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修真界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该当何罪

修真界团宠 刘阿懦 2003 2020.09.02 12:05

  但是司苓风可不准备这么轻易的放过司灵玉。

  指使人欺负司若云的时候可是神气的很呢。

  如今认怂了便想要翻篇了吗?

  司苓风想到司若云身上那几个脚印,忍不住心疼坏了。

  “几位长老,暗害嫡女,该当何罪?”

  司苓风看向几个长老。她目光清澈,坦坦荡荡,既然司灵玉犯了错,自然要有受到惩罚的准备。

  司若云是妥妥的嫡女,而在司家,暗害嫡女的罪名有多严重?

  严重到若不是因为司若云父母不在,哪怕司若云直接打杀了司灵玉,司灵玉都不能有半分怨言。

  要不然为什么司二郎咬死了家主的位置不肯撒手呢?

  “其罪当诛。”

  其中一个长老说道。

  司家嫡系一向是子嗣艰难,而且早有祖训,唯有嫡系方能够振兴司家。

  司灵玉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她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司二郎。

  她不想死!

  她不过就是折腾了司若云几次罢了,从前她也是这么做的,怎么这一次就如此严重了?

  司二郎有心求情,犹豫着不知道如何措辞才好。

  “是啊,其罪当诛。”司苓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只是我妹妹心地好,留她一条性命罢。”

  她也心好,留司灵玉一命。

  毕竟今日司灵玉死了,怕是有那长舌妇要给司若云背上一个逼死姐妹的罪名。

  不如叫司灵玉好好的活着。

  好好地生不如死。

  司若云当然不会反对司苓风说的话,在司若云眼里,司苓风哪里都好,她做出的任何决定自然也都是为她好。

  司二郎顿时松了口气,这倒不用他冒着可能影响到自己的风险给司灵玉求情了。

  “还不快去领罚。”

  他瞪着自家女儿,面上一片厉色。

  司灵玉连带着她的一群小姐妹们顿时都被带了下去。

  紧闭是必然的,暗害嫡女,死罪免了,活罪难逃。

  他们怕是还得挨上板子。

  当然,最可怕的,却并不是这些处罚,而是司苓风的报复。

  让一个修士生不如死的办法有很多种。

  其中最恶毒的一种,便是无缘大道。

  想到那几缕已经没入他们身体的灵气,司苓风笑容灿烂。

  司若云被司苓风抱了起来,小姑娘身上还脏的很,司苓风也不嫌弃,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其他几个长老。

  “多谢几位伯伯了。”

  她顿了顿,复又说道,“只是如今我还不是家主,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苓风不必着急,我等回去就开启家主试炼。”

  其中一个长老拍板保证道。

  司若云听不懂什么家主试炼,只是隐约感觉到这些个伯伯们似乎很喜欢司苓风。

  小姑娘软乎乎的对着几个长老露出一个笑容来,看着十分可怜可爱的模样。

  惹的几个长老对着司二郎怒目而视。

  瞧瞧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连这么可爱的小姑娘都忍心欺负!

  司二郎:和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司二郎心里很苦,但是司二郎还是要保持微笑。

  就很难。

  司苓风本来为的就是家主试炼,她和司若云是唯二能够开启家主试炼的人。

  而如果不尽快成为家主,很多事她都做的名不正言不顺。

  司若云被司苓风保回去的时候,还不忘挎着自己那个烂了一半的篮子。

  一回到院子里,司若云就登登登的进了厨房。

  “姐姐,饭等一等就好啦。”

  “方才不是做了?”

  司苓风挑了挑眉,司若云总不能只做了一份饭准备送给容嬷嬷吧?

  孰料司若云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司苓风,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入口的东西离了视线便不能吃了。”

  司若云说这话时候十分认真,像是在教育司苓风似的。

  司苓风一顿,而后笑了。

  她家小土豆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有这样的警惕?

  “好,都听你的。”

  司苓风无奈笑道。

  司若云顿时笑开了花,坑哧吭哧的去做饭。

  原本给容嬷嬷带的那份烂掉了,她就得再做一份,然后给容嬷嬷送去。

  好在这次中间没什么岔子。

  司苓风叫了个侍女跟着司若云,自己则是叫来了影七,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

  影七把方才发生的事分毫不落的复述了一遍,司苓风手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所以小土豆非要让我绕路是怕撞见司灵玉,怕我受欺负?”

  “还有他们几个在地上哀嚎,你确定你看见的没错?”

  “不会有错的,我很肯定他们是识海受到了攻击。”

  影七肯定道。

  他当时看得分明,而且如果不是他一直匿在暗处没有任何动作,怕是司若云连带着他也会攻击。

  而且当时的司若云状态很奇怪,说是什么都不知道,却又像是有神智,影七也不敢妄下断言。

  司苓风神色复杂,她本以为自家妹妹是个小可怜,没人疼没人爱,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可是司若云的模样又不像作假。

  那就是自己的便宜爹娘留给司若云的底牌?

  或许司若云自己都不知道的底牌。

  司苓风倒是不至于吃味,司若云自己在司家过这么多年,若是没有父母留下来的底牌,如今也就是黄土一捧了。

  司苓风只是心疼。

  心疼小土豆在司家过的这么惨。

  好在她回来了,日后便不会有那些难处。

  “你继续保护小土豆,不要让小土豆发现你的存在。”司苓风顿了顿,“过几日家主试炼开启,我会和小土豆一起进入秘境中,容嬷嬷那边,还需要你盯着。”

  毕竟容嬷嬷是司若云的奶娘,她和司若云一起去了家主试炼,倒是怕有人对容嬷嬷动手。

  而司若云对容嬷嬷的感情那么深,若是容嬷嬷出了什么事,估计司若云第一个就要哭的撅过去。

  司苓风对容嬷嬷没有感觉,但是却见不得司若云哭。

  也见不得司若云伤心半分。

  影七应下,而后身影再次匿在了阴影里。

  司若云挎着篮子回来,看见的就是自家姐姐蹲在墙根底下不知道在剥什么,瞧见她,司苓风抬头露出一个笑容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