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 轻小说

    类型
  • 2019.06.12上架
  • 8.30

    连载(字)

76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成了料理魔王》的轻小说之旅

执事月死 学徒书友20180717180421582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告辞!再见!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641 2019.06.12 16:48

  幽暗,漆黑不见十指,像是被锁在了地牢之底。

  夏帆龇牙咧嘴,感觉浑身都传来撕裂感,踏马的,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不是作死野外吃播,更作死的是为了一发火箭硬着头皮品尝某种看似无毒的野外菌菇,之后身体发热躺在帐篷里吗?

  这是哪?

  我怎么会在这……

  伸手去推,竟是打开一扇小巧的门。

  杂物间?夏帆趴着钻出,眼睛适应了外部的光亮,目光所及,赫然是间狭窄的屋子,正前方是一张原木小桌子,摆有糕点、糖果、香炉、烛台,淡淡的香烛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桌子正中央的黑白画框上,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好像用幽深的眸子静静地凝视他。

  这是小灵堂,而且不久前才祭拜过的样子。

  夏帆想起什么似的,豁然回头,紧紧盯住刚刚逃脱而出的地方,那里摆着漆色斑驳的老古董柜子,柜门很高很高,正常成年人稍微低头就能钻进去。

  “为什么我会躲在这个柜子里?”

  还有,黑白照中的老人,为什么给他熟悉的慈祥感,他一点也不害怕。

  擦!好痛!捂住脑袋,夏帆猛地意识到一个可能性……我该不会穿越了吧?

  冷静,要冷静,说不定只是野外菌菇有着强大的致幻性……

  夏帆拉开半掩的杂物间门,看到一条木质楼梯,他沿楼梯下去,到二楼的生活起居室,这里很安静,没其他人存在的气息,继续往下走,是底层大堂。

  与其叫大堂,不如形容为店面。

  原木色泽的吧台,和全开放式的厨房融为一体,一张张椅子,一张张桌子,花纹简单而朴素。

  吧台旁边的墙上,还有菜单板子。

  ‘天津饭-600¥’

  ‘麻婆豆腐-600¥’

  ‘扬州炒饭-750¥’

  ……

  夏帆敏锐捕捉到菜单上标注的货币符号。

  是日元!

  抬头再环视店面,难怪第一眼就觉得天花板有些矮了,室内总显得不够宽敞明亮。他试着踩了脚,木地板发出沉闷的声响。

  “咚咚!”突然的敲门声令夏帆心脏加速跳动。

  不能开门,状况都没搞清,先静音待机苟一下总没错,说不准是老客人或邻里街坊串门,自己却不认识别人,那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可他默不作声,几分钟过去了,门外的人并不打算离开,敲门节奏越发急促,同时楼梯上卧室方向传来悦耳的手机铃声。

  夏帆硬着头皮,使劲咳嗽一声:“有事吗?”

  “先生,您醒了?”

  一个女性嗓音带着高兴说:“看来您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打开门,街道上,一辆不怎么起眼黑色轿车停在门前,但车门处站了三个女性,其中两个身穿经典的黑白女仆装,浑圆的腿上是白色丝袜。

  至于敲门那位,大概三十岁出头,容貌秀丽,有着烫染过的棕色长发,白衬衫,灰色窄裙,脚上高跟鞋,手中抱着文件袋,浑身上下散发着都市职场女性的气场。

  夏帆第一眼,心中就咯噔。

  哇靠,女仆和女秘?

  到底什么情况,如果是吃毒蘑菇死掉然后在一具普通的身体上重生倒也罢了,有眼下这间中华料理小店,加上本身的一点厨艺,或许也能勉强过过日子。

  但眼下的女仆、女秘,更不是什么拍戏现场。

  土豪啊,但问题来了,土豪为什么住在这样的小店?对了,女仆、秘书是开车过来的,这么说这间小店只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但也不排除是老屋、祖屋这样的地方……

  忽然想到杂物间的灵堂,黑白照上的老人,夏帆的判定倾向于后者。

  女仆中,一位可能是哺乳期较为年长的,柔声细语地问:“先生,您今天胃口怎么样,要吃点什么,我立刻去准备。”

