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超级科技 终焉机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大型恋爱养成副本

终焉机战 狂躁型中二 7403 2019.02.11 18:33

  强化装备就是李浩然老家那个世界战术机驾驶员必须穿戴的抗荷服,整体穿戴式,按下脖子后面按钮收缩紧身,对使用者身材有很大要求,这个要求主要在羞耻感上。所以后期集团部队在非战斗待机模式下都是配有斗篷大衣。

  当然再往后都换成了更加科学的宇航服,总的来说矫正了羞耻感。他现在没几块肌肉,肚子都塌了一圈,打死他,他也不会穿的。

  不好的东西被替代,好的东西有保留。强化装备“耳麦”主要用于战术机时代视网膜成像,现在是远程操控机体和获取信息的重要设备。

  别看高达题材是“星球大战”时代宇宙大发展的另一种不符合全体科技成长的支线,但经过集团十几年改进,现在的高达,对比劳斯莱斯顶级轿车体贴性不遑多让。

  刚跑出主楼的李浩然,就差点被一辆车撞到,当然车辆驾驶员急踩刹车并没有注意到李浩然手上泛起的金色小盾。

  这是俩运输型MW,车顶的卡萨巴差点没因为惯性来了个倒栽葱,他气呼呼大喊:“喂!虽然敌人来了,也要看路啊!”

  刚说完定眼一看是大少爷,立马招呼:“大少爷快上车,带你去你的机体那里!”

  李浩然三步并两步抓住车斗梯子就飞身上去,赶在边缘想拉他一把的卡萨巴都为之一愣,想不到大少爷会如此矫健,等会,卡萨巴摸着头心里呵呵道,只是把人家叫做大少爷,能开动MS,即使如此好的话,哪有会弱的呢。

  这时候塔卡基亚马基跑过来,登上车子,猛敲了MW舱盖,大喊:“快带我们去前面!”

  李浩然看到塔卡基手里攥着一个狙击步枪的光学瞄准镜样事物,车子未开动就半跪着膝盖抵住车斗边缘,举起瞄准镜向远处眺望。

  卡萨巴道:“先带大少爷去他的MS!”

  话刚说完,塔卡基没来得及回答,李浩然就说道:“不用,马克兔会跟着我的,先去前面。”

  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远处的马克兔停放处,灰色MS突然动了起来。双眼蹭的一下亮起红光(德尔塔plus的备用部件),左脚迈出第一步后开始缓慢移动,而目标方向就是李浩然乘坐的机动工兵!

  在它周围工作的CGS成员都没看见有人坐了上去,毕竟出现敌人就要加强戒备,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各自呼喊起来。

  三日月和奥尔加汇合,一起乘坐车子刚好路过自动行走状态的马克兔,在驾驶员尤金破口大骂声和车顶上奥尔加、三日月以及西诺目瞪口呆下,那灰色MS竟然从他们头顶蹚过!巨大的脚掌落地点仅仅是几米的距离!真是惊出一身冷汗。

  车子开到驻地平台最边缘,这里已经聚集了第三队的MW,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神情紧张的盯着远方,那里随着绿色MS移动,卷起漫天沙尘。

  奥尔加等人跳下车子就跑到最前端,那里塔卡基正在举着瞄准镜观看,瞄准镜不同望远镜,非广角视野,极限距离不太好寻找目标,要不然现代狙击手都配一个观察手。

  尤金也是小记仇性格,还念叨着刚才的危险情况,打开舱门探出脑袋就要破口大骂,但一时间忘了背后阿赖耶识链接没解开,拽了一下,可是疼的抓耳挠腮。

  殊不知李浩然根本没理会这个逗比,遥控放出钢索,一溜烟登上了机体。

  刚打开收音设备,就传来塔卡基和奥尔加等人的对话。

  卡萨巴解释,那个加拉尔霍恩大叔机体挂着的红布是决斗的意思,厄祭战前MS对决都用这个方式。李浩然可是嗤之以鼻,也就这个丧失浪漫的世界观有这种事发生。

  望着屏幕上逐渐逼近的绿色MS,已经从卡萨巴等人口中获知叫做格雷兹,EB06Q。从名字都能瞬间秒懂原著作者的恶意,格雷兹就是这个世界的扎古,高17.8米,重30.6吨,亚哈普波反应炉,武器是120步枪和短柄战斧。

