们抓进去,一定凶多吉少。我不能见死不救。晚上我再去探查一下。”

  江莹一把抱住他,说道:“我不许你再去,太危险了。”

  赵晋笑道:“福王新认了老娘,孝敬还来不及,怎可能让她半夜看家守院。”

  江莹从颈上摘下一个金制挂件,戴在赵晋的项上,说道:“这是辟邪的。”

  赵晋紧紧抱住她,感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夜深时分,赵晋一身黑衣,潜入福王府。探查了好久,都找不到关押李信的地牢。正犯愁时,只见不远处一个大殿灯火通明,似在举行什么聚会。于是悄悄摸索过去。

  但见大门紧闭,里面浪笑不断。他轻轻跃上大殿屋顶,掀开瓦片,透过缝隙看进去。一见这里面的场面,真是不堪入目。

  只见大殿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水池,由大块的汉白玉砌成。福王正泡在水中,旁边陪着的正是那些替他护院的高手。水池上飘浮着一个个木制的鱼,上面各托着一杯酒。在水池旁边,站立着一排排的女子,脱得一丝不挂。

  屋子的四边,琴瑟鼓钟,奏出靡靡之音。那些**们随着音乐跳起舞来。

  只听朱常洵笑道:“这是我福王府的独家风景,酒池肉林是也。皇宫里都看不到,嘿嘿。各位感觉如何?”

  众人都纷纷称好。

  忽听一人说道:“王爷,神仙看到你的生活,也会下凡过来。”赵晋觉得声音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四人帮中的瘦猴,再仔细看下去,八戒,白净和尚,沙僧都在。原来他们也来福王府了,估计也是金龙帮介绍的。

  只见那八戒拿起一杯酒,走到池边,看着旁边的**,淫笑道:“姑娘,跳累了吧,来,过来喝一杯。”

  朱常洵笑道:“胖和尚,你捧着这杯酒从肉林里穿过去,假如滴酒不掉,那算你赢,这里姑娘随你挑一个。假如酒荡出来了,那就输了,美女领不到,还要罚酒三杯。”

  八戒大喜,说道:“这法子好。”然后从水池里爬上来,手拿酒杯,色眯眯的看着面前由美女组成的肉林,向前走去。

  那些**们正在手舞足蹈,要从中穿过去而不碰到着实不易。而那八戒好色成性,巴不到碰到美女的身子。这一碰一撞,手中的酒就荡漾出来了。他爽性就坐在肉林之中不出来了。

  朱常洵说道:“胖和尚,你输了,快下来罚酒。”

  八戒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下来。罚了酒后,他对白净和尚说道:“师父,你定力好,要不你走一遍,赢了美女送给我好了。”

  白净和尚合什直念阿弥陀佛。眼睛却不住的往上面的肉林窥视。

  那个喇嘛饥笑道:“既然这么怕佛祖,那就不要过来。”

  八戒大怒道:“美色当前,方显定力修为。我看你也是佛门弟子,与我师父比一下如何?”

  喇嘛有自知之明,不再吭声。

  这时只听一声萧声响起,奏出一句话来:“王爷,我给你们表演个更刺激的节目助兴。”

  朱常洵拍手道:“好呀,就来看看你白骨夫人有什么拿手好戏!”

  只见一人被吊在一个木架上推了出来。赵晋定晴一看,正是李信。

  白骨夫人缓缓的走了出来,脱去李信的衣服,贪婪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李信的胸口。李信大骂道:“朱常洵,你有种杀了我。我做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朱常洵冷笑道:“我是想杀你,但是白骨夫人不舍得呀!嘿嘿,天下富豪地主这么多,你偏偏来我福王府闹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白骨夫人拿起玉萧,幽幽的吹起来,只见随着那萧声,在旁边不住的传来丝丝声。跳舞的女子马上就发出惊叫声:“蛇,蛇!”

