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苏醒的小镇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519 2019.07.04 01:41

  [参与击杀(协力),EXP+2000。]

  提示弹出时,嚎叫声也随之消失。

  叮,一个白银宝箱在夏帆面前刷出来,是相对低阶的战斗成就箱子,夏帆看着它自己打开,一根翠绿的、生机勃勃的枝条,落在手上。

  “[母树之桠](职业):小小的树枝却仿佛藏着一团意识,它能帮助你亲近自然,如同精灵那样,获得和动物交流的能力。”

  “使用条件:敏捷(2)、民兵(lv10)。”

  “注意,该道具会使你的战职信息改变。”

  这不就是正式职业之证么?

  简单说,就职道具!

  夏帆看了一眼使用条件,嘴角抽扯,好tm坑,只能先收起来。

  教堂里,一片血色。

  火烧颜色的夕阳,从破破烂烂的窗户,投洒在一丛又一丛的血色麦穗上。

  那个腐烂的人形怪物,碎尸了,除开脑袋以外,手脚和其它部位都不成样子,碎肉静静地堆在血色麦穗之下。

  或者不如说,麦子,就是从这些血肉生长出来的。

  唯一的,完整的脑袋,正对着洁白如玉的女神像,断断续续地朗诵:“……生于自然,归于自然。”

  头颅的脸上,神圣和邪恶交加,表情变幻不定。

  “以身殉土……”

  “那最终的肥沃与丰饶啊……”

  夏帆本想踏进教堂的脚步,在这停住,想了想,轻微摩挲右手食指上的‘元素戒指’,这枚指环随身而来,却没消耗他任何次元能量。

  还有匕首、打火机这些他悄悄给自己准备的求生工具包。

  从口袋掏出了打火机,“咔”的一声,火苗跳跃的同时,夏帆口中吐出短促的单音节咒语,“去——”

  一团越变越大并发出叽叽叽火族语的火元素,落在了血色的成熟麦丛里,只见火势哗啦啦,汹汹的扩散开。

  朗诵声停住,火焰的头颅,视线转向了夏帆:“祂说,文明已经开化,凡世将欣欣向荣。”

  大火把教徒里所有可烧的,都烧了个干净。

  大概半小时后,夏帆在焦土上,搜寻可以弹提示的道具,但一无所获。

  最终他站在了已经闭上眼睛的头颅前。

  本就腐烂的脑袋,又被一把大火炙烤,狰狞、丑陋自不必说,夏帆没再唐突亵渎它,只是安静观察光秃秃的头皮。

  那里一片白净,不见丝毫焦黑,并且头皮上刻写着一小篇严整规范的文章。

  只是粗略的打量,就有神圣之感扑面而来,凝实厚重,不容亵渎。

  “祷文?嘶,多么狂热的信仰,才让他铲掉头发,在头皮上刻字,服气啊!”

  [‘神秘’语言解析进度,82%,请继续搜集更多素材。]

  这么说,是和食单、纸条内容,一模一样的文字喽。

  天色渐暗,剩下可浪的自由活动时间不多了,夏帆把教堂扫荡完,留下了刻着祷文的头颅不打算埋,沿着一条铺满石子的小径,向夕阳下的小镇而去。

  泥土路上,夏帆就大马金刀,站在路中间。

  一阵风刮过,尘土飞扬。

  死寂,空荡。

  “橡树旅店?”选择了镇口一家较大的建筑,夏帆轻轻一推半掩的门,咔哒哒,没有灰尘,也不见蛛网,门后竟是干净整洁的大堂。

  朴素的桌椅也摆放整齐,甚至一张桌子上,还有隐隐冒热气的鱼汤和豌豆炖肉。

  “那里是厨房?”

  灶火味,从一个方向涌来,夏帆砰的踢开一扇门。

  屋子里没亮灯,光线昏暗,灶台在窗户旁用砖石搭砌,靠门这边是倚墙的货架,每层木架都摆了篮子、箩筐,番茄色泽红的诱人,土豆又大又圆,柠檬好像才刚刚采摘,新鲜和清爽的气息,溢满厨房,极大刺激了夏帆的嗅觉。

  这时,夏帆一瞥窗外的天空。

  “太阳,完全下山了!”