  四台推进器,非常规布局,一般MS后背中央和小腿后面有推进器。而格雷兹,两台放在后腰,两台放在后小腿,可谓奇葩。

  如果你没有纳米复合装甲就好了啊,杂兵机的命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啦。

  面前格雷兹只带了战斧和合金盾,确实有种决斗的架势。

  李浩然正思考是静观其变还是主动出击,他调出武器窗口,手指触摸屏幕,来回翻了一遍又一遍,生怕遗漏什么武器。

  可是“挣扎”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想看到的东西:“等离子剑”

  虽然狠狠吐槽很多遍等离子剑不过是包裹着等离子射流虚有其表的实体武器,但李浩然不得不承认,出来混总要还的,他现在可是十分奢求,纳米材料这种弱韧性克星,高频切割刀。

  呵,刚吐槽李浩然就自嘲,早知道干脆带GN剑了,切实体装甲,切豆腐一样。

  正当这时,监视器传来目标动态,格雷兹舱门竟然打开,驾驶员竟然爬了出来,站在了机体肩膀上...

  虽然很想通过外置音源,吐槽下主角团这帮人大敌当前,一堆人站在毫无掩体明晃晃的广场上,不怕一发炮弹过来,全剧终嘛?

  对方那人也是傻X,李浩然现在给点时间,学习电脑直接计算出90毫米冲锋枪落点,一个急促射击,对面暴露的驾驶员直接GG。

  嘴炮也是一种克敌制胜方式,但你得自身安全得到保障啊。你特么自己不是新人类,说话有共鸣,站在外面喊破嗓子,谁理你?

  这时,一个雄壮的声音传来,不仅是机体里的李浩然,平台上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发声源正是格雷兹,那个驾驶员说道

  “我是隶属加拉尔霍恩火星支部实战部队的克朗克·钱特二尉!”

  “作为我军代表,想和你们进行一对一的决斗!”

  “如果我胜利的话,请把之前被俘获的格雷兹和古荻莉亚·蓝娜·伯恩斯坦一块交给我。”

  “同样,之后的事由我来处理。”

  “我答应你们,加拉尔霍恩和CGS的孽缘就在这里结束吧。”

  话音刚落,主角团这边就引起一阵轰动,这位加拉尔霍恩大叔说的条件,就算输了也没什么损失,但怎么这么扎心呢。

  尤金西诺几人已经明白,这番话主要点在大小姐,只要交出大小姐,CGS就会安然无事。

  李浩然在座舱里注视着这帮人的反应,小弟交头接耳,站在车顶的奥尔加还是一脸王八...??

  不管怎样,如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古荻莉亚。看了开头动画,里面所谓的加拉尔霍恩火星支部部长,看起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利用火星内部纷争,镇压获得本部的赞赏。

  明面上摆出尊重火星人民的意愿,火星地球中间扮演和事佬,呸!这样的人他猜都活不过五集!

  就在这时候,收音装置里传来一个尖锐公鸡嗓子的男人声音,一个挺着二月怀胎肚子的佝偻....怎么看怎么猥琐,站在一辆MW上,用早就知道、你看我说的对的语气道:

  “看见了吗!他就是冲着大小姐来的!只要把大小姐交出去....”

  “闭嘴!”灰色MS传来一记不耐烦的声音,李浩然看着活像二五仔的角色,这样的人怎样都算一个变数。

  李浩然双手握上操纵杆,激活战斗模式,淡淡地说道:

  “奥尔加队长,如果没什么意见,我去就好了。”

  “不,我去!”