  果然,一条条蛇随着萧声纷纷爬到木架下面,昂起头,顺着绑住李信脚的绳子,缠上了李信的身子。一条接着一条,很快所有蛇都缠绕在李信的身上。李信不住挣扎,无奈手脚都被绑住。他破头大骂道:“朱常洵,老子要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

  朱常洵指着李信,对众人说道:“呵呵,自身都难保,他还说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那些蛇吞着信子,舔着李信的身体,没有白骨夫人的命令,它们并没下口咬。但冰冷的蛇身缠绕着身子,又被这蛇信子舔食。纵是胆子再大,也承受不住这种恐惧。

  李信又笑又叫,狂骂不已。他用这种方式来转移内心的恐惧。

  朱常洵冷冷地说道:“小子,你叫一声爷爷饶命,我便让白骨夫人撤去一条蛇。”

  八戒说道:“王爷,你是啥身份,让他叫你爷爷,甚不是便宜了他?”

  朱常洵说道:“胖和尚说得对。那就让他叫你爷爷得了。”

  李信正在大骂之际,一条蛇吐着信子往他口中钻去,他奋力一咬,把蛇头咬碎,大嚼起来,满口鲜血淋淋。断了头的蛇挣扎着掉在地上。李信撕心裂肺的一阵狂叫。

  白骨夫人用萧声吹道:“王爷,天底下最美味的菜就是别人的痛苦。欣赏别人的惨剧,才会时刻感到自己的幸福。”

  朱常洵拍手道:“白骨夫人说得太对了。来来来,我们喝酒喝酒,慢慢欣赏。以后再有人到我福王府来闹事,都这样处理。”

  泡在水池里的众人纷纷拿起漂浮在水面的酒杯,一饮而尽。齐声叫好。

  赵晋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下手,李信现在是万蛇缠身,稍有不慎就会丧命于蛇口之下。

  这时白骨夫人的萧声音调一转,缠绕在李信身上的蛇乖乖的扑下身子,退去。不一会儿就撤得干干净净。

  朱常洵奇道:“白骨夫人,你这是为何?干吗不让蛇咬死他?”

  白骨夫人用萧声说道:“这身嫩肉让蛇咬了岂不可惜?下面这道菜名叫做千刀万剐。”只见他摆过来一张小桌子,坐下来,倒上酒,然后掏出一袋工具来,一件件摆好。分别是各种刀具,叉,之类。

  朱常洵说道:“哈哈,不错。这小子刚才还说要吃我的肉,喝的血,现在报应来了。”

  只见白骨夫人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走到李信旁边,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手臂。李信大骂道:“妖人,快走开。”

  赵晋急中生智,学着黑白无常的声音大声说道:“白骨夫人,你吃了我幽冥神教这么多死人,请你去趟冥王谷做个交待。”接着发出一阵狂笑。

  白骨夫人听了大吃一惊,马上跑到朱常洵旁边,用萧声叫道:“快保护王爷!”

  其他人都听到过幽冥神教的名头,纷纷围在朱常洵身边。

  朱常洵问道:“这是何方人士?”

  瘦猴对白骨夫人说道:“你没听到吗?人家是来找你的,关王爷什么事!”

  其他人也纷纷称是。让白骨夫人出去自己解决。

  白骨夫人被逼无奈,走出门外,向前逃去。赵晋起身在屋顶上一顿猛踩,瓦片纷纷跌落,往下面的水池掉去。下面一阵慌乱,女子哭叫,男人呼喊声不绝于耳。有人大叫道:“有刺客,快保护王爷。”

  赵晋将屋顶踩出一个大窟窿,混在下落的瓦片椽子,飞身落到李信前面,赤虹剑闪出几道剑光,将绑着李信四肢的绳子削断。一把扶住李信,冲出门外。

  只见王府里全是惊动的人,抓刺客的声音此起彼伏。赵晋趁乱把李信带出福王府。往一条小路奔去。

  刚到路口,只见前面站着一人,正是谢剑。他看着赵晋与李信,没有说话,走到路边,手一让,示意他们通过。

  赵晋连忙带着李信奔过去。

  只听后面谢剑说道:“赵掌门,今日之事这样算了,以后请不要再找福王府的麻烦了。给我一个面子。”

  赵晋没有回话,带着李信回去。

  进了酒店,江莹看赵晋回来,大舒了一口气。他们让李信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好在李信没受什么大伤。

  赵晋说道:“李大哥,没想到在洛阳遇到你。”

  李信说道:“赵兄弟,今日要不是你,我怕是要被这妖人活活吃掉了。”

  赵晋说道:“大哥,不要这样说。吉人自有天相。”

  李信咬牙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赵晋说道:“大哥,不瞒你说,我此次也是冲着福王而来。”说着就把自己组建嵩阳派的事说了一遍。

