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最强武林笔杆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越狱

最强武林笔杆子 云扒皮 3007 2019.05.16 07:35

  李铭从府衙大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照宋之荣的意思,本来是要一起继续好好商议一下相关细节的,但李铭却坚持要先回阳城县去看看自己的老娘与妹妹。这两个人是自己重生以来的唯一亲人,自己是断断不能失去的。自己被押解到府衙的事情要是被她们俩知道了,肯定会对她俩造成极重的打击的。所以,如今既然能离开府衙,李铭是一刻也不愿意耽搁,立即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走了没几步,却听见胡同里面,传来一阵淫邪的笑声与少女的惊呼声夹杂在一起。

  李铭一愣,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他急于回去,但是也不差这三五分钟,既然撞见了这种事情,岂能熟视无睹?

  李铭转身过去,先潜在暗处,借着月色,往里一看,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一个汉子满脸淫笑着说:“你哥哥这桩罪过,可是不小,知府大人一向嫉恶如仇,你哥哥这次定然是九死一生。想要活命,难过登天。”

  少女正是小翠,听了这话,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那汉子见状,昂然的说:“我陈久身为府衙的副都头,知府大人对我很是看重,我说的话,知府大人都能听得进去。所以,如果我帮你哥哥说上两句好话,不说立刻把你哥哥救出大牢,但一条小命,肯定是能够保住的。”

  小翠听了,怯生生的问:“你......你真的......能......”

  “那是自然!”陈久慨然的表态,随后淫邪的看了看小翠,笑嘻嘻的说:“只不过,我与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你?我凭什么要帮你啊?要是有一个人摊上了人命官司,我就这样的帮他,那我们元阳府的社会治安还不乱了套?这元阳府还有什么公正可言?陈某身为府衙的副都头,岂能做出影响元阳府社会治安大局稳定的蠢事?这既是对自己职业的不尊重,也是辜负元阳府几十万百姓的信任啊!”

  不等小翠开口,陈久缓缓伸出右手,朝小翠的衣襟摸去,眼见小翠往后退去,陈久笑了笑说:“但是,如果你我有了不一样的关系,那你哥就是我哥,我偶尔在法理之下照顾一下情理,也没什么好说的,即便是知府大人知道了,心里也是有数,不会多说我什么的。”眼见小翠依然要往后躲闪,陈久忽然变了一副面皮,冷冷的说:“你要是继续冥顽不灵,那陈某现在就去牢房,虽然不能立即取你哥哥的性命,但是我府衙大牢总共有一百零八种酷刑,先让他尝个零头,就他那副身子骨,也能要他大半条命!”

  小翠听了这话,娇躯一颤,轰然呆住。

  陈久见状,知道小翠终于就范了,接下来自己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不由得心里狂喜,右手先朝小翠的脸颊摸去。

  小翠见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顺着眼角缓缓的流淌下来,娇躯也轻微的颤抖起来。她知道,自己即将清白不在,但是为了救自己唯一的哥哥,此时此刻,却也顾不上了。

  陈久心里得意至极,小翠越是这样,他越是有一种成就感。

  眼看右手即将触碰到小翠的脸颊,忽然旁边好像钻出来一个铁箍似的,将自己的右手牢牢的箍住了,再也动弹不得分毫。随即,那铁箍好像铁钳似的,竟然缓缓加重了力道,好似要箍进他的肉里似的。

  “唔......”饶是陈久也是个粗人,但是那铁箍的力道几乎要触碰到他的骨头上了,那种瞬间痛入骨髓的痛楚,也让他没有忍住而惨呼了起来。

  陈久忙顺着看去,只见一个青年冷冷的瞪着他,一只手也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腕。陈久忍住剧痛,但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涔涔而下,脸上青筋暴胀,结结巴巴的说:“大侠......你......”

  原来李铭的案子,一直由元阳府知府宋之荣与府衙都头乔俊亲自处理,陈久虽然是府衙的副都头,却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甚至连李铭的样子都没见过,只是听说府衙今天从阳城县抓了这么个人。因此,陈久并不认识李铭。如今骤然看见李铭,还以为是哪位路过不平的大侠来英雄救美了呢。

  小翠本来以为要失身于此了呢,一听有异常,赶紧睁开眼睛来看,月光之下,竟然是自己的哥哥李铭在这,顿时惊喜喊道:“哥......”

