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大佬叫我小祖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终于偷了她的手机

大佬叫我小祖宗 丝糖 1637 2020.05.23 07:20

  两眼一抹黑!

  抱富一屁股怼在他脸上,他难受得差点当场去世。

  他现在没有手,说不出话。

  他只是一部什么卵用都没有的手机!

  “哼!哼~”

  抱富十分娴熟地跪躺在叶奈凉身侧,往被窝里蹭了蹭。

  叶奈凉翻了个身,下意识搂着抱富的脖子。

  宋弦庭不知道这姿势要持续多久,如果再这么下去,他会窒息而亡。

  “想偷姑奶奶的钱……打得你老祖宗都不认识……”

  做梦了。

  “呜……休想抢我手机!”

  睡梦里,叶奈凉一个拳头冲出去,抱富被揍了鼻子,弹跳着站起来,跑下了床。

  踩着宋弦庭的脑袋下去的。

  宋弦庭展开人生中第一次反思,上辈子他是挖了她家的祖坟吗?

  带着恼火好不容易再次睡着时,一只柔软无骨的手在他脸上摸索着,等他彻底清醒时,已经被叶奈凉抓了起来。

  他耳根开始燃烧发热。

  “手机里好多钱,都是我赚的,别抢,唔……”

  她拧着秀眉,因为半醒不醒,嗓音吴侬软语的,像极了甜滋滋的美酒。

  让宋弦庭有点迷醉。

  叶奈凉将手机塞到胳肢窝里,紧紧夹着,觉得安全了,才继续睡觉。

  待的地方又暖又香,宋弦庭耳根上的红,瞬间蔓延到了脖子上。

  一阵天旋地转,宋弦庭四肢恢复了自由。

  狭长的眸子有些猩红,胸口处起起伏伏。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活了二十七年,从没这么跟一个女人亲近,这段魂穿的日子,让他生理和心理都很有负担。

  真怕给她整得不行了。

  拧了拧眉心,他起身去厨房的冰箱拿了一瓶苹果醋。

  苹果醋是玻璃瓶子装的,因为喜欢喝,他买了一个工厂来生产,市面上基本看不到。

  灯光下,劲瘦分明的手指捻在圆玻璃罐上,比专业手模拍的大片还要好看。

  喝完苹果醋,那些杂乱的念头才稍微压下去。

  简直荒谬,他怎么可能会对那种女人有感觉?

  *

  宋弦庭没有放弃过抢叶奈凉手机的念头。

  可是,叶奈凉完全不是傻白甜,去偷抢她手机的,没一个好下场,还被整得贼惨。

  在第三次失败后,宋弦庭打算亲自动手。

  “宋总,今晚八点您跟易长的上官总有个重要的应酬。”

  “取消,我有事,替我向上官总说声抱歉,”宋弦庭目不斜视,徐徐扣着外套的纽扣,大步往外面走。

  “好。”

  往日给宋总过目的,都是上千万的文件项目,这次肯定也是去忙大事。

  花朗怕是怕宋弦庭,同时也崇拜他的卓越能力。

  夜幕降临,夜色越发浓稠。

  宋弦庭开了辆低调的车子,避开了周围的监控,抵达离叶奈凉家两百米开外的地方。

  叶奈凉的房子是单独的一栋,挺大的,但位置在升城边缘地带。

  在宋弦庭眼里,也就是一间破厕所的形象,周围是虫鸣声,万籁俱寂。

  他坐在车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点不安。

  不是怕被抓,担心突然会魂穿,身子失去控制。

  晚上十点半,嘉园的灯全部熄灭,宋弦庭又等了两个小时,戴上黑色的口罩,摸进嘉园。

  别问他怎么进去的。

  在国外读研时,他室友是密码师,耳濡目染学了点。

  对付叶奈凉的家门,还是小菜一碟。

  从门外上到二楼卧室,一路上,宋弦庭撞了不少东西,所幸没发出大的动静。

  这女人只知道赚钱,就不会收拾一下乱七八糟的房子?

  估计抱富捣蛋,被叶奈凉赶了出去。

  卧室里只有叶奈凉一人。

  姑娘的卧室有股若有若无的梨花香,淡雅沁人。

  宋弦庭的戒备心稍微降了些,翻了下床头柜和沙发,没发现手机,才将目标锁在她床上。

  她睡姿很差,也睡得很沉。

  浓翘的睫毛像是两把密梳,微垂着,在眼睑下方投下两道暗影。

  宋弦庭拿出了这辈子最温柔的力气去翻被子,一翻就中了。

  刚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喜悦,叶奈凉一把抓住他的手。

  放在下巴处抵着。

  “乖,别踢姐姐……”

  她将自己的手当成了抱富的蹶子。

  习惯性地用下巴蹭了蹭。

  宋弦庭僵着身子,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

  姑娘肤质如玉,如上好的羊脂膏,滑腻清香。

  短短一分钟,他后背的冷汗都飙出来了。

  他试探性抽出自己的手,抓起手机就往外面走。

  没想到踢到一个手提杠铃。

  “嗞!”

  叶奈凉陡然惊醒,看见一道俊挺的背影,大惊失色,“你是谁?”

  她起身去抓,大脑还不够冷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抓他的胳膊,只觉得有点熟悉。

  “再不说我就喊人了。”

  余音还没停稳,一巴掌就落在她后颈。

  她身子一软,不省人事。

  宋弦庭冷眼看着她倒在地上,刚摸到门把,又觉得自己偷了人家手机,不能做得太绝。

  转身,俯腰一个公主抱抱起了她。

  

举报

作者感言

丝糖

丝糖

ps:卑微小透明:求票票,日常打卡评论……没有的话,我下次再问一下(T-T)

2020-05-23 07: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