  李信起身道:“兄弟,你真了不起,大哥以前小看你了。唉!我这些日子一直奔忙于筹粮赈灾。各种苦处,真是一言难尽呀!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眼睁睁看着饥民活活饿死,无动于衷。我本以为福王府富可敌国,多少能替灾民们讨出一些粮食出来。没想到粮没讨到还差点命丧于此。”

  赵晋道:“正是,看来这福王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

  李信说道:“你说得太对了,我这些日子都是好言相劝,诚恳乞求。这些人谁都没放在眼里。以后要改变策略,以武相逼。”

  赵晋道:“这福王府戒备越来越森严。今日我又看到有不少新的高手加入。刚才我们所遇到的正是金龙帮玄武堂的堂主。他负责王府的安保。我们得想想办法,不能硬攻,只能智取。”

  李信点了点头。江莹吩咐店家准备了一桌酒菜,三人别吃边聊。李信投头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空。低声吟唱起来:“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声音慷慨悲壮,这是曹操的一首诗《蒿里行》。

  第二天夜里,福王府里严陈以待。朱常洵也中止了娱乐活动。一来昨夜遇到刺客,二来谢剑叮嘱他这些日子低调行事。

  朱常洵悄悄的来到安置母亲与侄子的一幢僻静院落,郑贵妃担心公开自己的身份会给自己和儿子惹来祸端,特意嘱咐朱常洵隐瞒这件事。连王妃也不得泄露。但是朱常洵这次带来了三个儿子,让他们拜见奶奶。

  郑贵妃看见三个孙子长大成人,甚感欢喜。但是那三个孙子对这突然冒出来的奶奶毫无感觉,拜见了一下就勿勿离开了。

  郑贵妃道:“我听说昨夜有刺客进来?”

  朱常洵说道:“母亲大可放心,我布置了大批高手,严防死守,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情发生了。”

  郑贵妃叹气道:“这世道不安宁,天下大灾,多少人盯着王府?你可得小心。”

  朱常洵说道:“母亲说得是。”他转身对朱由枫说道:“由枫,你多出去走走,不要一天到晚闷在屋里。这王府是你伯父的,你就当是自己的家。”

  朱由枫低头称是。

  郑贵妃叹气道:“这孩子跟着我流落江湖。吃尽了苦头。他爹娘又死得早。唉!我心情怨恨时又常拿他出气,现在落得这样的性格,也真难为他了。”

  这时忽然外面有仆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道:“王爷,不好啦,无常鬼带着一群死人上王府来索命啦!”

  朱常洵大怒,啪的扇了那仆人一记耳光,骂道:“这么不吉利的话都敢说,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那仆人抚着脸不再吭声。

  郑贵妃说道:“带着死人的无常?莫不是冥王谷的人?你跟冥王谷有什么过节吗?儿呀,你记住,千万不要惹冥王府的人。”

  朱常洵道:“母亲,我记住了,你放心,我没惹过。”

  朱常洵匆匆走到大门外,只见门前大街让排着一队死人,戴着斗笠,披着白色面纱。在幽幽的灯笼光下,尤其阴森恐怖。睡在大街两旁的饥民们都逃得干干净净。

  王府的守卫也都吓得直哆嗦。凡是有点江湖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警告,冥王谷的人惹不得!

  替福王府看家护院的各大高手都硬着头皮来到门外。

  只见黑白无常拿着根哭丧棒,叫道:“白骨夫人,你给我出来,随我去趟冥王谷。”

  八戒嚷道:“白骨夫人,你他妈的人呢?快出来。王爷花钱请你来看家护院,你倒好,把冥王谷的人给引来了,难不成反过来还要王爷保护你?”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对,对,快把他找出来。”顿时有几人走进王府去找人。

  八戒看朱常洵也出来了,马上把他拖进里面,说道:“王爷,外边危险,你快进去,这里有我老猪守着。”

  朱常洵说道:“那就拜托胖和尚了。”

  八戒走到外面说道:“怨有头,债有主,既然你们是冲着白骨夫人来的,那好办,我们把他拉出来便是了。”

  这是藏地喇嘛说道:“这白骨夫人,阴阳怪气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瘦猴也道:“长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八戒说道:“这小子还吃人肉,跟他一起我都感到恶心。”

  这时一阵萧声传来,正是白骨夫人的话音:“无常鬼,我的猛兽都被你的死人咬死了。一报还一报,你不是说就这样算了吗?”

