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没想当驸马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诅咒发威

我没想当驸马爷 火玉麒麟 2532 2019.11.22 07:07

    两个男人目光相对,这世界就像是再无其他人,眼里只有他,只不过,那是冷意,是恨意,还有杀机。

  他们盯着对方好一会儿,这才有周冲主动发声。

  “厉沧澜,伤好了?”

  这话问的厉沧澜登时暴躁了。

  性情乖张的厉沧澜,心气儿之高也是公认的,他也有这个资本,能够三十岁之前封侯,不止是实力境界,还是一桩桩一件件的功劳积累的。

  让他这么多年第一次丢面子的就是面对周冲,还是一个武道废人。

  他都没脸告诉别人。

  所以上次受伤回来之后,他连自己的心腹神武卫都不见,窝在房间内,动用自己的疗伤圣药恢复的。

  要知道,那可是救命的药。

  他平时都是非常珍惜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现在可好,只是小小的伤势,就用了,只因为他要隐瞒在周冲那里吃亏受伤的事情。

  如今周冲一上来,就给戳穿了。

  “你会死的很惨。”厉沧澜脸都青了。

  周冲道:“看来上次教训的你还不够,你居然还敢威胁我。”

  “没有那个水池中的妖兽,你在本侯的眼里,屁都不是!”厉沧澜咬牙切齿的道。

  “是吗。”周冲做出回忆状,“好像是这样,我还是走吧。”

  他拨马就走。

  “走?你走的了吗。”厉沧澜寒声道。

  四周神武卫立时上前,将路封堵。

  刀剑出鞘声,枪戟碰撞声,甲胄摩擦声,声声入耳。

  空气中立时弥漫着一股寒意,似是寒潮来袭。

  周冲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杀戮染血的神武卫营造出来的肃杀气氛,很让人压抑。

  他知道,这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他要承受,他要一步步的走出曾经对他而言是庇护所的羽王府,走向人心险恶,杀戮血腥的武道世界中。

  无武道,而要让武道臣服,这就是第一步。

  “当你踏入驿馆的那一刻,你的命已经不再属于你。”厉沧澜双目喷火,他已经压制不住内心狂躁的杀机。

  周冲偏头看向他,道:“我公然而来,若死于此,神武侯认为,羽王府是否可以借此,直接砍了你的头。”

  狂躁的厉沧澜寒声道:“不要用那个懦弱羽王来威胁我,没用。”

  “是吗。”周冲道,“你有没有想过,我就像是横亘在羽王府和你背后那位主子之间最后一个缓冲地带,一旦我死了,就意味着你的主子与羽王彻底撕破脸,那就没有任何缓和了,还谈什么其他的,别说开战,哪怕是要死了,拉你一个神武侯来垫背,还是可以的吧。”

  暴躁的厉沧澜如被冷水泼头,他并非傻子,而是很精明,只是习惯于霸道的解决任何事情。

  周冲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所以,你要杀我,最好是无人知道的场合,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你杀我。”

  “怪不得你公然骑马入驿馆,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厉沧澜道。

  “是啊,我这个主意,神武侯觉得如何。”周冲道。

  厉沧澜眸子冷幽幽的摄人心魄,道:“很精明,我的确不好杀你,但,你也很愚蠢,我可以做点别的,比如说打断你的四肢,拔掉你的舌头。”

  “这样啊。”周冲道,“你拔掉我的舌头之前,要不要我先告诉你,我的来意。”

  “说!”厉沧澜喝道。

  周冲缓缓地道:“我来告诉你,你是个太监!”

  他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内心深处飞速的发出了诅咒。

  “50次诅咒合一,我诅咒厉沧澜变成太监。”

  这是内心的声音,不需要宣之于口。

  厉沧澜也只是听到了“你是个太监”之后,有刹那的失神,随即暴怒的他探手抓过旁边一名心腹神武卫腰间的长刀,怒吼道:“本侯先太监了你!”

