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被选中的勇者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300 2019.07.03 22:32

  血色文字映在墙上,吉原宏昌脸色变了变。

  看得出来,这些字,绝非什么投影吓唬人的把戏,静静漂浮在墙壁中,就像把血字硬生生按进了砖头里。

  “一个疑似资深者的家伙,刚刚用日语和我打招呼,很标准的东京腔!”

  “任务机制!”

  “失败,会被抹杀!”

  夏帆这,却是为刚刚发布任务的代价,感到一阵肉痛。

  [失去了1点红雾,此能量将转化为100exp基础奖励,目标完成任务即可领取。]

  所以,发布任务是什么鬼!

  用任务,去驱使或者驱策的对象,甚至是奴役,叫“队友”就有点不合适了啊。不过队友什么的,好像一直是夏帆的说法,系统将此称为多人投放、多人在线。

  还好一夜暴富后,1点次元能量不算啥,日常小任务而已,夏帆这垫付1点能量进去,任务接取者就能领到100点经验值。

  1:100的比例?

  那往上‘困难’、‘地狱’两个等级的任务呢

  夏帆忽然有了明悟,以后他就可以把一些系统的闲置物品、道具,通过任务途经,很理所当然的处理掉了。

  吉原宏昌头顶,显示着完整的面板信息:

  [属性:力量0.9、体质0.9、敏捷0.8、智力1.2、精神1。]

  [主职/战职:无

  副职/生活:厨艺(三星/lv30),美食鉴赏(九星/lv90)]

  [备注:食戟世界很寻常的社会人,因为职业的关系,有多年的职业慢性病,所以力量、体质和敏捷三项有减惩,他并不算一个合格的战士,连最基本的民兵训练都未通过,但他不失为美食领域的智者,当你需要学习美食理论知识,或者打算研究某些食谱手稿,那他算一个不错的帮手……]

  这时候,吉原宏昌也脱离了沉默,言辞紧张:“这个地图或副本世界,叫什么名字?”

  哈?

  地图,副本世界?

  见吉原宏昌此时脸上更多的,却是奇怪的兴奋。

  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岛国人民欢乐多嘛,发达的文娱产业,恐怕让吉原宏昌产生了微妙的既视感,这设定好像在哪见过!

  于是他大开脑洞,自我脑补了?

  正好省去我解释的口舌,夏帆只是低声笑笑:“不想被抹杀,就跟上来。”

  吉原宏昌忐忑的跟随:“前、前辈,你知道教堂的具体位置吗?”

  说着他吸气的声音,于黑暗中清晰可闻。

  “其实,我早就期待这样的体验了!”

  “在小说和漫画里,这是主角们才可以邂逅的契机啊,如果有机会成为一个强者,就此扭转命运,谁又愿意一辈子当个卑微的社畜呢?”

  “我,吉原宏昌,从今天开始就是被选中的勇者了!”

  夏帆微微侧过头,瞥视旁边普通外表、普通秃头的中年大叔,心中不禁吐槽,醒醒,你早就不是高中生了,怎么可能成为勇者并拯救世界呢。

  从地下室,到木屋。

  “黄昏时刻?”

  屋外,太阳在小镇西方的群山,只露出了三分之一。

  夏帆皱了皱眉,入夜,会出现不可知的危险,相较未知的压抑,教徒里那个腐烂的人形怪,莫名的有点卡哇伊了。

  瞥了一眼墙壁上,沐浴黄昏的油画。

  丰腴的女人,原本就淡淡金色的眼眸,此时添了些锐利和威严。

  “在入夜前解决它——”夏帆一步跨出去。

  在上次死掉的地方,只有一滩污臭的紫色脓液,在召唤吉原宏昌前,夏帆就把斗篷、圆盾和钉头锤这些,提前拾取回来了。

  吉原宏昌捏着鼻子靠近:“我的任务,是探索和清理教堂。”

  他指了指十步开外的腐朽建筑。

  “这就是那所教堂吗?”

  说完,干劲满满的,往前走了两步,吉原宏昌回头,发现黑袍男和他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前辈,你……”

  他忽地感到了一份不安。

  “这是最低等的任务,所以请珍惜你新人的时光吧。”夏帆没解释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说出这句话,吉原宏昌却眼睛一亮。

  是了,这绝对是新人的福利性质开局。

  这位资深者,同时也是一位引导者?他的任务,是引导我?

  等我把这个任务完成了,再跟他索要世界的情报,此外,也可以向他讨教以后的发展,比如任务的积分啦,兑换血统,还是换阴阳术什么的,看哪种性价比高了。

  “而且,说不定,我还可以追求更高更远的厨之道!”

  “以前的我,受限于天赋和资质,厨艺停在‘三星’段位十几年了,后来不得不中止我的特厨梦,改行当了美食家、品鉴师……”

  想到这些,藏在心底还未彻底熄灭的大厨之魂,已熊熊燃起了斗志。

  “等等。”

  黑袍男却是叫住了吉原宏昌,塞去一个锈迹斑斑的金属牌,“这个你带上。”

  不需要解释,吉原宏昌心领神会。

  这是装备!

  道具!

  视线撇过金属牌表面的‘镰刃和麦穗花冠’,吉原宏昌抛却了内心最后一点迟疑,并感激的想着,这位前辈真是个好人啊。

  一步,两步,三步……

  夏帆默数他的步伐,计算和教堂侧门的距离,又过了两三秒钟,他握紧手上的钉头锤,嘴巴无声息,作了个‘砰’的开火拟声词。

  “啊——”

  恐惧的尖叫声。

  普丑秃顶的中年大叔,简直连滚带爬的掉头。

  这时,一匹紫色的练影,瞬息间抵达,先是缠在了吉原宏昌脖子上,接着整个脑袋,都被密密麻麻的紫色脓包给挤压在内。

  “背信者,不得好死!”

  阴冷、恶毒的声音,从教堂内传出。

  吉原宏昌秒躺了,尸体正在粉碎,化作光。

  突然,另一道光芒涨起,竟然比黄昏之光都刺目。

  “咚!”

  结结实实的一棒子,还没从吉原宏昌身上解开的舌头,在被钉头锤表层弥散的一层淡淡光晕,触及的刹那,就有烤焦般的嗞嗞声发出。

  神圣打击!

  见到自己向目标砸出钉头锤,并且武器不需念咒,第一时间,发出了刺目的耀光效果,夏帆就知道‘诱饵’计划,成了!

  只不过,一锤头显然不足以击杀怪物。

  而[简易武器掌握](初级)这个特性,在此重要时刻,就体现出效果了,夏帆发现持握钉头锤的手臂之内,仿佛存在一股久经训练的肌肉记忆。

  所以,就一个念头,他第二记打击就较为合理的衔接了上去。

  砰!

  砰!

  三连鸡,get。

  紫色脓疮舌头的舌尖,有一截嗞嗞冒烟,断掉了。

  吉原宏昌的尸体,也终于光化完毕,彻底的消失了,一枚锈迹斑斑的金属圆牌,好巧不巧正落在了抽搐翻滚的断舌上,并受了刺激一样,表面的‘镰刃与麦穗花冠’图案,涌出来炙热的光斑。

  朗诵声,隐隐约约向整个小镇传了出去:

  “……成长与收割,是永恒的周期,四季轮回的一环。”

  此前遭受神圣打击,也没吭声的怪物,嚎啕了起来,声音中透着浓浓的痛苦和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