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没想当驸马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杀人的阳谋!

我没想当驸马爷 火玉麒麟 2479 2019.11.25 00:07

    此次带着圣旨前来的人,也是帝国三十六侯之一。

  他是神射侯,唐天阳!

  是三十六侯中唯一的弓箭手,箭道中公认的帝国佼佼者。

  但,他却是周冲这一生最痛恨的人之一。

  开国射日侯一脉从辉煌到没落,甚至到差点失去贵族资格,乃至灭门,罪魁祸首便是唐天阳。

  当年的周冲祖父是最后一代射日侯,但其实力已经不足以成为射日侯,只是因为祖上荣光,方才世袭爵位的,又因为帝国规矩,只准有三十六个侯爵,可少,不可多,所以就引来太多人想要搞掉周冲的祖父,空出一个爵位。

  周家最终没能保住射日侯的身份,而攻歼他们最狠的就是唐天阳。

  那时候的唐天阳是神射伯,更组建了神射骑,整日都来奚落周家,挑衅周家,虽然最后一代射日侯忍着巨大的耻辱也不应战,也要守护祖上的荣光,奈何唐天阳通过别的手段,逼迫他出战,这一战的结果可想而知。

  他们周家自此失去射日侯身份,开始走向衰败。

  最让周冲无法接受的是,在他们周家衰落退出帝都的时候,唐天阳表面说的好听,绝不落井下石,却暗中雇佣血凰楼的杀手追杀,彻底将周家打倒,也让周冲的父亲眼睛受伤,年仅四十有二就郁郁而终。

  这是不共戴天的家仇!

  帝都的那位居然让唐天阳来宣读圣旨,其意显而易见。

  这是杀人杀心!

  陪同唐天阳前来的还有神武侯厉沧澜,银月侯月青冥,雪凰卫大统领雪飞霜。

  他们跟随在后面,一起踏入羽王府。

  “呼……吸……”

  周冲深呼吸两次,强自压下那股子无法抑制的仇恨之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稍微冷静后,他就马上意识到一点。

  唐天阳前来的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帝都里面的那位盯上他了,而且很可能这份圣旨就是针对他的。

  正如他当初对厉沧澜所说的那样。

  他的存在,就像是帝都里面那位和羽王府之间的恩怨纠结的一个重要指标。

  随着对外宣传,因血凰楼杀手暗杀,羽王不惜同归于尽的说法甚嚣尘上,那位必然是感受到压力,不管他会如何做,都要暂时低头,暗中规矩办事。

  规矩,就是阳谋。

  阳谋,就是光明正大的杀人立威,比如说杀周冲。

  一则他最近太活跃。

  一则他始终挂着花千语夫君的名头。

  这都是他首当其冲的关键。

  唐天阳并没有宣读,而是一只手高举圣旨。

  圣旨内里是有一道流光飞转。

  随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孤每每念及先祖开国之难,便觉对开国射日侯有所愧疚,今闻开国射日侯最后血脉周冲才情出众,理当重用,然,孤有耳闻,周冲无法修炼武道,但,孤深知,既能让神武侯如此推崇,周冲定有非常手段,故特给予考核,如能十日之内铲除飞凤城外蜘蛛盗,孤当重用。”

  “孤旨意到时,十日倒计时开始。”

  周冲冷然,这就是针对他的阳谋。

  从此刻起,他将正式从羽王府内走向前台,站在与帝都里面那位博弈的最前端。

  帝都的那位也将因为忌惮羽王的同归于尽,所以会选择阳谋。

  所谓的重用,笑话而已。

  真正的目的是杀他!

  蜘蛛盗,他了解,凤凰帝国南方十八大盗之一。

  相较而言,这个蜘蛛盗其实在民间的风评还是不错的,他们并不是那种杀人放火,穷凶极恶之辈,只是多与官方冲突,加之两名盗主鬼蜘蛛和影蜘蛛实力强悍,特别是鬼蜘蛛号称孕灵种境界的侯爷层次,更是使得蜘蛛盗影响力巨大。

  但,蜘蛛盗不是关键。

  关键是面前的这几位。

  神射侯唐天阳!