  他抡起长刀就斩。

  结果,那名神武卫本身手中有长枪指向周冲的,被厉沧澜拔刀太猛,带动的向前一个踉跄,长枪就向厉沧澜一晃,让他动作一缓,问题就出现在这一下,悬挂的刀鞘被扯的脱离神武卫的腰间,直撞向厉沧澜的裆部。

  “啊!”

  凄厉的惨叫从厉沧澜口中发出。

  神武卫的刀和刀鞘都是特质的,刀鞘都可以作为兵器使用的,即便是刀鞘插口处,都有两个突起,很锋利,这下正中裆部,立时让厉沧澜刀撒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的栽倒在地,双手捂着裆部。

  丝丝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手指尖流出。

  神武卫乱套了。

  精锐的神武卫,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只有周冲端坐在白龙马背上,定定的看着,他也想看看自己的诅咒能否有用。

  对于厉沧澜这种孕灵种境界的高手,诅咒次数少了是没用的,曾经周冲预估过,要杀厉沧澜的话,公平决斗,估计要一次性动用200左右,甚至更多才行;若是暗杀的话,毫无防备之下,估计100次诅咒合1差不多;如果不是要命,那次数会更少。

  当然,如果是对内心进行诅咒,就是未知数了。

  人心,总是最难测的。

  甚至周冲试验过,其他的东西诅咒成功了就是成功了,唯有人心,是有可能改变的。

  目睹整个过程后,周冲对于诅咒的认识更有了一些认知。

  他曾经试验过诅咒伤人,根本不需要外力巧合之类的变化,在厉沧澜身上出现,只能说明一点,厉沧澜实力太高了。

  武道越高,诅咒难度越大,这是一个无法更改的定律。

  “发生什么事了。”

  有呼喝声响起。

  周冲回头看去,就见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他认识。

  银月侯,月青冥!

  对他,周冲是有恶意的,但不是特别深。

  这位在飞凤城的银月侯,对于当初沦落至此的周家,也曾抱有打压之心,也曾想要出手,只是周家在帝都的敌人太狠,根本没给他出手的机会。

  但是,自从上次茶花会之后,月青冥暗中作祟,让厉沧澜与花千语相见,虽然花千语因他的提醒,提前退走,不曾见面,却也意味着月青冥是明确站在对立面的。

  “银月侯来了,真巧,刚刚厉沧澜把自己给太监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周冲道。

  月青冥侧目看去,还能看到厉沧澜的裆部流血呢,他很是吃了一惊,急忙上前,取药给神武卫,让厉沧澜的心腹给治疗。

  他给的药很有用,厉沧澜哀嚎声慢慢小了。

  月青冥这才长出口气,瞥见周冲还在一旁探头探脑的看,脸上带笑的样子,就怒喝道:“周冲,你竟然还笑,神武侯乃是帝国堂堂三等侯爷,地位尊崇,遭此劫难,你不为其着急,居然还在一旁嘲笑,是何用心。”

  “我高兴啊,一个太监为侯,古来未有过吧,至少我们凤凰帝国没有过,这么稀有的事情,我自然好奇了。”周冲道。

  “你好胆!”月青冥爆喝道:“我看你是居心不良。”

  周冲沉声道:“我笑一笑,就是居心不良了?月青冥,你是银月侯没假,可你要找茬,也不用这么恶心吧。”

  月青冥冷冷的道:“事实俱在,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哦,我笑,就是居心不良,行,笑不行是吧。”周冲道:“我看你月青冥也在笑呢。”

  月青冥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周冲在心里再度发声了:“10次诅咒合1,我诅咒月青冥笑不停。”

  相较于太监厉沧澜,这个就简单的多了。

  一直冷着脸的月青冥脸上肌肉抽动,嘴角勾动出一抹笑,这举动让月青冥惊讶,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想要遏制自己不要笑,结果却像是刺激他的笑容一样,登时控制不住,张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刚刚用他灵药,止痛,止血的厉沧澜有两名神武卫架着站起身,听到这笑声,登时气的暴跳如雷,刚一动,伤口再次破裂。

  “啊!”

  厉沧澜痛的再次栽倒,双腿间血流不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