  他心一沉,直觉般的,嗅到了空气中仿佛无处不在的危险。

  “咣铛”一声轻响。

  好像家猫、老鼠翻厨房的动静。

  夏帆却是一个激灵,死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无人站立的操作台位置,原本搁在砧板上的菜刀,赫然自行悬浮而起,对着一块血淋淋的肉蹄……

  “梆梆梆梆梆……”

  精准,富有节奏感的挥砍声,形成了厨房独有的旋律。

  而同时,一盏油灯,光团越来越亮。

  “我怎么觉得这里在苏醒!”夏帆心里拔凉拔凉的,“走不出去了,今天的探索,就到此为止,感觉华灯初上、炊烟从烟囱冒出,我就要死!”

  那么现在要做的——

  夏帆嗬的深呼吸,也顾不上其它有的没的了,身上能装多少就装多少,怀里也要塞满,把货架上储备的番茄、土豆这些食材,每样都拿了些。

  [断开连接!]

  东京都,夏氏老铺。

  “呼——”

  装了哔就跑可真tm刺激!

  感受着卧床的柔软与舒适,夏帆身子一歪,瘫倒下,周身上下满载的蔬果食材,咚咚滚散开来,有几个还掉在了地板上。

  ……

  《摩登美食周刊杂志社》。

  “卧槽!”

  办公区,吉原宏昌一个激灵,从椅子摔下,菊腚开花之感让他满脸的痛苦,但如果仅仅是痛苦也就罢了,忍忍,过一阵就好了。

  脑子里一段简短却惊悚的经历,时刻提醒着吉原宏昌,他,刚刚做了一个真实的噩梦。

  良久,摸了摸全身,包括裆下,都有抓紧仔细感受大小,吉原宏昌无视了众同事的围观、指指点点,瘫软的吐气道:“我没死,没有被抹杀!”

  “吉原——”

  上司的咆哮狮吼功,总算让闹剧收场。

  ……

  与此同时。

  清晨,祭典第二日,夏氏老铺正常开门营业中。

  队伍人群,幸平创真手插在裤袋里,无聊等候着,时不时打个哈欠。

  他今天起床很早,不如说,昨天从老铺这回去后就没怎么睡,满脑子都是拉面和拉面还有拉面。

  嗅着在早晨微风中传开的一丝鲜味,幸平创真吸吸鼻子,低声咕哝:“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今早天没亮,就去筑地鱼市转了一圈,还是找不到汤内那一种食材!相似的都没有!”

  声音不大,排在前面的两个少女,却不约而同地回头。

  都是口罩、鸭舌帽的配置。

  四月将近的东京,天气还是比较冷的,其中一个少女,穿的厚实,并把栗色波浪长卷发,束成了马尾,主动搭话道:“什么汤?难道你昨天就吃了这家的拉面,今天又来排队?”

  幸平创真耸肩道:“对啊,怎么了,昨天和我老爸一起吃的,在傍晚的时候。”

  他说完,周围排队者眼底,都浮现了玩味和鄙夷。

  搭话的少女,语气冷硬:“这家店,只有早上开门,而且限量供应,就一百个用餐名额,你不可能在晚上的时候,进了店还获得主厨的招待。”

  “我说吃了就吃了,骗你们干什么,真是的。”幸平创真摆了摆手,“而且,我不仅仅是吃,还要分析、破解他的食谱。”

  这下子,如同自己遭到了侵犯,栗色头发少女紧紧盯住幸平创真,姿态高傲,正要解放毒舌属性说些什么的时候。

  “诸位,请进——”

  送走店内一批客人,女仆放另一批人进店。

  恰好,有人从二楼下来。

  扫一眼店面深处的楼梯,刚刚进店的栗色头发少女,猛地停住,口罩遮盖了的天使面孔,绷得紧紧的。

  “大小姐?”新户绯沙子匆忙扯了下少女。

  她们旋即一脸大写的懵逼。

  只见刚刚被人鄙夷的红发刺猬头少年,幸平创真,大步走向了那个才下楼的男子:“我认为你的拉面食谱,存在很大的改良进化空间——”

举报

作者感言

奥咏之弦

奥咏之弦

求推荐票~~~

2019-07-04 01: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