  心念电转,身处陌生的环境,有没有得到前任一丝一毫的记忆碎片,所以最有可能看出他不对劲,就是这群女仆。

  内心非常警惕,夏帆却要刻意用一副平常随意的口吻:“照旧就好。”

  “是!”这个女仆进了店面的厨房。

  另一个女仆上前,她很年轻,像女子大学生,气色很好,留着长长的双马尾辫子,不过稍微对上夏帆的视线,女仆立刻垂下眼,恭敬而卑微。

  “我让她们准备了换洗的衣物。”女秘说,“秋子,到楼上起居室服侍先生更衣。”

  二楼的卧室里,夏帆笔直地站立,身体有点僵硬。

  女仆站在他面前,柔软的手正一颗颗解他身上睡衣的扣子。

  距离这么近,夏帆随意一看就能发现她脸上细微的绒毛,而对上他目光的女仆,显得小心翼翼地垂下眼睑,手上有一点细微的颤抖。

  夏帆头更痛了:“问题大得很啊,女仆的卑微像是发自内心,说明这具身体的本尊,不是没本事混日子的二世祖败家子。”

  哎,要是演个脱线的二世祖,败家子,那很多反常行为,周边人会下意识的觉得合理。

  但如果是什么权威,什么位高权重的家伙。

  这就更考验演技,夏帆只觉得压力山大。

  女秘书也紧跟而来,同样站在卧室里,看着夏帆被脱得光溜溜只剩一条裤衩,却丝毫没异样反应。

  很快,洗漱完毕,返回一楼,一桌热气腾腾的早餐已经备好。

  豆浆,小笼包,清淡的白粥。

  满满的中华风,和此间老屋中华料理店的画风背景,倒也符合。

  我说,土豪的日常,不该是咖啡牛奶、欧姆蛋、法棍面包这些吗?

  心中不免吐槽,面上却要装着很我很淡定,我很随意的表情。

  夏帆取筷子,从冒热气的小蒸笼夹起包子,咬了一口,嚼了嚼,心里郁闷点头:“好吃啊~这女仆的手艺,比我厉害!”

  女秘站在桌旁,一边解开手中的文件袋,一边平静地说:“先生,这是您前段时间吩咐我收集的资料,我们动用了很多人手,已经尽可能的查探。”

  夏帆愣了下,但瞥见女秘书低眉顺眼,后面列队的女仆也没有惊讶反应。

  有吃饭时看书、看资料的习惯吗?

  默默记下。

  他喝了一口热豆浆,打开文件袋,最上层的是一张表格,很像是简历。

  [姓:薙切

  名:仙左卫门

  身份:远月学园总帅,霓虹美食界领袖,‘食之魔王’

  厨艺段位:龙厨师(可能)

  ……]

  薙切仙左卫门!

  夏帆手一抖,差些没把文件甩出去。

  绝非名字那么简单,下面的资料,就和他记忆中,《食戟之灵》番剧里那位霓虹美食界明面上的龙头老大,一模一样。

  这是食戟世界?

  剧情、世界线进行到哪了?

  我又是谁?什么身份?能在这个世界拥有惊人财富的,要么是美食供应链上游的巨贾,要么本身拥有着取得这些财富与地位的厨艺。

  没错,这是一个厨艺和美食至上的世界,‘食戟’更是形成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对垒。

  正在夏帆内心极为困惑的时候,女秘书又接着说:“先生,这些天您病重,所以我自作主张,把您吩咐我按时发出的战书,截留了下来,就放在您起居室的桌上。”

  “您看,如果您认为自己的身体状态,能够进行一场食戟对垒的话,我就排专人向薙切家宅寄出战书,约战薙切仙左卫门……”

  啥,食戟约战。

  约的还是薙切仙左卫门?食戟之灵的最终boss?

  告辞!再见!别送!

  夏帆面庞抽了抽,努力,非常的努力没流露出异样。

  听着女秘淡然、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再瞥一眼侍立的女仆们,眼眸亮闪闪的,比他本人还跃跃欲试的气场。

  “渥日!”

  “绝壁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食戟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