  黑白无常说道:“我是想这样算了,但是冥王谷那边没法交待。他们让我带你回去问个明白。”

  白骨夫人的萧声又熄了。

  八戒大声骂道:“白骨夫人,你这挨千刀的,快出来,别把祸水引到福王府来。”

  瘦猴跟着说道:“你号称白骨夫人,一听就是跟死人打交道的,去冥王谷最合适不过了。”

  黑白无常说道:“你若再不出来,我们就要冲进王府来要人了!”

  这时朱常洵已经问清楚冥王谷的可怕。马上叫道:“你们别进来,别进来,我会让白骨夫人出来的。”

  只听朱常洵哀求道:“白骨夫人,既然他是来找你的,你就出去一趟,赖在我王府里算什么事呢?”

  白骨夫人的萧声又响起来:“王爷,他们说是找我,实际是冲着你福王府来的。”

  瘦猴大骂道:“你他妈的放狗屁,谁都知道冥王谷只要死人,不要财富。”

  白骨夫人的萧声又沉寂下去。

  黑白无常等得不耐烦了,大声说道:“王爷,你窝藏我冥王谷的要犯,就是公然与我冥王谷为敌。”

  朱常洵一听自己成为矛头所向了,吓得魂飞魄散,马上说道:“无常大爷,你不要怨枉好人哪。你等着,我把人把你找出来。”然后朱常洵又说道,“白骨夫人,你给我出来!你真的要害死我呀!”

  但是白骨夫人还是没声音。

  黑白无常喝道:“幽冥武士听命,把这个王爷给我抓出来。”

  顿时有两个死人直挺挺的向王府大门走去。守在大门口的众高手都吓得往后退。他们只听说冥王谷的死人碰不得,于是谁也不敢上去。

  朱常洵吓得瘫倒在地。

  这时一队快马飞驰而来,在福王府门前停下。从马上下来一人,正是金龙帮玄武堂堂主谢剑。他听到福王府受冥王谷死人包围的消息,马不停蹄地带人前来。

  谢剑下了马,看了黑白无常一眼,抱拳道:“冥王谷与武林井水不犯河水。何故跟福王府过不去?”

  黑白无常说道:“冥王谷是与武林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人若犯我,我必反击。”

  谢剑问道:“福王府得罪你们冥王谷了吗?”

  黑白无常说道:“福王府窝藏我冥王谷的要犯!公然与我们为敌!”

  谢剑奇道:“什么要犯?”

  朱常洵在里面听到了谢剑的声音,马上走出来说道:“谢堂主呀,就是你请来的那个白骨夫人。唉!我早就跟你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要把来历不明的人请过来。这下好了,他们要找我算帐了。我这以后可怎么办呀?”

  谢剑大声叫道:“白骨夫人,你先出来,把事情讲清楚。”

  白骨夫人听谢剑叫他,才哆哆嗦嗦的出来,他这人做坏事时胆子很大,但是一旦对手比自己强大,怕得像老鼠见到猫似的。

  白骨夫人朝黑白无常吹萧道:“无常兄弟,你一共损失了多少死人,我赔你便是了。去冥王谷就算了,你们把我杀了也就多一个死人而已。”

  黑白无常说道:“本来我是想隐瞒掉算了,但是我们教主已经知道此事。大发雷霆。我不把你带回去,我就要受教规严惩。”

  谢剑目光如炬,打量着这一队死人,忽见有一个死人好像身子痒,正在用手挠痒。他马上摸出一个铜钱,向那个死人打去,只听那死人唉呀妈呀一声叫起来。谢剑冷笑一声,又甩出一把铜钱,打在整队死人队上。顿时惨叫声一片。

  福王府护卫的卫士看到了,有人说道:“这不是死人,是活人。”一听不是死人,这些人胆子就大了,冲上去喝道:“打!”棍棒相加,那些假死人被打得哭爹喊娘,四处逃散,一会儿就跑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黑白无常与他前面的两个死人。

  黑白无常呆如木鸡,再也说不出话来。这黑白无常不是别人,正是赵晋假扮的,前面两个死人分别是江莹与李信。

  他们专门召集了一些饥民,以帮他们向福王府讨要粮食为吸引,让他们扮成死人队,冒充冥王谷的幽冥武士。来到福王府,计划以福王府窝藏冥王谷要犯为借口,逼福王交出粮食。一开始还真把福王府上下镇吓得服服帖帖。没想到被谢剑看出了破绽。

  白骨夫人这下神气了,萧声悠扬的说道:“无常鬼,你也是假的吧!”

