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火焰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157 2019.07.02 02:46

  “卡组已形成。”

  一共13张扑克牌,漂浮在夏帆近前。

  每张牌都背对他,并且背面的图案都不同,有天体方面的星辰、月亮、太阳,也有盗贼、骑士、大臣这些人物形象。

  “‘钥匙’图案代表什么?”

  “还有宝石、王座,甚至喻示着虚空的牌……”

  夏帆伸手要去抓,但所有卡牌唰啦啦的,平整叠成一副,上面和下面都有迷雾遮盖,看不清。

  “洗牌了?”夏帆呆了呆,手悬在空中,只是迟疑了两秒钟,就坚决的抽取了一张。

  叮。

  其它卡牌则化为流星消失。

  [你抽中了‘愚者’。]

  [你将失去1万点可自由分配的经验值。]

  非了……

  又一次,彻彻底底的,非洲了……

  夏帆内心一万头羊驼正在狂奔,急速拉开个人面板,看着剩下来,还没来得及分配的‘100’点经验被清空,瞪大了眼睛,“等等!”

  经验不够扣,该不会降我等级吧?

  战职,民兵lv1。

  副职,厨艺lv6。

  呼——

  只是少许累积的小经验被扣完,等级没降,夏帆感觉出窍的灵魂回到了体内。

  这时候,‘愚者’牌突然在他手中燃烧,化为了灰烬。

  [愚者卡牌效果2发动,你可以在剩下12张牌中,再抽取一张。]

  又来,狂赌之渊么!

  夏帆嗬的吸足了一口气:“真就非到底了?!我再抽——”

  唰。

  卡牌的图案,一轮银月,正徐徐升起,清辉仿佛隔空投洒在了夏帆身上,他由此听到了一个天籁的声音:

  “说出你的愿望吧。”

  [你获得一次‘祈愿术’的发动机会。]

  我擦!

  夏帆热血涌上了脑袋,差些就喊出究极大宏愿:我是要成为厨神的男人。

  “我……”

  刚开口,他却是立刻止语,理智回归,发热的脑壳急剧降温。

  emmmm。

  他几乎直觉般,认为有一个天坑等着自己跳进去呢。

  集齐七颗龙珠就能召唤神龙什么的。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哪怕是神祇,都有力所不及的事情,况且,‘祈愿术’,听名字,就是一个法术或仪式,即使它的等级可能很高,但涉及到了规则的伟力,那么就有可能存在漏洞,危险。

  “厨神什么的,就算了,最好是可以辅佐我快速提升厨艺的道具,天赋给我整一个神级的么,也不是不行。”

  “中华一番的超五感,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和味觉。”

  “食戟之灵的‘神之舌’、‘神之手’、‘神之嗅觉’什么的……”

  天赋,自然是最能弥补根基和先天不足的外挂。

  啪!

  夏帆突然拍了拍额头:“这些天赋,还是太慢了啊。”

  此时此刻,他脑子渐渐转过了弯。

  厨神不行,涉及了方方面面,可是细化到一个分支,一个厨艺专精领域呢?

  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中华一番》故事里,‘爆炎厨师’亚刊,火烧长江,以熊熊燃江之火,炙烤青鱼的画面。

  火工,火候。

  说上一万遍,在火候的路上,走的越远,也就意味着厨艺越深厚。

  对尤为讲究‘火工’的中华八大菜系厨师来说,怎能不羡慕亚刊的绝技,和他驾驭火焰的‘超触觉’。

  于是,从心的夏帆,回答说:“我要掌控火焰!获得完美的火候技巧!”

  说完。

  一枚小巧精致的指环,从虚无中,掉落在了夏帆的手上。

  ‘月亮’卡牌也消失了。

  [你的愿望获得了回应,得到‘元素戒指’。]

  夏帆:“惊了(°ー°〃)!”

  ……

  翌日,奈良由纪准时开车到老店。

  女仆早川理穗和若松秋子,一个忙着在店门口,呼喝游客,维护排队的秩序。

  一个则在吧台里,开冰柜,取出冷藏的高汤,准备祭典第二日的营业。

  “先生,贵安。”奈良由纪到二楼敲门,却没人回应,她站了一阵打开门,发现卧室空荡荡。

  结果今天早上率先和夏帆碰面的,竟是去仓库搬面粉的早川理穗。

  “啊——”见夏帆从仓库出来,手持捕网,一条肥美的活鱼在网中挣扎,早川理穗连忙鞠躬,并伸手打算去接,“先生,您早餐打算吃鱼片还是鱼羹?”

  夏帆抬高捕网,道:“不吃鱼片,也不吃鱼羹。”

  “我要烤鱼。”

  早川理穗愣了一会,脑子反应过来,脸色略有些古怪。

  不是说烤鱼不行,而是食材不对。

  小店食材库,因为过去很长时间没正常经营的关系,储备的物资多是夏帆平时爱吃的,但并不包括淡水鱼。

  鱼是哪来的?早川理穗有点不可思议的喃喃:“这位魔王大人,该不会去逛早晨的鱼市了吧。”

  她摇摇头,搬了小袋面粉,脚步在后厨房和店面接通的过道上,突然停住了。

  庭院门正打开着,就在屋檐下,一个侧脸干净秀气的青年厨师,往炭火正盛的小烤炉,在金属烤网上,摆了一条刚宰杀的淡水鱼。

  屋檐的阴影处,有几个盘子,每个盘子都摆了一条已经烤好的鱼。

  奈良由纪蹲在一个盘子前,看着焦黑的鱼身,眉毛挤成了一团:“味道不太对。”

  不是说烤焦的味道刺鼻,而是参杂在丝丝焦味中,让人嗅觉一个激灵的清甜。

  那味道,简直像纯洁的小绵羊误入了野猪群。

  好烫!

  想看看鱼的另一面,奈良由纪找不到筷子,纤细白皙的手指,这才刚试着触碰焦黑的外层,热气却很暴躁的钻进了她指尖。

  早川理穗听到了屋檐上,传来的喵喵叫声,语气中有着一丝讨好、渴求。

  稍远的外墙,有几只不知哪来的猫,在地上撒欢的翻滚。

  正要拿扫帚赶猫的早川理穗,只听夏帆发出一声笑叹:“算了,都是失败品,搬上餐桌是对客人不敬,自己吃么又很勉强。”

  站了起来,将刚烤好的鱼放在一个盘子上,然后提起炭炉回屋了。

  剩下奈良由纪、早川理穗,面面相觑。

  “失败品?”早川理穗找了个理由,“噢,我懂了,先生肯定是在进行某种新的尝试。”

  奈良由纪没回话,她嗅觉可比早川理穗敏锐得多,还蹲着,静静等了一阵,才再去翻弄刚刚那条烫到她手的烤鱼。

  一面,焦黑如碳。

  另一面,却色泽金黄。

  “好均匀的色泽!”奈良由纪看的认真。

  “呀,为什么一条鱼,出现了两个极端?”早川理穗也蹲下,抬起手指,轻轻戳了金黄的这一面。

  哧哧的吐气声音。

  鱼身,竟多个地方绽放开,如绚烂的金黄花瓣。

举报

作者感言

奥咏之弦

奥咏之弦

球推荐票~

2019-07-02 02: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