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 石之轩的追杀(1)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2470 2005.11.30 16:10

    

  凌虚空挣扎着张开了眼睛,出人意料的是眼前出现的居然是宿舍里熟悉的天花板……!!

  浪翻云,李寻欢呢?!

  昨夜的一切只是错觉……?……幻觉?!

  凌虚空狠狠地拧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肌肉,好痛!凌虚空急急地挣扎着爬了起来,但入眼的那一刹,自己书桌上那一张被自己的泪水沾染的斑斑点点的白纸那么分明的出现在那里……

  无言的苦涩笑意不由地升了上来,本待爬起的身体一下子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又砰然地倒了下去,如果这一切都是错觉,都是幻觉……凌虚空闭上眼睛,头微微地抽搐着,他不想哭,但眼泪还是那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右手自然地伸了上来,把自己的眼睛彻底地掩住,但也就在那一瞬,隐隐的一缕熟悉的幽香传进了鼻间,凌虚空刹一时地一愣,师妃媗?!昨晚在那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师妃媗把自己送回来的?那醉眼迷朦间的自己看到的、感觉到的是否是事实?浪翻云与李寻欢在月下而斗?如果是,浪翻云的覆雨剑有没有让小李飞刀破例虚发――感觉中,浪翻云是比李寻欢一生的敌人郭嵩阳层次要更高的人――

  自右手上传来的那一点淡淡的幽香再次的传入了凌虚空的鼻间,突然地他发现一直以来他都忽视了师妃媗的存在,这一个“疯子女暴君”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她在自己身边的出现也绝对的不会是一个偶然。

  心念一点灵光刹一时的一闪,凌虚空不知为何的想到了他那一叠奇异的画,虽然是因着绾绾的出现,但那一叠奇异的画才是他与师妃媗最大交集的开始。宿醉后头脑之间的一阵刺痛这时也作用了起来,不过在这一时凌虚空并没有去理得它,挣扎着从床上爬下来。

  画,依然还是厚厚的一叠,但在细数之下,凌虚空却清楚地知道那里面已经消失了两张――一张是亦正亦邪的绝代天骄“东邪”黄药师,一张是魔名盖天的不世魔尊“不死邪神”石之轩!

  师妃媗拿走了?

  清楚地数到那一叠的画真的是少了两张后,凌虚空不由地又愣了下来,一种不祥的预感隐隐的就泛了上来,“东邪”黄药师或许好说,他性格虽然古怪,但还算是一个隐者式的人物,但“不死邪神”石之轩就任谁都不敢说了,这一个只言片语间让一整个大隋王朝千里江山冰封瓦解的魔王……!

  凌虚空并没有想到那两张画是被自己同一个宿舍的人拿去的,并在百转千折间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种种,他的那一点不祥预感已然可算是真正地正在上演。

  其实凌虚空是有点想去找师妃媗来问一下的,但却没有那样的一个勇气,他与她之间存在着太多复杂而又难明的东西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问她,搞不好惹出她“疯子女暴君”的手段,那自个儿可就是连渣都没得剩了-_-!!

  宿醉后头脑之间的那一阵刺痛再一次的泛了起来,凌虚空这时也不想再去多想,要出事就让他去出事吧,反正天塌下来,应该还不用自己去顶着。上chuang的一刹,突然地想起这两天没有打电话回去给奶奶,她应该很担心了吧?赶不忙地又走下去,赶紧打了个电话回去,边抑制着眼角间的眼泪,边听着奶奶唠叨了好一阵才收了线――现在唐灵已去,那么奶奶就是他所有最底线的一切一切!!

  再一觉醒来已经是日暮西斜的时分,心底阵阵的刺痛依然还在,身体的阵阵肚痛也不由地泛了上来,不觉间,他已经两三天都没有怎么吃过东西了,纵是他这一时的身体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禁受下来。

  从浪翻云和李寻欢那里有没有感知到什么凌虚空这一时还并不清楚,但有点他知道的是,昨晚之后,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酒鬼,那便是他――凌虚空!

  或许从浪翻云两人感知到的一点便是这个吧?凌虚空拿着一瓶啤酒边喝着边自嘲地想着,有酒天下休,忽然的他有点理解了浪翻云这一句间的意义。

  一瓶,两瓶,三瓶……

  凌虚空的双眼再一次的迷朦起来,有酒天下休,哈哈,有酒天下休……

  “唐灵……唐灵……”踉跄地走在路上的他自己也不知自己在呢喃着什么,只是本能地呼喊着一个名字。

  酒,有些时候或者真的是一个好东西,至少可以让你忘记了很多很多……痛楚!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一醉解千愁

  有酒天下亦可休,哈哈,哈哈……

  放浪形骸的凌虚空并不知道,在他的背后,远远的一个曼妙的身影其实一直地跟随着,一直。不过就算是知道,那又能怎么样?在他而言,那可是“疯子女暴君”――师妃媗……!

  步伐踉跄间,凌虚空不知不觉地又走到了昨晚那个小湖的旁边,天上明月还是依然,只是那片彩云呢?凌虚空抬起头有点痴痴地看着天空,也不知他是在想些什么。

  虽然这个小湖间算得上是一个情侣拍拖的好地方,但此时天已入冬,这小湖边上除去寒风肆虐,那点浪漫情调却也不再有,这时会来这的,或者便只有凌虚空了。不过那当然,那只是一个“或者”而已,至少在现在,一个高大的青年正负手走向了这里――很奇怪的感觉,明月的光芒虽然是照射在了他的身上,但他却依然像是嵌在了黑暗之中一般,很难让人感觉有那样的一个人正向着凌虚空走过去――莫说是凌虚空,就算是紧跟在他的身后的师妃媗一样的感觉不到有那么的一个人已经在这一时已经走到了凌虚空的近前,他的人与整个暗夜极尽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暗夜是他,他代表的也是暗夜!

  “唐灵,死了吧?”一个轻柔的,其实很有磁性很完美的声音直接地自凌虚空耳间响了起来,那一个高大的青年负手而立,恰好地站在了凌虚空身前50CM处,高大的身影把凌虚空所有的视线完全地遮了过去。抬着头的凌虚空,在这一刻只是看到了这高大的青年背掩在明月之下,嘴角之间那那么的邪魅的笑容!

  “你是谁?”凌虚空刹一时的悸动了,一种无以形容的颤栗就那么的充斥了他的身体!

  “唐灵,死了吧?”依然轻柔,依然很有磁性很完美的声音再次地在凌虚空的耳边响了起来,这个身形高大的青年嘴角之间的那邪魅的笑容似乎更加的灿烂了。

  凌虚空死死地控制着自己那颤栗的身体,很没解释的,已经消失的“不死邪神”石之轩的那张画便在他的脑海之中泛了上来,一个近乎是呻吟的声音自着他颤抖的牙关之间透了出来:“石……之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