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修真界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赋诗一首

修真界团宠 刘阿懦 2020 2020.09.20 12:05

  胜遇虽然说心里愤愤不平,但是羽鸾已然吩咐下来,他哪怕再不愿意,也得去取来。

  毕方则是羽鸾说什么便是什么,完全就是个莫的感情的取圣物机器。

  很快的,二人就把羽族圣物给取来了。

  等到羽族圣物取过来的时候,司苓风只剩下一个感受:就这?

  司若云倒是很好奇,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用一根绳子穿起来的羽毛。

  这根羽毛看上去有半米长,从根部开始,便是渐变的颜色,五彩斑斓的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羽鸾有些肉疼的看着那根羽毛。

  之所以说羽族圣物是可再生的,那是因为,羽族圣物就是羽族族长最珍贵的一根尾羽啊!

  在山海境中,各族圣物会积攒灵气,一旦山海境有失,这圣物就是他们的退路。

  ……当然,在山海境里面,这些圣物基本都是便宜了来历练的司家家主了。

  想到自己今天还得拔一根尾羽,羽鸾就觉得眼前一黑,她漂亮的尾羽!

  不然干脆把这个族长的位置让出去得了!

  “我能摸摸吗?”

  司若云眼巴巴的看着羽鸾。

  “姑娘请。”

  羽鸾笑道,心说之前这位祖宗可没有主动摸过他们的羽毛。

  ——她都是烧开水直接褪毛的。

  用一根尾羽换自己全身的毛,羽鸾觉得也算是值了。

  “这便是羽族圣物了。”

  司苓风看了九月和九尾一眼,二人朝着司苓风点了点头,示意司苓风羽鸾没有骗人。

  她见司若云对这根羽毛喜爱的紧,便叫司若云收着羽毛,而后把那一兜子土豆白菜给拽了过来。

  就是怎么把这些土豆白菜变回去?

  司苓风有点犯愁。

  司若云抱着羽毛爱不释手,羽鸾见司若云完全没有把她的族人变回去的意思,倒是不觉得司若云他们会出尔反尔。

  怕是这祖宗如今根本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

  羽鸾:“……”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亏怎么破?

  “你在心中默念不要土豆白菜,他们自然就变回去了。”

  司若云脑海里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小姑娘顿了一下,开始疯狂在心里默念。

  很快的,那一堆土豆白菜就变成了羽族的样子。

  那些羽族虽然变成土豆白菜之后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还是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能够看到外面的场景的。

  一变回来,有知趣的,立刻便不敢找司若云他俩的麻烦了。

  也有虎的,变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找自家族长,而是反手就朝着司若云冲了过去。

  “黄口小儿也敢觊觎我羽族圣物,纳命来!”

  羽鸾:这糟心玩意!

  还没等那羽族靠近司若云,就被羽鸾一根羽毛直接穿透了心脏,死不瞑目的摔在了地上。

  “让二位姑娘受惊了。”

  羽鸾亲手杀了自己一个族人,眼皮子都没跳上一下,转身对着司苓风和司若云拱手。

  而后她手腕微动,灵气直接打在其他族人腿弯上,逼的他们不得不跪在地上。

  “还不向二位姑娘道歉?”

  羽鸾对着司若云和司苓风还能和风细雨一般,对着其他人就十分严厉了。

  反正其他人也不能烧热水拔她毛,只有她拔别人毛的份。

  那些羽族虽然说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被羽鸾压着,他们也无法反抗,只能不情不愿的道歉。

  哪怕有觊觎着司若云他俩身上的秘宝的,也不敢说出来了。

  好说好商量的把这两个祖宗送走了,羽鸾这才松了口气。

  “族长,那两个丫头不过是仗着身上有秘宝才如此嚣张,族长为何怕她们?”

  有不甘心的羽族问道。

  羽鸾横了问话的羽族一眼。

  “你如何断定他们是身上有秘宝,而非本就有谈笑之间取你性命的本事?”

  “那两个丫头,大的才豆蔻年华,小的那个更是还没断奶呢,除了身上有秘宝,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那羽族不服气的道。

  “那你可知那奶娃娃是何人?”

  众羽族面面相觑。

  “不就是个黄口小儿?”

  “呵。”羽鸾冷哼一声,广袖一甩,“当年便是那奶娃娃将诸多凶兽镇入山河社稷图中,如今我们能在山海境内苟活,还是她手下留情放我们一马,知道为何羽族大能都寻不见了吗?”

  “被她吃了。”

  “她生平最喜欢吃鸡鸭鹅,还为此赋诗一首,广为流传。”

  “鹅鹅鹅,曲脖用刀割,拔毛烧开水,点火盖上锅!”

  羽鸾说完,那些个羽族皆是两股战战,这诗可是一直刻在羽族最大的那块石头上的,羽族就没几个没听过这首诗的!

  “还有那个《舌尖上的羽族》《舌尖上的兽族》系列两本书,也是她亲自编写的。”

  羽鸾冷笑一声,“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何封了记忆转世重生,但是你们真当自己撞见了一个软柿子不成?”

  那些个羽族连连摇头。

  广场上还躺着一个羽族的尸体,那些羽族看那羽族的尸体,便觉得浑身的冷汗都下来了。

  若是那奶娃娃真有这样的本事,怕是他们根本连尸体都留不下来!

  约莫能留下来几根骨头都是谢天谢地了。

  此后很多年,司若云的模样大约都要成为羽族的噩梦了。

  羽鸾怕司若云她再想起了羽族有多好吃,卷土重来,直接把在外面游荡的羽族都给叫了回来,转手就把羽族的栖息地给关了。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至于那些死不悔改的,那就让他们在外面游荡去吧,万一撞上那祖宗,成了铁锅炖大鹅,可别来找她!

  羽鸾之所以能活这么久,还能熬成族长,靠的就是识趣,明摆着打不过的人,干什么要去招惹呢?

  非要招惹,那不就是找死吗?

  当年羽族大能可是最爱挑衅,常常是一个不服两个不忿,结果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如今羽族都和兽族一样了!

  而且瞧瞧羽族,剩下的还有多少?

  他们若真的想要从山海境离开,那就得蛰伏着。

  至于山河社稷图里那一些,那倒是不必想了,会被关进山河社稷图的,当年都没少做恶,想要被放出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