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成了料理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访客

我成了料理魔王 奥咏之弦 2163 2019.06.14 23:34

  翌日,薙切家。

  早餐时间刚过,一个身形健美的西装男人走进了餐厅。

  “堂岛,你来了。”

  薙切仙左卫门放下了茶杯。

  叫堂岛银的西装男人爽朗笑道:“总帅,接到了你的电话,我就立刻从北海道度假村的工地赶回来了。”

  一个是远月系的领袖,号称霓虹美食界的至强厨师。

  另一个呢,是远月料理学园第69期的最强毕业生,不仅以校园十杰首席的身份毕业,还闯下了至今无人可破的可怕毕业分数。

  而现在,堂岛银已经是远月系度假酒店产业的总料理长。

  这可是一份惊人的履历,在四十多不到五十的年纪,于众多老前辈、老权威包围之中,却稳稳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成为远月的决策层,位列董事局。

  “你坐——”

  见堂岛银在和风餐厅的铺垫子跪坐下来,薙切仙左卫门才微叹了口气,“银,你真没有预料到,我找你是为了哪件事吗?”

  他豁地睁眼,目光几乎逼视般,投向一桌之隔的,远月中青年辈的杰出代表。

  堂岛银脸上笑容消失:“难道,和那个传言有关?”

  “真的只是传言吗?”

  薙切仙左卫门眼中透着慑人的光芒:“这次他在东京修养太久了,所以整个霓虹美食界都因他,暗潮涌动,流言四起。”

  堂岛银深有同感地说:“对,他的存在,本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那些深夜料理人,黑暗料理界的厨师,并不介意借着那位的威势,把水搅得更浑浊些。”

  深夜料理人,就是活跃于地下、暗面的厨师。

  他们亦正亦邪,崇尚血腥的食戟,即使违背法律、挑战诸国暴力机关,也要追求美味。

  想到了那位貌似被归类为深夜料理人的至强者,堂岛银又无奈,又忌惮。

  “这次,他在东京呆了两个月,放在以往,他和总帅您保持着不需要交流的默契,只是住几天,打扫了老屋,就返回神奈川县的海景豪宅,然后闭门不出。”

  “而且!”

  “他在公众视野消失了六年,前面四年是周游世界证厨艺,后面两年却在霓虹本土就再没挪过身了。”

  堂岛银担忧地看了薙切仙左卫门,见这位老人眼眸悠远,只是静静地望着庭院。

  有一句话他没说,也没讲的必要。

  那位先生,才是让霓虹美食界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源头。

  呵,至于那些杂七杂八的深夜料理人……

  那个传言,几分真,几分假?

  堂岛银脸色一沉,琢磨着地下料理人间越传越广的一则流言:

  魔王的食戟,即将爆发。

  胜出者,才是名副其实的‘料理魔王’!

  堂岛银就怕传言成真啊。

  那位在东京老屋默不作声两个月,其实早就蓄势待发什么的……

  口干舌燥!

  想到这,拿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茶水洒了些出来,堂岛银为了掩饰快要失控的情绪,一口喝干净把茶杯压在了水迹上。

  一名浅紫色头发的少女拉开和风茶寮的门,进屋将一份文件放在了茶桌上,悄悄退到角落跪坐下来

  堂岛银瞥视过去,见“关于隅田川春日美食祭的规划安排事项”这行字,愣了下,拍大腿恍然道:“那位先生修养所在的老屋,就在白河下町,隅田川的右岸,江东区,属于美食祭的会场范围,总帅您是想……”

  薙切仙左卫门表情深沉:“去吧,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好,交给我——”

  堂岛银立刻起身,并对坐在屋子角落的浅紫色头发少女,点了点头,少女便抿嘴跟了上去。

  砰,两人刚走,另一个栗色头发有傲人曲线的少女,气喘吁吁拉开门:“爷爷,绯沙子和堂岛总长去哪?”

  薙切仙左卫门却是闭目养神。

  他这个孙女很不开心地上前:“我很远就听到了,你让堂岛先生去白河下町,而我一直都知道那位厨艺和你比肩的先生,就在下町一间老屋里修养。”

  “别说了绘里奈,我不可能让你去,你的性格,不适合与那位接洽,银和绯沙子足够代表我们薙切家的诚意了。”

  ……

  新户绯沙子坐在驾驶位开车。

  堂岛银在后座,手抵下巴,看着那份美食祭规划书,内心反复揣测和推敲。

  呆会自己该以什么姿态,什么条件向那位先生发去邀请,甚至台词他都想好了,怎么提问,怎么对答。

  所谓‘邀请’,是一张很好的牌。

  如果那位先生对霓虹,对远月,对那个什么‘料理魔王’的头衔,没什么危险又恐怖的想法,那么他对远月低下身段发去的邀请,递出的橄榄枝,应该会欣然接下吧?

  但问题就出在,那位不是正常人,本身就已经站在了规则层面上。

  何况,那位先生对自己被默认归为深夜料理人的事情一直没澄清过,这样藐视法律、崇尚血腥的至强者……

  可怕啊!

  “到了。”驾驶位的少女提醒。

  一片富有江户风情的老街区出现在车窗外。

  这里是清澄白河附近,从江户时期起就一直是繁盛不衰的‘下町’,所谓下町就是指历史悠久的老街区。

  这片在古时候就被划分为‘深川’的区域,现在的巷弄,已经开满了形形色色的店铺和餐厅。

  汽车停在运河畔的停车场里,堂岛银和新户绯沙子下车,一眼扫去,就可以看到甜品屋、茶餐厅和咖啡馆这些招牌。

  “前面就是常磐町。”

  堂岛银带路,走了一百多米,河风徐徐吹来,开阔的隅田川河景呈现在视野之中,而时节恰好,沿岸栽满的樱花树悉数开花,淡淡的粉色樱花瓣已洒满屋顶和道路。

  常磐一丁目,紧挨着河堤的樱花道,一座占地颇大的老房子正开着门。

  屋檐下挂着的灯笼,在轻轻吹拂的春风中摇曳着,堂岛银和新户绯沙子依稀读出灯笼上被日晒雨淋的斑驳字迹,

  “夏氏”、“中华料理”……

  新户绯沙子微微抱紧怀中的文件袋,强忍着紧张说:“堂岛总长,看,门口那好像坐了人。”

  阳光往屋内的店面投下一大块光斑,一个穿日常家居休闲服的男人,就坐在板凳上,第一时间向访客投来了审视的目光。

  旁边,女仆一脸的无奈,正给他手指消炎、上药和包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