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 剑中的孤寂,剑中的哭泣(1)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3208 2005.11.24 16:40

    

  球拍是“贱人彬”帮凌虚空借来的,名不见经传的一个牌子,不过对凌虚空来讲,凑合着可以用就行了,在各项的体育运动中,他最强的便是羽毛球,在初中的时候X市一个从省里退下来的很有名的老教练在看过他打球的时候,一度还推荐他到省队去,只是他本身并不是那么的感兴趣,一来为了奶奶、二来羽毛球不过是他为了有和唐灵更长时间的相处,让她笑地更开心而去学的,如此而已。

  右手习惯地搭在了球拍的手柄上,凌虚空左右地挥了挥拍,尔后左手则搭在球拍的网上,用力地拉了一下――并不是很好的一个球拍,球网的弹性不足,因着拍框材质的原因,整个球拍也偏重了不少,并不是很适合高水平的比赛,偏重的拍框也会更大的消费球员的体力。

  是什么时候学打羽毛球的了?

  凌虚空就那么的拿着这个球拍向着体育馆走去,思绪则不觉间飘飞了开来,什么时候学打羽毛球的了?初一吧?还是初二?应该是初二吧,记得那时班上突然地掀起了一场羽毛球的热潮,也是那时唐灵才开始喜欢羽毛球这一个运动的,那以前的她都是下午一下课便背着书包往家里走去。

  凌虚空面颊之前淡淡的浮起了一丝微笑,相对于唐灵平时的文静,在羽毛球场上的她却有点强悍的让人惊讶,在他们那一级的羽毛球圈子里,她被人称之为“东邪”,是女子四大高手之一,因着她总也改不了的握拍坏习惯,她回球的角度歪斜的让人难以适应,几乎都是压着边界来回球的,是以被人称之为“东邪”,此邪是歪斜之斜的变音;另有一个则是被称为“西毒”的,不管对方回球的高低,一律狂扣狂杀,传闻中某个与她打球的男生的小弟给她击回的羽毛球爆轰地红肿了几天――更寒的是那个男生是与她同队打混双的――自那以后,她便被称为“西毒”,牛人一个!!

  几声并不是那么的顺畅的萧音便在这时传了过来,将凌虚空的回忆打断,此时他已经走到了S大体育馆前的草坪上。S大体育馆是一个多功能的体育馆,里面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场、排球场等一应俱全,为S大的体育比赛提供了很好的比赛场地。在体育馆的外面是一个很大的草坪,平时也有不少的协会会在这一个草坪上举行活动。此时在这一个草坪上看上去是“丝竹林”,也亦即喜欢萧和笛的学生创办的一个协会正在举行着他们的活动。

  此时在这一个草坪上“丝竹林”的协会会员看上去并不少,清一色的拿着一根长萧――《宽恕-灵魂》世界范围内的轰动,再加上次石青璇的“天籁”,在S大里面亦是掀起了一场长萧的热潮,原来会员极少的“丝竹林”一下子便人员暴涨,成为仅次于“篮协”之下的第二大协会。

  边走边听了一阵,凌虚空不如地微微摇了摇头,面前的这些家伙不过是追潮流的俗人而已,简直是糟蹋了长萧这一个乐器。

  萧是一个很有特色的:

  和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笛相比,箫更多是中规中矩的。笛是侠客,箫则是儒生。

  当然这两者并不是截然对立的,例如李白。笛是仙,华彩,飘逸,甚至诡异,直上九天,

  箫则是佛,慈悲,宽容,驻足大地,因为它知道人间的悲苦。

  笛是儿童的,青年的,是幻想和浪漫的,

  而箫更多是中年以上的,老年的,沉稳而平和。

  笛是毫无心计,笛的感情即使含蓄也使一览无遗的,它是自我展放式的。

  而箫可以棉里藏针,带着智慧优游,回旋往复,靠听着自己去解,去味。

  笛是李白,箫是庄周……

  箫――持重而又潇洒,内敛但不压抑

  发抒情感真挚但没有笛子的纹饰和琵琶的雕琢,

  行走胸臆但不像笛子那样奔放,悠扬,声传十里般挥洒,而是低然呜咽,尤适合松间,月下,箫属于林泉,清风;而笛总

  和广袤,宽阔,长空, 奔放联系起来。

  摇头的并不止凌虚空一人,凌虚空前面的一个看上去极为英俊潇洒的男人听着也是摇着头,在他的身旁,则是跟着一个看上去极为的高挑美丽的女孩。

  虽然不是刻意的去偷听别人的话,但这个男人嚣张的声音还是自着耳边传了过来:“俗人就是俗人,也就是这些俗人才会去学这过时的东西。这个世上,也就只有高雅的钢琴才配得上同样高雅的我!”