  一记娇喝传到驾驶舱,同样CGS众人也被身后声音吸引,古荻莉亚大小姐穿着她第一次来的时候穿着的大红色礼服,一脸坚毅决然。

  古荻莉亚:“不用分出胜负,只要我去的话,一切都结束了!”

  这样无异于去送死,比斯凯特大声道:“他们可是要你的命啊!”

  猥琐二五仔陶德可高兴坏了,催促道:“快去吧快去吧,顺便跟他们要上一大笔钱!”

  不过他没看到的是,一个黑影缓缓逼近他,周围的人看到都赶快离他远点。

  等他发现,已经双脚离地,灰色MS如同提小鸡一般,把他抓到半空中。

  看着大喊大叫挣扎的陶德,马克兔里的李浩然缓缓说道:

  “如果你再废话半句,我不建议把你扔出去,而且是头朝下!”

  不过他过于破旧的衣服已经等不到那时候了,哧啦一声,衣服扯破,倒霉的陶德一头栽到了铁皮车斗里,疼的咬牙切齿。

  不过谁都没有去扶一下的意思,这个人没有坏到头顶,也是恶劣的多,狗仗人势。

  古荻莉亚双拳紧握,微风吹着她金黄色的秀发,她下定决心般说

  “我不是单纯送死,我会跟他们谈谈!”

  仿佛被她的坚毅感染,周遭CGS成员都有些动容。

  但一泼冷水利马浇到她头上

  灰色MS传来李浩然的声音:“你这样去,就是送死。”

  “听到那个大叔说的话吗,你的名字对他们来说只是完成一个任务。”

  “军人能违抗命令,对你的人生安全有什么承诺吗?”

  “还有,古荻莉亚你很明白你的期望,对火星的大人物是多么大的影响。”

  “你本身就是贵族,你应该知道贵族蛋糕利益高于一切,而不是人道主义下的公平自由。”

  一番话让古荻莉亚呆立当场,这些话CGS几个年长的人不会不懂,只有那些少年兵,比如莱德问“利益蛋糕”是蛋糕吗,他从来没吃过蛋糕。

  奥尔加炯炯有神的看着灰色MS,确实从小到大的遭遇让他明白,大人们是没有绝对怜悯的,只是看你可怜而可怜,一味通过乞讨获得一顿饱饭,下场绝对是饿死街头。

  “于情于理都不能让你停下脚步,最起码你要跟我回地球。”

  “奥尔加团长,你也明白吧,如果你想带领这些人以正当途径走下去,信誉是最重要的。”

  说完,李浩然操纵马克兔向前走去。新加入一个团体总是要沟通太多。如果是伙伴们,他只要说一句:“烟花,我要出去,可以吧。”

  走出一百多米的灰色MS,其表面装甲竟然变成了黑色,很多人都不禁去揉揉眼睛,背部四具喷口瞬间暴起蓝光,在一阵猛烈气流下,黑色MS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目视远方,黑色MS一个跳跃,就跳到了加拉尔霍恩MS的对面。

  比斯凯瑟担忧的问奥尔加:“这真的好吗?”

  而一旁尤金抢白:“没办法只能干了,但大少爷出去,就算惹上加拉尔霍恩,总不能找我们吧!”

  刚说完,前面战场就传来互报家名的声音风暴。

  绿色格雷兹:“加拉尔霍恩实战部队!克朗克·钱特!”

  黑色马克兔:“CGS第三队!艾瑞克·李!”

  “什么!?”这边尤金他们惊了,这还怎么撇清关系,而奥加尔则是一脸蜜汁表情,嘴角高高扬起。不过他还是看了看三日月,本来计划里是让三日上场的,这样也能打出属于CGS自己的威风!