  这下其他高手也都神气活现起来。

  八戒说道:“什么黑白无常,阎王老子来了我们也不怕。”

  瘦猴说道:“我们四人帮就是专门降妖服魔的。”

  朱常洵擦了擦汗,说道:“你们装神弄鬼,莫不是来骗点吃的吧!来来来,进来,我让你们好好吃个够!”

  这时突然有人叫道:“那些人又来了。”

  众人看过去,果然又有一队死人队整齐划一的走过来。

  八戒笑道:“王爷,又来一波骗吃的了。”

  朱常洵命令道:“这次别让他们跑了,这些乱民吃了豹子胆了,敢装死人来吓唬我。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一个我奖励十两银子。”

  话音一落,护卫们都把木棒换成刀剑,那些高手也都摩拳擦掌,准备杀几个赚点外快。

  还没等那些死人队走到门口,护卫们就轮起刀剑冲杀过去。只听惨叫响起,犹如鬼哭狼吼。众人看过去,吓得魂飞魄散。那些家丁卫士们不但没杀掉人,自己都被死人活活咬住喉咙。死命的挣扎着,惨叫着。没一会儿,惨叫声消失,只传来一阵阵恐怖的回音。而所有人都倒地而亡。

  这下站在大门口的各大高手再也站不住了,都往大门里逃。朱常洵差点被关出门外。

  赵晋等人见了也都吓得不知所措。只见那些刚刚被咬死的死人像重新被赋与了灵魂一样,缓缓的站起来,列成一队,变成了新的幽灵武士。

  在幽幽的灯笼红光之下,一个人缓缓地走了过来,正是黑白无常。赵晋心里咯登一下,这下李鬼遇到了李逵。

  黑白无常走到赵晋面前,躬身道:“赵掌门好!”

  赵晋虽然多次见到黑白无常,但是黑白无常是在慕英雄的寿宴上认识赵晋的,并一起上了嵩阳书院。他对赵晋的武功为人极其敬佩。

  赵晋看黑白无常并无怪自己冒充他的意思,心中一宽,抱拳道:“无常兄好!”

  黑白无常感激赵晋上次在慕英雄寿宴上的救命之恩,现在正是还人情的好机会。他说道:“赵掌门,有什么用得着老哥的,只管吩咐。”

  赵晋会意,往福王府里喊道:“福王爷,你好大的胆子,不但窝藏冥王谷的要犯,还公然攻击冥王谷的幽冥武士!”

  朱常洵听了瑟瑟发抖,对众位高手说道:“各位英雄,这下可如何是好呀?”

  八戒叹气道:“王爷,这次你是失策了,你不该下命令去攻击它们的。”

  朱常洵说道:“胖和尚,不是你说的又来一波骗吃的吗?我以为又是饥民装扮的死人。”

  八戒争辩道:“我又没让你下命令攻击他们。这下好了,我们哪怕是今天逃过一劫,以后也要被冥王谷追杀一辈子。”

  瘦猴说道:“正是,王爷,这代价也太大了。”

  藏地喇嘛对谢剑说道:“谢堂主,你得跟王爷说一下,工钱得加上。我们把命都抵上了。”

  朱常洵心如乱麻,说道:“你们帮我把事摆平,工钱好说。摆不平,我命都没了,你们也拿不到工钱。”

  谢剑也不知所措。

  只听外面的黑白无常又说道:“你们当我们幽冥神教的话是放屁是吧!是你们破坏规矩在先,别怪我们不留情面。”

  朱常洵哭叫道:“别进来,别进来,一切好商量。”

  八戒叫道:“对,对,福王府有的是钱,你们要什么,仅管说。”

  黑白无常看了赵晋一眼。赵晋说道:“我们幽冥神教要的是死人,不要钱。”

  八戒说道:“死人也好办,你们要多少,我们杀人送给你们。”

  赵晋说道:“最近收集的死人都皮包骨头,派不上用处。”

  瘦猴接口道:“那可不好办,最近闹饥荒,个个都瘦成这样。”

  赵晋说道:“太瘦的死人我们不要。你们得给喂胖了。”

  喇嘛说道:“这死人怎么喂胖呀?”