  “呵呵,你是钢琴王子嘛,当然只有高雅的钢琴才配得上你了。”那一上看上去高挑美丽的女孩没点内涵的轻笑着,嗲着声音道。看上去花枝招展的,听着异常刺耳。

  “垃圾!”凌虚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一旁两个“丝竹林”的会员的对话也传了过来:“那鸟人是谁啊?那么嚣张!”

  “嘘!那家伙叫饶阳,听说钢琴已经过了十级,是钢琴协会的会长来的,好像身后很有势力,在S大没什么人敢惹他的。”

  “靠!钢琴十级有什么了不起的!”先前那人不贫地加顶了一句,不过声音却不由地弱小了下来。

  “钢琴十级?”凌虚空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那一个嚣张男人一眼,倒看不出这样一个嚣张的男人会在钢琴上能精修到如此程度。

  打小看书很多的原因,他也可以说是一个民族主义分子,只是上升不到愤青那一个程度而已。在音乐艺术这一个层面上,他相信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很多古典的乐器绝不会比钢琴、小提琴等什么的西洋乐器差,只是因着宣扬、普及等种种的原因(其实最重要的还是一个认知问题,在现时很多人眼里,外国的才是好的,外国的才是高雅的,失败啊!!),在大众的眼中,却像是落在下乘,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艺术界很大的一个损失。(其实不止在乐器这一个范畴上,中国很多传统的技艺到现在都几乎要失传了,让人痛心!)

  也不知前面的嚣张男人饶阳有没有听到那两个“丝竹林”的会员的对话,看着他也走进了体育馆内,这一时凌虚空才突然地想起,好像他今晚的对手就是叫“饶阳”……

  不是那么巧吧?凌虚空不由地摸了摸鼻子。

  比赛是在晚上八点准时进行,凌虚空这一场不过是十六进八的比赛而已,本以为不会有什么的观众的,但出人意料的,在看台上居然有黑压压的一片人影,80%以上的是女生,在那上面赫然还有一张横幅――“钢琴王子,无所不能”。

  靠!

  凌虚空心底里暗暗地腹诽了一阵,那一个垃圾的嚣张男人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不过他却不知,饶阳外形上英俊潇洒,又弹得一手好琴,再加上年少多金,无论哪一项都是女孩子们梦中的白马王子,也怨不得凌虚空看着要腹诽几下――估莫着知道他的S大男生没几个不腹诽几下的。

  羽毛球是中国的强项之一,就像是乒乓球一样,民间的普及很广,藏龙卧虎之辈也甚多,就是很多老人家也很厉害,他们虽然体力上跟不上了,但他们的球感极好,放一些小球或是打一些角度落点极佳,很是让人难以对付。

  “垃圾的嚣张男人”饶阳这时打量了凌虚空一眼便转过头去与跟着他来的那一个“没内涵”的女孩谈笑了,对凌虚空一副不屑认识的样子。如果不去了解,凌虚空倒不是很引人注意的角色,普通的身材,比普通稍微好一点的样貌,这时穿着的也是很普通的球衣――篮球服来的,他并没特意去买一套羽毛球服来。

  坐在观众席上的那一众的女生还有那一些摆明是来看PLMM的男生这时倒是有人认出凌虚空来了,对于这一个被称为“风之子”的篮球小子,FANS群出乎意料的广。

  小声的议论这时渐渐在观众席上响了起来,凌虚空在篮球上的实力这时几乎已经得到了S大篮坛的一致肯定,只是没想到这一个在篮球场上呼风唤雨的家伙,现在居然突然地出现在了羽毛球赛场上。

  观众席上的议论渐渐地也传到了“垃圾的嚣张男人”耳里,不过向来很是臭屁的他只是很臭屁地再看了凌虚空一眼,面容之间泛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臭屁的家伙!垃圾!烂人!

  凌虚空看着“垃圾的嚣张男人”那丝冷笑好生不爽,心里不自禁地再次狠狠地腹诽了他一阵,一丝坏坏的笑容在这一时亦自着他的嘴角之间轻轻地掠了起来。

  要玩是吧?

  好,我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