  格雷兹摆出攻击架势,后腰下三位布置推进器暴起蓝光,举起战斧向这边冲来。

  马克兔举起步枪三发点射,埋头弹虽然能带来传统口径穿透数据之上的性能,但还是不足以在两千米开外造成损伤!

  马克兔也催动起推进器,并让枪口微微下移,90毫米炮弹直接在格雷兹冲锋路线上制造出冲天沙尘!

  嗡地一声,马克兔拔出后背上的光束军刀,在监视器扫出的目标信号特征辅助下,直取格雷兹右手的短柄战斧!

  砰!刺啦刺啦!光束军刀没有砍在战斧非纳米材料薄弱处,而是被格雷兹左手上的盾牌所阻挡。

  看来对方吸取了教训,那只有...

  “不是那个孩子吗?”格雷兹上传来那个大叔的叹息。

  物体传声比任何方式都要清晰,踩住踏板让马克兔承受住格雷兹的力量,李浩然嘲弄道:“听起来,你对那个少年很执着啊。”

  克朗克缓缓道:“不,我只是在尽一个大人该有的义务!”

  格雷兹用盾牌抵住光束军刀我,高举起战斧向马克兔劈来,但瞬间一空,光束射线消失在握柄处,黑色MS顺势向后面躺去,在快要触地的时候,后背和脚上的推进器一起运转,将机体整个抽了出去。

  战斧轰了一下扑了个空,砸在地表里。

  “地球上的人,没必要卷入火星上的纷争!”

  “继续抵抗没有意义,我会处理好这一切。”

  看起来对面大叔已经知道李浩然的来历了,李浩然继续嘲弄道:“那等你赢了再说!”

  克朗克不死心道:“就靠那种古老的武器,是不可能赢这架格雷兹的!”

  刚说完,驾驶舱屏幕上黑色MS俩肩膀出现异动,高能预警,黑色MS肩膀各打开一个舱门,十几发导弹冲上天空。

  还未搞清楚目标路线,天空中就就传来一阵连环爆炸声,竟然是烟雾弹!

  瞬间,CGS平台视角,正前方的战场上被一大团烟雾覆盖。

  克朗克调动监视器环视周围,发现视野被全部遮蔽后,边大喊着:“障眼法是没有用的”边开启头部监视器增幅探测,这种复合探测能在恶劣环境、非光学直视情况下,侦测到目标的热源和雷达波反射回来的信号。

  格雷兹头部裂成四瓣,裸露出来的球形设备四下摇摆着。

  克朗克马上就找到了黑色MS!但就在人形热源刚显现,其右手位置一个热源数值正飞速上升。

  不好!快关闭增幅探测设备!

  但为时已晚,机体上方传来巨大的撕裂声,和显示屏幕尽数变成雪花状态,表明了什么。

  克朗克边操作开启备用摄像头和踩下踏板,向后退去。

  但砰地一声,就像撞到了一面墙上,死死的踩踏板,机体纹丝不动。

  他正要挥动战斧向后面盲目砍去,这时候备用摄像头启动了,从显示器上看去,克朗克的格雷兹,身后被一个V字金色天线双眼血红的MS挡住了,正是那架黑色MS!

  他的右手光束军刀不知去向,而左手的光束军刀直指着格雷兹背后。

  哧!随着黑色MS左手向前捣动作,粉红色光束没入格雷兹后背。

  驾驶舱各项数值瞬间增高,又马上失去控制,突然克朗克右手位置发生爆炸,碎片烟尘火光席卷了整个驾驶舱。

  就在烟雾即将散去,平台上的众人瞩目下,古荻莉亚的担心,奥尔加的严肃,卡萨巴等人还在为没有给李浩然即时准备武器懊恼。

  烟雾散去,绿色格雷兹重重的倒下,它的头部和背后各插着一把光束军刀,相交汇成X形。

  而那台黑色MS,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夕阳余晖洒在身上看不清它的细节,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这就结束了吗?!”