  瘦猴说道:“你真笨,不会喂胖了再杀掉呀?”

  八戒说道:“你这大和尚,每天在念啥经?这点小事都想不明白。是不是你们藏地地势高,脑子冻坏了。”

  喇嘛大怒道:“放你娘的臭狗屁。”

  朱常洵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吵吵闹闹。”

  八戒说道:“王爷,你也看到了,我替你在想办法,这藏地秃驴插嘴捣乱。以后外地和尚千万不要请,念的都是歪经。”

  藏地喇嘛说道:“你们不也是秃驴一个?”

  八戒说道:“我们要长头发就长头发,你长得出来吗?”

  藏地喇嘛为练铁头功,早已没办法长头发了,这才不吭声了。

  赵晋说道:“好,你们明天就放粮发放给那些饥民。”

  谢剑这才明白外面是谁了。他的脸色铁青,手掌微微抖动。

  八戒说道:“放多少粮食?你说个数。”

  李信接口道:“三天之内,放一万石粮食给饥民。”

  那八戒不知道一万石的概念,顺口答道:“一万石就一万石。”

  朱常洵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说道:“我的胖师傅,你可别乱答应,我福王府翻个底也找不出一万石粮食来呀!”

  李信说道:“找不出一万石粮食,你不会用银子去买呀?”

  八戒说道:“对呀,王爷,你反正有的是银子。”

  朱常洵双手捂住脸痛哭起来。

  赵晋喝道:“答应还是不答应,一句话!”

  八戒劝道:“王爷,命没了,你留着银子有何用?命没了,你银子一样给别人用了。”

  朱常洵想想有道理。于是说道:“好,就一言为定。”

  赵晋说道:“限你三天之内把这个事办好。假如没办好,我们冥王谷会踏平你这小小福王府。”

  朱常洵胖胖的脸皮一抖,连声应道:“一定办好,一定办好。”

  赵晋与黑白无常等人这才离去。赵晋抱拳道:“多谢无常兄弟。”

  黑白无常说道:“谢什么,赵掌门当初还救了我性命呢!”

  赵晋说道:“那算什么!”

  黑白无常说道:“再说这次是他们自己撞上来的,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按照我们冥王谷的规矩,幽冥武士没受到攻击,是不允许攻击别人的。”

  赵晋说道:“这次幸亏你出手相帮。”

  黑白无常说道:“你们也是为了救这些挨饿的饥民。这种侠义之事。焉能不帮?”

  赵晋说道:“我替灾民们谢谢无常兄了。”

  黑白无常说道:“我起初看到你们扮成我们冥王谷的人,怕你们做出对冥王谷不利的事。这才紧跟而来。现在这个结局,甚好,甚好。我先告辞了,这几天我们还会在这附近活动,如果福王府敢耍花样,我就踏平福王府。”

  赵晋与李信齐声称谢。黑白无常带着一队死人,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李信说道:“这幽冥神教果真了得,若它们出击武林,还真是无人能挡。唉!希望永远井水不犯河水。”

  赵晋也道:“正是,这幽灵武士真的不好对付。”

  江莹道:“这黑白无常长得吓人,为人倒爽快。”

  赵晋说道:“多谢夸奖!”

  江莹这才想起赵晋现在还是无常打扮,看他涂成一半黑一半白,模样滑稽之极,不由得笑了起来。

  三人回到酒店,要了一桌菜,庆贺起来。

  正喝得兴起,忽听有人在外面说道:“赵掌门,你终究还是达成了目的。”

  正是谢剑的声音。

  赵晋说道:“谢兄进来一起来喝一杯。”

  谢剑冷笑道:“那江湖上就会传言金龙帮玄武堂堂主吃里扒外,与外人合谋讹了福王府。”

  赵晋说道:“谢兄既然早知道我来洛阳的目的,为何不提早拦住我,还请我到玄武堂做客,去福王府做客?”

