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两条大锦鲤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458 2019.06.29 23:26

  夏氏老铺人声鼎沸,而隔着几十米远的万年桥上,堂岛银、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相视着,一脸的困惑和不解。

  “堂岛总长,这是那位先生有意为之,还是某种意外?”薙切绘里奈忍不住地问。

  堂岛银眉毛紧皱:“说不准呐。”

  这时候,围住老铺的人群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有女仆拿出一块牌子,立在了店门,牌子上写着:

  因食材不足,每天只招待前一百名顾客。

  本店营业时间,早上8:30。

  今天菜单——《清汤拉面》,售价800日元。

  一名工作人员匆匆回来向堂岛银、薙切绘里奈汇报了情况。

  “那位先生看来是认真的了。”堂岛银哭笑不得,“他的生平履历表明,除了在学艺期间的百年名店挂了个主厨的头衔,其它时候,他从没经营餐厅的计划和心思,这座中华料理老铺是他爷爷辈传下来的,也就偶尔打理,并住上几天,过去十年二十年从未正常营业。”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堂岛银没掩饰语气中的担心,他就怕那位又在谋划什么,说实话,在霓虹美食界的暗面、深夜料理人中,也就这位能给予远月极强烈的危险感:“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冒然去试探。”

  “但这样放任真的没关系吗?”薙切绘里奈说。

  “我们工作的重心,还是在美食祭上,三个会场,哪个都不能出差池,这是我们远月未来料理王国蓝图中很重要的一环,乱了这盘棋都不好下子啊。”

  顿一顿,堂岛银忽然露出清爽的笑容。

  “当然,听之任之,是不可能的——”说着,堂岛银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上,某个备注为‘城一郎’的号码,拨通过去,聊上几句,那边很平静接受了他的委托。

  “城一郎?”

  听堂岛银通话时的称呼,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嘴巴张大了:“是才波城一郎前辈!和堂岛总长,携手开创远月‘黄金世代’的极星寮双子星!”

  “有他出马,多少也可以代表我们远月去问候那位,试探清楚他在美食祭期间,亲自下场,经营老店的打算。”

  薙切绘里奈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当今的远月,中青年一辈对外最有威慑力的,除开堂岛银,就只剩下了才波城一郎。

  其他人,还没成长到他们的高度。

  ……

  夕阳。

  清洲桥下的樱花公园,一个红发刺猬头的少年,手插在裤袋里,颇为怨念地注视着前方步行的高大身影。

  “为什么要关门歇业,而且还是两三年?幸平餐馆不是经营的很好吗,怎么能,你怎么能擅作主张,我说了,我要一直在幸平餐馆干下去……直到超越老爸你!”

  红色长发的中年男人,头也不回地淡淡说:“创真,你的旅途不在幸平餐馆。”

  “那我也不去什么料理学校,我就呆在餐馆,我就坚持认为它是我把厨艺磨练到极致的城堡!我要守护它!”幸平创真气愤地喊。

  切,白痴才花钱学做菜。

  在幸平餐馆,身为主厨的热血实战,学院派的笨蛋们永远不可能从教科书上体验到。

  就这么说吧,幸平创真无比信赖自己实战磨砺出来的厨艺。

  同时。

  他的‘随机应变’能力也足够傲视同龄人,只要寥寥几种食材,幸平创真就可以做出一道美味可口的菜品,并俘获食客的胃,获得好评。

  “为什么老爸你认为到学院进修,一定能磨练厨艺啊!”幸平创真小声嘟囔。

  这时候,才波城一郎停下脚步,幸平创真撞到了钢板一样的坚实背部,捂住额头吃痛地喊:“老爸,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中年男人眼眸沧桑:“喏,已经到了。”

  顺着男人指去的方向,幸平创真看到了一家开在樱花道旁的老铺,它店面很大很大,楼高三层。

  这是隅田川美食祭召开的第一天,现在黄昏了,其它店铺逐渐冷清,半天不见客人上门的,但这家老铺倒是奇怪,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老铺门前驻足,指着一块牌子,那怨念,幸平创真远远察觉了,不禁缩了缩脖子。

  父子俩走过去,就听一个拿拍摄器材的男人,冷嘲热讽地说:

  “限量?饥饿营销?套路早就玩烂了啊。”

  男人挂着一张美食祭官方颁发的媒体工作者胸牌,他故意放大的声音,引人侧目。

  《摩登美食周刊》?

  就连不怎么看杂志,也不太关心美食媒体生态圈的幸平创真,都隐隐听过这个刊物社,他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看男人吵吵嚷嚷,三言两语,就挑逗出游客们因为扑空所滋生的火气。

  才波城一郎暗自好笑。

  这家伙恐怕还不知道自己是在‘料理魔王’门前大放厥词。

  嗯?察觉到别样的探寻视线,才波城一郎抬头看了看河岸护栏旁的男女青年,这对游客显然认识他,急忙撇开头。

  稍远的转角,一个手拿鲷鱼烧的外国游客,金发碧眼,低下了头只顾着吃。

  “一举一动,牵动人心。”

  “这就是最顶级龙厨师的威慑力啊。”

  咔嚓。

  近处有拍照的声音,才波城一郎皱眉看去,却见一个男人点头哈腰:“您好,鄙人松岛晴贵,《美食直通车》刊物的品鉴师,也是这家老铺的专属发现者。”

  他大声炫耀着自己是发现者,对于品鉴师、美食家来说,这就是业绩。

  与此同时。

  吧台里,夏帆被外面又变得嘈杂的声音吵扰,不得不暂停了对‘专注之刃’特性的探索练习,抬起了头说:“由纪,关好门窗。”

  店内空荡荡,没人回应。

  夏帆这才想起一小时前自己把女仆和奈良由纪打发走了,轻叹口气,只能自己出了吧台,准备把开半扇的店面彻底关死。

  但他忽然愣了一下。

  就在店门外的几米处,稀稀拉拉的人堆里,有一高一矮的父子搭档。

  两人都是红发。

  红发刺猬头的少年……

  卧槽?!

  夏帆目光转到了少年被一条白色巾带缠绕的手腕上,“药王”二字差点脱口喊出。

  “这才第一天,我就钓到了超级大锦鲤?”夏帆站在门内,向外招了招手。

  我?

  幸平创真瞧见正要关门歇业的青年,向这边招手,他四下看了眼,却见老爹才波城一郎已经大步走了上去。

  砰,关上门,也没在意外面的声音如何开骂、怎样的不和谐。

  夏帆咳了声,想着要对幸平父子说个啥,欢迎光临?

  才波城一郎嘴巴也张开了,似乎脑袋有点卡壳,不知该对这个年龄远小于自己,厨艺上却比他厉害一大截的后辈,给一个怎样的称呼。

  敬称是肯定的。

  礼节要有。

  但要如何做,才不丢远月脸面,自己也能在儿子面前,继续维持过去的高山仰止、无比光辉的形象?

  他老爹是从不输任何人,不需要向谁低头,这话没错,可问题就出在,对象是一个足够与远月总帅论比厨艺的变态加妖孽。

  气氛在尴尬上狂奔一去不复返的时候,一个哇的惊叹声响起:

  “您就是夏氏老铺的主人?此间的主厨?”

  松岛晴贵脸上是发现新大陆的激动。

  “……我说,你是怎么溜进来的?”夏帆简直惊了。

  “您刚刚招手了啊,终于愿意接受我们刊物杂志的专访了么!”

  专访你mmp!

举报

作者感言

奥咏之弦

奥咏之弦

求推荐票哟~

2019-06-29 23: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