  相较于平台上的人百感交集,马克兔里的李浩然很是郁闷啊,系统视窗里的能量点并没有涨多少。

  从昨天的1000点,到今天早晨的日常增值300点,击破这个大叔才增长了500点,这个任务人头这么不值钱吗?

  遥控切断光束军刀供能失败,确实亚哈普波仍对这台层层保护的机体,仍然有些影响。

  等待一会后,光束军刀耗光能量,李浩然操纵马克兔一一收起。

  这时候残破的格雷兹传来咯咯吱吱的响声,舱门一卡一顿张开,然后哗啦结构断裂滚了下去。

  驾驶舱里露出一个中年大叔,和远距离监视器下一模一样,唯有逐渐凋零的气息。

  大叔目不转睛盯着这里,好像有什么“临终遗言”。

  李浩然无奈打开驾驶舱说道:“怎么了,还想说远古武器无用论吗?”

  “还是说,换一个人再来打一遍,那个人最好是一个少年。”

  此时中年大叔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身上插满了驾驶舱爆炸时飞溅的碎片,鲜血沿着碎片流出,脚下逐渐汇集成一个血潭。

  克朗克听完这个比艾因大不了几岁的青年,显然后者已经看穿了他的来意,强撑着笑呵呵道: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们成为大人们争斗的牺牲品。”

  “明明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

  “我已经辜负了长官的期望,活着只会牵连整个部队,但如果我死在这里...”

  说着便咳嗽起来,但那意味深长的笑容。

  李浩然问他:“你有孩子吗。”

  克朗克瞬间露出温柔的神情:“我女儿的孩子,我的孙女刚五岁...”

  李浩然打断他:“既然有,你应该知道没有父母没有家的孩子,会怎样。”

  “即便你死了,他们也没什么改变,也不会记得你,但你的孩子会为之流泪。”

  克朗克愣住了。

  李浩然毫不在意道:“如果你想活下去,以另外一个身份去帮助这些孩子,我想给他们的帮助远比死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克朗克想到他的孙女和街上那些一群群孤苦伶仃的孩子,突然觉得不想死了,但很快他就咳出一潭血,血的颜色都有些暗红了,他苦笑:

  “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在这里死了,我的部下,很多家庭会幸福,值了。”

  但头顶上,需要仰望的青年再次说道:“想活还是死。”

  克朗克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面前的青年想要表达什么,但笑着说:“谁不想活着。”

  “好。”

  李浩然看了看CGS平台的方向,但因为马克兔停放位置,已经被完全挡住了。

  他看向克朗克一字一句道:

  “下面请你记住,往东去克里塞的航天发射场,那里商业街有一个叫流浪地球的酒吧,给接待暗号是“春节十二响”,那边的人会全力帮助你。

  克朗克耳边回响着这几个奇怪的词语,以及越来越暗淡的视野:“可...可是。”

  当“我已经活不成”话没说出,就感觉破空声和嘴里一甜,咕咚,一个什么东西被吃下去了。

  “你...给我吃的什么。”

  李浩然道:“强效止痛药。”

  克朗克马上就感觉,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就在想他是不是已经快死了毫无知觉,再想看看这片天空的时候,他看到头顶的年轻人,一只手竟然亮起金光。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但更让他觉得不敢置信的是,他身上插入进去的尖锐物体,全部染上一层光芒,然后哧哧哧的声音。

  他确实没有知觉,但并不没有丧失听觉,而且尖锐碎片带走的还有粘连的血肉,就那么自己飞了出去!

  这这.....,这都是那个青年做的吗?!

