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莫名其妙的成了龙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她

莫名其妙的成了龙王 七玄茶诺 2000 2021.04.08 14:33

  全场屏息静静的将视线默契的汇集在二楼第一间贵宾室上,所有人都想要见见到底是哪位大鳄能对未知的东西一掷千万美金,这不仅是一种地位的炫耀,更是一种魄力的展示,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没有这种勇气。当然也不乏有人抱着看傻子的眼神等着幸灾乐祸,两千万买个盲盒,不是傻子是什么。

  “出来了出来了,怎么这么年轻?”

  “没见过啊,新面孔。”

  “这是哪家的少爷,这么豪气!”

  隐藏在楼梯转角处的芬格尔见拦不住夏树,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他可是知道两人即将做的事是彻底得罪整个拍卖会,这么光明正大的上台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嘛。

  “到底谁才是执行官啊。”芬格尔便秘的脸上阴霭密布,直道下次怎么也不能相信师弟能理智这个保证。

  “你会怎么做呢?”黑西装的小男孩盯着屏幕上的夏树露出玩味的微笑,通往未来的路一般有很多条,当你选了其中的一条,那么便没有退路可言,你只有不断地前进,在前进中崩溃或是抵达彼岸。

  “尊敬的一号贵宾,请您上前亲手揭开隐藏在红布下的神秘,它是属于您的。”拍卖师右臂高举振奋的喊道。

  台下的观众起哄般的叫嚷着,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是能引起所有人的好奇心,那件红布下的铁笼里装着的东西,宛若潘多拉魔盒般引诱着他们。夏树越是靠近铁笼心底那个声音越发响彻,‘快打开!快打开!’

  “芬狗,你说我怎么突然有点害怕了。”夏树将脚步停在铁笼前,芬格尔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后者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夏树偏过脸看见芬格尔似乎在嘲笑他,眼里的戏谑配上他微扬起的嘴角,实在是令人火大。

  “也对,比起一会儿要做的事简直是小儿科了。”

  夏树自嘲一声,将手放在红布上,心跳很快,周围却突然安静下来,唯一能听到的是上百人同一频率的沉重呼吸声,所有人都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就让我看看你究竟值不值这两千万!”

  红布被一把扯了下来,他向天用力一甩,划拉划拉的花瓣在此时从天花板洒落,粉红色的樱花在聚光灯下美的动人心弦。

  隐藏在红布下的东西一瞬间将现场所有人的情绪引爆,男性们发自内心的愤怒与不甘,他们将积攒在胸腔中的后悔咆哮般嘶喊而出。女性们也是将视线聚集在那里,眼里满是惊艳,口中涌出一句句赞叹的词汇。没有人会再认为这是金钱能够衡量的绝美艺术品,她是那样的洁白无瑕,亭亭玉立,像只翩翩起舞的黑天鹅。

  少女呆呆地坐在笼中,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就像是经上帝之手的雕塑。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那头金色如瀑布的长发垂在腰间,胸前微隆起与身体形成小s型,身着一条碎花白洋裙,在她怀里抱着一只老的不成样子的布偶熊。

  似乎是感应到什么,女孩抬头寻找着,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夏树身上。玩偶般的呆女孩对着他露出纯粹的恬笑,夏树从女孩眼中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很熟悉的感觉,可是偏偏怎么也想不起来。头很痛,到底是为什么。

  芬格尔面带惊愕的望着笼中的少女,她怎么会在这里,计划好像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变故。一切似乎都在悄悄变化着,从他和夏树拿到那把武器开始,计划便已经支离破碎。拍卖会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出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现在他明白了。

  “带上她赶紧跑!有情况!”芬格尔抽出风衣内别着的沙漠之鹰警惕的望向舞台后,直觉告诉他那里很危险。

  台下的观众被芬格尔突然地举动吓了一跳,惊叫声此起彼伏,有人试图趁乱逃走。芬格尔情急之下向空中打出一枪,所有人都惊恐地捂住嘴不敢出声,拍卖师也是跪地抱头,一副乖巧的样子。他们这些所谓的精英说到底也只是普通人,是人都会怕死,没有人能够例外。

  “扫兴,你们三个就当是给那小子的一个礼物吧!去吧,生命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中,魔鬼从来不屑于说谎,也不吝啬手中的灵魂。”

  黑西装小男孩取下胸口别着的玫瑰花,灿金色眸子扫过跪地的三人,高贵的血统压的三人快要喘不过气来,在他眼里这三个人连让他出手的资格都没有,蝼蚁终究是蝼蚁。不过,升级过后就是有力量的蝼蚁,作为一个教训再合适不过了。

  没有人能够欺负自己的女孩,哪怕是你也不行,既然忘记了,那我就帮你回忆起来。看看我们的小公主发现在意的男孩一副不记得她的模样是多么伤心啊!和那个时候一样的让他难受,魔鬼不相信感情,只懂得欲望。她想要的就是我要给的,契约就是这样的随性,但是谁告诉你魔鬼不会耍脾气的呢。

  这一路上我们将不彼此抛弃,不彼此出卖,直到死亡的尽头。

  把无边的寂寞丢在一个人身上,让她厮守到黑,瘦弱的香肩如何扛起沉重的誓言,遥远的牵挂却如此的生动,经过无数的花开花落,她像个可有可无的影子,从未有过自己,就连我这个魔鬼都猜不透她的心事。

  即使再心冷如铁,即使再寒冰锻造,也有可能会被打破,那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保护他,跟着他,直到他长大。】

  酒德麻衣盯着手中的手机屏幕久久不语,她感觉自己被老板抛弃了,但她只会听老板的命令,哪怕是让她现在去死也无所谓,只要是老板想要的,她都可以去做。因为她现在还存在,仅仅是为了老板而活。

  对那些有信仰的人,死才是永生之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