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修真界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喂鸡影七

修真界团宠 刘阿懦 2020 2020.09.10 12:05

  若是司苓风还有其他的奇遇,司二郎反倒要对司苓风重新评估了。

  不过想来也是,若是司苓风在外没有奇遇,她一个纯阴之体的小女孩,怎么能够安然无恙活到如今?

  还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到司家给他添堵。

  司二郎到了不久,其他长老们也纷纷到了,有的真情实感的担忧着司苓风的,有的和司二郎心思一般,也有不理世事只是过来意思意思的。

  司苓风扫过这些人,心里有了计较,忍不住抱紧了司若云。

  小姑娘或许是被吓傻了,这时候趴在司苓风怀里,小身子都一抖一抖的。

  “既然是遇到了高人相助,咱们总得感谢高人一番。”

  司二郎心里恨不得那个所谓的高人直接一刀给司苓风剁了,面上却还是一片柔和,颇为诚恳的模样。

  “不必了,二叔,高人已经走了。”

  司苓风抱紧司若云,声音虚弱。

  “若云受了惊,二叔若是有什么想问的,还是待到我与若云从家主试炼出来再说吧。”

  司若云特别配合的嘤了一声,小身子哆哆嗦嗦的。

  司苓风都这么说了,司二郎还能怎么办?

  他只能说了几句关切的话,最后不甘心的带人走了。

  顺带把那两个“歹人”的尸体拖下去,那些个长老们也简单的安慰了司苓风和司若云几句,而后纷纷走了。

  一时之间,院子里就剩司家姐妹俩。

  司若云从司苓风的怀里跳下来,小姑娘除了看上去比较狼狈以外,哪里有吓到的样子?

  就连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姐姐真厉害!”

  司·司苓风头号小迷妹·若云诚恳的对着司苓风夸赞。

  “阿云也厉害。”

  商业互吹小能手司苓风蹲下去,给司若云额头沾着的灰道道给抹了下去,然后面不改色的对着司若云扯谎。

  “虽然歹人死了,但是也不知道后半夜还会不会出事,阿云,我与你一同睡好不好?”

  想到晚上能搂着小姑娘软乎乎的身子,司苓风嘴角就忍不住翘了起来。

  司若云内心的小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姐姐太柔弱了怎么办?

  一定是姐姐自己一个人害怕,才要和她一起睡的。

  但是司若云是一个体贴善良的好妹妹,她当然不会戳穿姐姐啦!

  于是小姑娘特别配合的露出了几分惊恐的表情,“姐姐和我一起睡,我一个人害怕。”

  司苓风: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隐匿在暗处的影七:“……”

  突然觉得人生无望怎么办?

  虚伪姐妹花结伴睡觉去了,就剩下影七自己对着月光,再一次思考自己选择跟随司苓风到底是对是错?

  毕竟好像司苓风发现自己有个亲妹妹之后,画风就怪怪的呢。

  司若云睡了没多久,司苓风就悄悄摸了出来。

  影七回头看着司苓风,后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干嘛?”

  影七一脸警惕。

  “我与阿云进入家主试炼这段时间,你保护好小黄和容嬷嬷。”

  影七懵了。

  保护容嬷嬷他还能理解,毕竟那是司若云的奶娘,但是保护小黄是个什么鬼?

  小黄不是准备以后拿来炖鸡汤的吗?

  他是要保护小黄别被旁人炖了汤,等着司若云出来之后给司若云补身体吗?

  “这是太阳灵米,你可以拿这个喂小黄。”

  司苓风反手,摸出一小袋灵米来。

  影七更傻了,“那就是一只母鸡。”

  他忍不住提醒。

  太阳灵米是吸收太阳精气培育出来的灵米,放在其他地方,那也是昂贵至极,结果司苓风现在拿来喂鸡?

  司苓风这是有钱没地花了吗?

  她要是灵石多的烧手可以和他说啊!

  他缺灵石啊!

  “小土豆喜欢。”

  司苓风瞥了影七一眼。

  影七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硬是从司苓风的眼里看出了威胁。

  为什么司若云不喜欢他啊!

  此时此刻,影七简直想要成为司若云的心头宝,这样司苓风就不敢把他怎么样了。

  继每天给司若云送煎蛋的任务完成之后,影七终于接到了另一个接地气的限时任务。

  给司若云喂鸡。

  喂的还是储备粮小母鸡。

  “记得把鸡蛋攒起来,不然小土豆回来瞧不见鸡蛋,怕是要伤心的。”

  司苓风又提醒道。

  影七:“……”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您老宠妹妹了!

  司苓风交代完她不在这几天的安排之后,就回去搂着妹妹睡觉了。

  剩下影七在墙根底下迎风流泪。

  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多亏他不是个人,不然这天天007,谁受的住啊!

  家主试炼需要司家几个长老联手才能够开启。

  而这几个长老在这之前,也是将养了很多天,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开启家主试炼的时候,司二郎也在场。

  只是他脸色不大好看,却还是要勉强打着精神和司苓风说场面话,至于司二郎心里想什么,那就没人知道了。

  怕是司二郎心里,就盼着司苓风死在家主试炼里头呢。

  最好一炮双响,让司苓风和司若云做一对苦命姐妹花才好。

  只见几个长老双手结印,面色肃穆,而在他们面前的空地上,是一片光芒若隐若现。

  随着几个长老输出的灵力越来越多,空地上就隐约能够看到一扇门的形状。

  而那几个长老,额头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

  司若云被司苓风牵着,仰头看着几个长老,几个爷爷都好辛苦哦。

  但是她不敢说话,生怕自己说话打扰了爷爷们。

  司苓风却是在观察在场的人,光看他们的表情,就把他们的站队大抵分析了一下。

  司家还是有许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的,不过大多都是一些年纪大了的长老,这些长老比较古板传统,也是反对司二郎最厉害的一群人。

  但是他们年纪大了,到底精力不济,许多事情兼顾不到,比如说司若云。

  年轻一些的族人则是更加偏向司二郎一些,也有一些就是中立的态度。

  若是她能够活着从家主试炼出来,那么情况怕是又不一样了。

  她在赌,司二郎也在赌。

  只是他们赌的结果截然相反,必然有一个是输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