  简直是神迹!但更神的现象出现了,尽管碎片全部拔出,他仍然在流血,可那个青年,嘴里默念着什么,并拢手指射出一道红色的流星,径直撞在他身上。

  感受着突然出现在头顶的红色圆球,那耀眼的光幕,以及从红球不断撒下的红色血线,汇集到他周身各个伤口上。

  尽管眼瞅着还在流血,但克朗克精神正在急速恢复,很快,他的手就能任意使用了。

  对克朗克各种求神拜佛熟视无睹,李浩然继续说道:

  “普通人,可以维持十五分钟,等你觉得可以自由行动了,你就使用这个。”说着,李浩然回到驾驶舱,拉动一个手动闸,马克兔背包上一个方形物体轰隆一下砸在地上。

  “里面有折叠的代步工具和急求品补给品,悬浮三轮,足够你抄近路到目的地了。”

  破空声在此传来,克朗克接住五个药丸。

  青年继续说道:“十五分钟后,就吃一颗,一颗保十分钟,只是止血,不能愈合。”

  “生还是死就看你的意志了。”

  克朗克一时间说不出话,看看驾驶舱散落的粘着他血肉的碎片,和已经看不透的年轻人。

  李浩然道:“曾经往后再无克朗克·钱特,再用之时就要看那个大小姐能不能改变世界了。”

  “我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谈起,望再也不见。”

  马克兔舱门关闭,李浩然扑通坐在座椅上,吐槽道:“装逼真特么累。”

  几十分钟后,CGS的众人聚集在主楼外没有散去,尽管已经是月夜朦胧。

  关于今天发生的事还在相互议论,奥尔加正盯着CGS的标志沉默不语。

  而陶德更是暴露了欺软怕硬的性格,逮着莱德这些孩子撒气:“看看你们到底惹上了什么大麻烦”之类的。

  而李浩然的到来利马闭了嘴,李浩然怎会看不出这帮人的纠结,只是大声问:“开饭了吗,快要饿死了啊。”

  这句话缓解了众人的沉默,开始用饿肚子吃什么来扯开话匣子,而这时,沉默良久的古荻莉亚开口了:

  “我决定了!铁华团我要拜托你们一件事!”

  居然开始叫铁华团了吗,难道是刚才改的?李浩然开始露出惊讶的表情,但他的惊讶不是古荻莉亚确定继续雇佣主角团,将她送往地球....

  而是,日晷界面1800+2000,增加了两千点数。

  难道是推动了主线任务,不,用意念产看2000点获得途径,竟然是完成了支线任务“克朗克存活”!

  总能量4800,后面出现标注,满5000点消耗3000点返回/输送主世界。

  这有些意外啊,但更意外的是,当主角团怀揣着对美好明天斗志散去时,古荻莉亚揣着火红脸颊说一句:“谢谢你”后,他能量值又加了2000。

  我日,李浩然在古荻莉亚不解目光下双手抱头,他好像抓住了什么,这个世界任务的本质!

  晷灵曾经说过:“很多代主人,有得带来快乐有的没有。”

  李浩然有了猜测,而第二天发生的事,让他明白了这个任务的本质。

  择日,古荻莉亚被三日月邀请去比斯凯特外婆小樱的农场,帮助其收玉米。

  听名字,李浩然很好奇是不是异次元同位体,魔卡少女樱,但转念一想都是欧巴桑了...。

  担任保镖,任务明确,李浩然自然跟着一同前往。

  就在辛勤劳作后感受火星风光后,古荻莉亚表示一定要保护这个星球,为火星人民挣得独立。

  而且是左手牵着三日月,右手握着李浩然,在那一瞬间,李浩然能量值又增加了2000点。

  这....,这任务的本质就是快乐啊!

  以前没注意,穿梭世界,日晷吸收的东西就是快乐!

  而最能产生快乐的东西....爱!

  C!

  给他准备好的躯体不是巧合,而是真正的恋爱番起始点!

作者感言

狂躁型中二

狂躁型中二

本来前阵子存稿就用光了,然后正月里花花世界诱惑,正收收心,结果摔了一跤,初步断定膝盖裂一小角,然后明天去拿片子

2019-02-11 18: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