  谢剑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拦你?只是我知道拦不住,想用怀柔之计而已。”

  赵晋笑道:“谢兄必然是动了恻隐之心,只是想假我之手做你想做之事而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明白谢兄的处境。”

  谢剑说道:“你越是这样说,越会置我于死地。”

  赵晋说道:“那谢兄此时过来为何?不怕传出去酿生流言吗?”

  谢剑说道:“我过来要你一只手。”

  江莹听了花容失色。李信也抽出剑来。

  赵晋淡然一笑,说道:“谢兄永不用剑,用什么来砍我的手?”

  谢剑说道:“只要心中有剑,手中有没有剑又有什么关系。”

  赵晋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谢兄真的要与我为敌了?”

  谢剑说道:“是金龙帮与嵩阳派从此为敌了。”

  赵晋怒道:“你们金龙帮不顾灾民死活,大发灾难财。与你们为敌又如何?”说完赤虹剑出鞘,人飞出窗外,落在外面平地上。

  谢剑双手抚在背后,猛然伸出一手,像一把利剑,向赵晋刺来。赵晋嘿嘿一笑,说道:“果然是心中有剑。”他刷刷刷三剑,封住谢剑的攻击之道。谢剑出手极快,贴着赵晋的剑身舞动,这功夫果然了得。

  赵晋自知自己多了一把剑,占了便宜,再加上欣赏谢剑的为人,不想伤着他,于是把剑速缓了下来。

  两人打了几百个回合,越打越慢。

  赵晋往后跳出,说道:“谢兄好功夫,今日不早了,就打个平手吧,以后有机会再打过。”

  谢剑罢手道:“那好。”

  赵晋收起剑来,刚收回剑,忽见谢剑的手风驰电擎地往自己的手臂斩来。赵晋一惊,赤虹剑本能的往前削去,哪知谢剑的手并未斩过来,只是一个虚招。但是赵晋的剑已经拼尽全力削过去了。血光溅起,谢剑的将出未出的手被生生削落。

  谢剑点了手臂上的穴道,止住流血。脸色惨白,嘴里说道:“好快的剑!”

  赵晋扔掉剑,一把扶住谢剑,说道:“谢兄,你这是为何?你为什么不躲开?”

  谢剑说道:“赵兄,你还记得前两天我对你讲过的故事吗?”扭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赵晋呆立着,久久不动。

  江莹与李信把他扶进房里。赵晋还在后悔。

  李信问道:“这谢剑刚才明明能避过的,为何自伤一只手。”

  江莹听过谢剑的故事,说道:“这福王府受他金龙帮玄武堂保护,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这样做,如何向金龙帮掌柜,如何向福王府交待?”

  赵晋道:“正是,不过这谢剑没为难我们,说明他也有意愿让福王府放粮赈灾。”

  李信道:“这么说此人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可以与其交个朋友。”

  赵晋道:“那倒未必。或许他是觉得饥民吃不饱肚子,再多的高手都保不住福王府。所以默认了我们的行动。倘若真的触犯他的利益。他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第二日,三人混入灾民,来到福王府门前,只见门口人山人海。灾民们排队领取粮食。欢呼声此起彼伏。朱常洵从大门里面看着一袋又一袋的粮食从王府背出去,被人领走,心如刀割。朱由槟对他说道:“叔父,你不若做个顺水人情,博取名声。”

  朱常洵说道:“世侄想简单了,这乐善好施的名声不要也罢,不然天下人都知道我福王府富甲天下,乐善好施,还不都把我当一块肥肉惦记。唉!这次算我倒霉。”

  朱由槟叹气道:“民不聊生,饥民没饭吃,真是一大威胁。一般的地主人家尚且成了抢劫的对像,更何况是王府。”

  朱常洵道:“那又能怎样呢?这天不下雨,庄稼没有收成。皇上都束手无策。我们一个小小王府又能起什么作用?但求老天爷开恩。唉!我也是被逼无奈,过一天是一天。外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福王府。”

  谢剑来到朱常洵面前说道:“王爷,我们没保护好王府的安全,真是对不起。”

  朱常洵叹气道:“你自己为了追击贼人,失去了一只手。也是尽力了。只求以后太平点。”

  谢剑道:“这次王爷赈灾,洛阳城的灾情暂时缓解。我们要趁机做好下一步的准备。”

  朱常洵仰头看着天空,说道:“正是。一切拜托谢堂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