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红雾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196 2019.06.20 00:00

  Zero先生?

  这特喵又是谁!

  邮件投错地方了喂!

  夏帆锁屏,看着手机屏幕黑下去,突然又龇牙咧嘴:

  “难道,是我的手下和产业?”

  仔仔细细把邮件看一遍。

  发信者显示为史密斯教授,接收邮件的APP,图标很复古,和界面上的公众应用区别开来。

  夏帆试着退出登录状态,再进入,要密码、指纹和扫脸三重验证。

  至于内容里,V-1-09代号物。

  emmm,这是什么鬼哟?

  夏帆决定装一波死,不回所有的信息、邮件,先断开和下线的联系,起码要等自己梳理清楚了家产,知晓这些代号物指着的是什么。

  “铛——”

  午夜12点的钟声响起,任务列表更新了。

  但夏帆白眼一翻,没打算看,到二楼卧室躺下。

  昨晚他没睡好,今天得补觉,任务什么的精神好才有干劲呐。

  翌日,天刚亮。

  夏帆是被脑中一个声音惊醒的:

  [‘次元装置’已解析完毕——]

  他刚睁眼,就被红雾弥漫的视野吓了一大跳。

  红雾中,阁楼的古董柜,在虚无中浮现,夏帆尝试着伸手,却像抓在了空气上。

  “投影?”

  古董柜极有规律的发出跳动声,咚咚,咚咚咚,像催促他的战鼓,又像是某种生命的律动,红色雾气被柜门吸收进去,一颗颗星辰由此亮了起来。

  [当前可进行次元投放。]

  [红雾能量:20。]

  [预估投放时间:20小时。]

  [注意,宿主可以进行多人投放,但每多一人,投放时间就缩减一半(1人/20小时、2人/10小时、3人/5小时)。]

  多人投放?还有单机、局域网联机的区别?

  夏帆嘴角扯了一下:“多人模式也总得有联机目标吧,我该怎么筛选队友?”

  这时候,古董柜背后的星辰陡然闪耀,一大一小,一明一暗。

  嗯,有两颗?夏帆心神投视过去,却见一个少女闺阁,向自己快速拉近,熟悉的背影很快出现在视野中,他内心惊的啊了一声。

  ……

  清晨的薙切家宅。

  梳妆台前,薙切家的大小姐,薙切绘里奈,一个有着栗色头发和傲人身段的美少女,正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脸颊,有点愣神。

  另一个浅紫色头发的少女推门进来,习惯性地拿起了桌上的梳子,给起床的大小姐梳头发。

  突然,新户绯沙子觉得视野晃动了下,手上动作停住

  “怎么了,绯沙子?”薙切绘里奈疑惑。

  “没、没什么。”

  刚才的颠倒错乱之感,也就一个恍神的功夫,新户绯沙子觉得自己是没休息好,没太在意。

  但低着头的新户绯沙子和扭过头的薙切绘里奈,都没发现妆台的镜子上——

  一双星辰纹路交织的红色眸子,在弹指间消失了。

  薙切绘里奈怔坐一会,忽地叹气:“爷爷昨天没让我去——”

  “总帅是在保护您。”

  “他没让我去”

  “他很关心您的。”

  “他还是没让我去!”

  听见自己侍奉对象渐渐狂躁的语气,新户绯沙子放低了声音,说悄悄话:“绘里奈小姐,那位先生要在清澄白河的老屋,呆上一段时间了,其实您可以趁着美食祭巡察的机会,过去见一见他。”

  “就在刚才,堂岛总长来见总帅了,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那位先生已经接受了邀请,成为美食祭的名誉权威。”

  闻言,薙切绘里奈非常高兴的,拉开梳妆台的底层抽屉,翻出几张装上了相框的合照。

  一张,和堂岛银。

  第二张,和才波城一郎。

  前两张里的薙切绘里奈,都是穿公主裙的小萝莉,可压在最底下那张,背景是灯火辉煌的中华风场馆,那时候的绘里奈颇有些亭亭玉立的模样,捏着蕾丝裙角,和一个比她也没大几岁的少年挨得很近。

  那少年直视相机镜头,很自信,薙切绘里奈眼睛隐隐写着羞涩,可一张白皙小脸蛋简直在放光。

  和追星少女没什么不同,搭配抽屉里一份剪辑保存起来的报刊,大字标题这样说——

  ‘见证!世上最年轻的龙厨师!’

  “绯沙子,你说那位先生真的很儒雅随和吗?”薙切绘里奈拿着相框问。

  “起码他不像是暗面传说中的凶神恶煞。”

  提及昨天的上门拜访,新户绯沙子脸也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身体有如此强烈的冲动。

  ……

  我好像偷窥到了少女的闺中秘话。

  “注视”在这中断,夏帆啧啧,觉得无比奇妙。

  原来红得刺眼的星辰,代表新户绯沙子。

  另一颗,他也尝试了观看,却很快面色古怪,自言自语:“尼玛,长针眼了要!”

  “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堂岛银这货居然在泡澡,很好,很兄贵。”

  可以局域网联机的对象,为什么只有这两人?

  难道说,和昨天的邂逅有关,到底触发了什么条件才解锁?

  夏帆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许,是因为料理?他们享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食材、料理……”

  翻开系统日志,有两条作为直接证据的信息。

  [招待‘堂岛银’,让目标收获满足(红雾+5)。]

  [招待‘新户绯沙子’,让目标收获满足(红雾+15)。]

  真相大白!

  但为什么从新户绯沙子这,抽取到了更多的‘红雾’?夏帆脑中划过一道电光,又想起了昨天浅紫色头发少女的诱人鼻音:“或许,可能,大概,是药效和体质的问题?目标品尝反应越激烈,反馈的能量,也就越多?”

  这可能近似于一种心灵异能了,而可以汲取心灵异能的神秘古董柜……

  夏帆有些口干舌燥:“龟龟,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创造出这种装置?它被供在老屋阁楼也很有问题啊。”

  胡思乱想没用,要靠自己去探索答案,夏帆心中默默说:“我选择单人投放。”

  开荒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就怕猪队友。

  红雾呼啸着,一下钻进身体,夏帆只觉头和脚颠倒。

  啊!

  好痛!

  脑袋像被人开瓢抽汁,剧痛让夏帆难以喘息,思维、精神层面都变得恍惚。

  漆黑的视野,很快明亮起来,一座腐朽就要倒塌的乡村教堂被暴雨冲刷着,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上,被乌云覆盖,只露出尖尖一角。

  等到夏帆清醒的时候,发觉自己站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