  李铭点了点头,示意小翠先不必多说。

  陈久大吃一惊,原来这人就是这小妞要救的哥哥李铭啊。回头一想,不对啊,那李铭不是个书院的文弱书生吗?怎么可能一只手掌有这么大的力道呢?

  再想更是不对,那李铭不是杀人重犯吗?不是知府大人与都头乔俊亲自主抓的案子吗?怎么可能忽然出现在这里?

  心里还在纳闷,忽然感觉自己手腕上的痛楚消除了,陈久松了口气,随即蓄积力道就要向李铭发难。在他看来,自己的身手也是不赖,刚才只不过是全副身心都在小翠身上,分心之下,失了先手,要不然也绝不会被李铭这么一个书生给制住。如今,自己有了翻盘的机会,就无论如何也要李铭尝尝自己的厉害。

  哪知,力道刚刚蓄积了一半,却觉得屁股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好像有一根钢锥狠狠地戳在自己的尾巴骨上似的。那力道很大,月光之下,陈久一声闷哼,略显肥胖的身躯在胡同里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的栽在了地上,额头上鲜血涔涔而出。

  李铭拉起小翠的手,一言不发,默然走了上去,满脸玩味的看着陈久。

  陈久满眼惊恐的看了看李铭,好像是看见鬼似的。

  忽然,一个想法在陈久的脑海里闪起,陈久想到李铭这一身功夫,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颤声的说:“你是越狱逃出来的!”

  李铭不由得一愣,小翠则是脸色一变,要是哥哥真的是越狱出来的话,那以后......

  陈久很是笃定自己的推测,身手擦拭了下嘴角的鲜血,冷冷的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竟敢越狱,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休想逃过一劫。”

  李铭满脸玩味的看着陈久,静静的看着陈久的表演。

  陈久看了一眼小翠,眼见小翠娇躯又轻微颤抖起来,陈久心里得意,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得意洋洋的说:“当然,凡事,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陈某身为这元阳府衙数一数二的人物,这点事还是能够帮你摆平的。”

  “是吗?”李铭满脸玩味的望着陈久,徐徐的问:“那陈副都头能如何帮我摆平?”

  陈久一看,这小贼终于认怂了,你刚才不是挺牛叉的吗?还以为你悍不畏死呢,原来也不过如此,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看李铭,说:“你越狱这件事,既然成了事实,那就休想修改了。不过,只要以后我陈某罩着你,你就照样在这元阳府的地界上逍遥自在的活着,便是每天抛头露面,也没人敢来抓你......”

  李铭一边听,一边点头。

  陈久看了一眼小翠,接着昂然的说:“当然,这个忙,我不能白白的帮你,况且,你刚才那么对我。所以,你必须要好好的向陈某赔罪!”

  李铭问:“那要怎样赔罪?”

  陈久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一,你要立即下跪,给我老老实实磕三个响头,然后转过去,要陈某踢你屁股十脚;第二,你的妹子以后要做我的小......啊......”还没等说完,尾巴骨上那种钻心的痛楚再次传了出来,陈久略显肥胖的身躯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旁的墙上,然后跌落在地上。

  小翠大吃一惊,哥哥这样得罪陈久,难道是真的要亡命天涯吗?

  李铭徐徐的走了上去,满脸玩味的看着陈久。

  陈久哇的一声,合着门牙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嘴角淌满了血,凶狠的瞪着李铭:“你......你就等死吧!”

  李铭不由得笑了:“我好好的活着,我马上就是要吃朝廷俸禄的人了,为什么要等死?”

  “你......”陈久不怒反笑:“小贼,我看你真是失心疯了,你一个在押的杀人凶手,越狱逃了出来,竟然还要去当朝廷命官?”

  李铭笑了笑说:“谁说我是越狱出来的?”

  陈久一愣,是啊,一直是自己主观臆断李铭是越狱出来的,事实上李铭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又有谁知道?

  但是,转念一想,又是不对,陈久大声的说:“你不必狡辩!以你所犯下的重罪,要是不越狱,怎么可能这么快出来?而且,即便是府衙决定放人,也要等到第二天上午才会放人,怎么可能会半夜三更的放人?”

  李铭笑着说:“是吗?但是这一切,都是你以为你认为的。要知道,凡事没有绝对。”

  “你......”陈久问:“那你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话音才落,李铭还没等回答,却听身后一人冷冷的说:“是乔某亲自放他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