  神武侯厉沧澜!

  银月侯月青冥!

  雪凰卫大统领雪飞霜!

  他们四个齐齐到来,意思还不明白吗。

  周冲冷眼看向他们。

  “陛下口谕。”唐天阳发声了,“蜘蛛盗乃是南方十八盗中的佼佼者,可有本侯率领神射侯辅助,有必要的时候,本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周冲目光冷幽幽的盯着他。

  这是仇人,他会帮助?他这是明着告诉自己,会在其中动手杀他周冲的。

  “倒计时已然开始,你何时出发?”唐天阳又开口了。

  周冲冷着脸,不说话。

  狞笑声起,厉沧澜咬牙道:“周冲,本侯很热心肠的,对于你这几日对本侯的照顾,本侯一定加倍奉还!”

  银月侯月青冥冷冷的道:“本侯也定要奉陪到底。”

  他们都明确表态要出手了。

  唯有雪飞霜缄口不言,她只是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周冲。

  “驸马何时出手,有驸马说了算,你们着什么急。”花千语怒斥,“王府不欢迎你们,都给本公主出去!”

  唐天阳躬身行礼,道:“是,我等告辞。”他又看向周冲,笑道:“我等关心你,会在府外随时恭候的。”

  他们退了出去。

  但,人并没有走,真的就在羽王府外。

  “驸马。”花千语真的担心了,她这才感受到帝都里面那位的凶残,早前的时候,要温和很多的,就算是指婚,也是安排与她关系很要好的雪飞霜来主导,反观现在,完全就是凶相毕露,举起了屠刀。

  周冲抬起头,看向苍天,自语道:“我也早想与那位隔空博弈一场了,这一次就当是起手式吧。”

  他打了声唿哨。

  射日阁前的水池内一下窜出白龙马。

  周冲飞身上马。

  白龙马长嘶,冲出羽王府。

  这举动也让花千语有些措手不及,她急忙追出来。

  外面守着的唐天阳,厉沧澜,月青冥,雪飞霜早已行动起来。

  “哈哈哈,周冲这么着急送死,本侯岂能放过你。”厉沧澜最是急切,他的伤势经过这两天不断地耗费疗伤圣药,已然好了,但是该没的彻底没了,那股子恨意是滔天之重,他飞身上马,带着神武卫就冲了下去。

  月青冥大声道:“同为飞凤城同僚,本侯岂能不助一臂之力。”

  他带着银月卫也追下去了。

  雪飞霜没动。

  唐天阳则是挥挥手,他的神射骑便已全速赶去,他本人留了下来,态度明显,就是阻止花千语插手。

  “公主,这是陛下的圣旨,而且陛下有口谕,对周冲的考验,任何人不得插手。”

  旁边的雪飞霜也向她摇摇头。

  本来已经要安排人出手相助的花千语,绝美的容颜闪过一抹怒色。

  这是要搞死周冲。

  唐天阳又说道:“陛下还有句话让我转告公主。”

  “说。”花千语冷冷的道。

  唐天阳到:“陛下说,周冲不要死的太容易,那就没趣了。”

  花千语握紧了拳头,她强烈的感受到了那位曾经对她颇为不错的皇兄的杀意,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一切只能有周冲来面对。

  唐天阳笑呵呵的道:“我觉得陛下多虑了,周冲死的会很容易,公主猜,周冲能活多久?一刻?半个小时?”

  花千语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哈哈哈,三大侯爵的力量,外加两尊侯爵亲自出手,我是真的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唐天阳道,“哦,对了,我记得神武侯说过,他家里水中养了一头妖兽,等他死了,我决定宰了那妖兽给大家尝尝味道如何。”

  花千语喝道:“神射侯,不要欺人太甚!”

  唐天阳只是淡然一笑,根本不将花千语的愤怒放在心上,他看到一名神射骑从街道尽头纵马疾驰而来,笑道:“看来人已死,公主要不要去看看周冲的死状?”

  花千语神色微变。

  那名神射骑业已冲至近前,道:“侯爷……”

  “人死了?”唐天阳打断他,问道。

  神射骑道:“回禀侯爷,周冲,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