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 浪翻云和李寻欢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2592 2005.11.30 11:04

    38

  湖面上反射着月光而泛起的光芒轻微地刺在了凌虚空的眼睛之上,连着两天几乎都没有睡的他眼睛终是感到一丝的刺痛,忍不住地便张合了几下,这一时的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傍着S大后山的小湖边上,夜色已然极晚,四下不见一人。这里说是小湖,但其实面积也不小,从他这时的这一个角度看去的话,也有一点的浩渺的感觉。

  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终是忆起了一点什么,但忆起的这一点什么,却让他的眼泪直接地流了下来,淌在了那一张空白的纸上,斑斑点点的触目惊心。

  “呜……”凌虚空头低垂下来,深深地埋在双膝之间,再不能掩饰任何的一点,放声地痛哭而出,阵阵的悲鸣在青山与湖水之间回荡,让听者不禁地黯然神伤。

  好久,好久,好久……

  当凌虚空声音已经哭的嘶哑,当凌虚空眼泪已经流干的时候,他终于默默地拿起了手中的那一只笔,他从来没有那么地渴望要画一幅画,他要画下唐灵那一颦一笑,他要画下唐灵那一言一止,他要画下唐灵那所有的一切一切……

  强大的灵力第一次如此集中地在凌虚空的身上泛了起来,它依然是像师妃媗第一看到的时候那么的分散,但那一份凝练的程度却再不是之前可以比拟的,唐灵的死亡,刺激起了他身体里面所有的一切一切!

  唐灵所有的一切纷纷繁繁的在凌虚空脑海之间划过,嘟嘴时的娇嗔、微笑时的可爱酒窝、哭泣时的怜爱、打球时身形跳动的曼妙……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画面都吸引着凌虚空所有的心神,周身遍布的灵力越发的凝练,但握笔的手却久久的不能落下,他痛苦地发现他根本不能落笔,唐灵根本不能入画,唐灵就是唐灵,再没有其他……

  强大的灵力最终一泻而去,那一张空白的纸依然空白,依然的空白!!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一个低沉却又充满着磁性的声音便在这时传了过来,凌虚空其实不用抬头便已经猜的到这时出现在这里的会是谁,会诵这一句的,只会是那一人――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的绝代宗师:翻云覆雨剑浪翻云!

  “纪惜惜当年死的时候,你是怎么渡过的?”凌虚空抬起头来,看着这一个以剑上追天道的宗师。诚如书上所言,除了身形上高大,浪翻云在外貌上甚至是可以用丑陋来形容。不过让凌虚空突然地吃了一惊的是在他的一旁同时地还出现了另外的一人,只是看到的那一刹,他就想起了在古龙书上的那一段话:

  他叹了囗气,自角落中摸出了个酒瓶,他大囗的喝着酒时,也大声地咳嗽起来,不停的咳嗽使得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就仿佛地狱中的火焰,正在焚烧着他的肉体与灵魂。

  酒瓶空了,他就拿起把小刀,开始雕刻一个人像,刀锋薄而锋锐,他的手指修长而有力。

  这是个女人的人像,在他纯熟的手法下,这人像的轮廓和线条看来是那么柔和而优美,看来就象是活的。

  他不但给了她动人的线条,也给了她生命和灵魂,只因他的生命和灵魂已悄悄地自刀锋下溜走。

  这是李寻欢!

  小李飞刀李寻欢!

  突然出现的两个绝代人物让凌虚空一下子之间有些的懵了,他没想到这一时这一刻会出现他们,更没想到的是一下子居然出现了两个!不过转念之间,凌虚空苦涩地笑了一下,虽然彼此的经历不同,但或许在某一刻,这里的三人的心境都是那么的相似!

  凌虚空心底深处的某一点深深的慨叹了一下,曾经在他初见自己这一个“小说人物想像力实体化”的疯狂幻想没想到那么快就显现了一点端倪,自己的能力应该是提高了吧?唐灵已死的事实暂时地被面前“翻云覆雨剑”浪翻云和“小李飞刀”李寻欢的出现压了下去,那之间隐隐的有一点自豪,因为这一个世上,或许只有他一个人才可以让这两个人出现在一起。

  李寻欢重重地咳嗽了几声,面容依然是带着那一点病态的嫣红,手中本是握着的那一个木雕不知何时地换成了一瓶酒,手一挥,那一瓶酒便出现在了凌虚空的身前――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虽非是他震惊天下的“小李飞刀”,但这一瓶酒“送”的绝对的够准确。

  “喝!”李寻欢淡淡地说了一句,眼眉之间带着一点或许只有他才懂得的悲怜。

  “呵呵,有酒天下休,这位兄弟,有没有我的一份啊?”浪翻云爽朗的笑了一声,看了李寻欢一眼也就那么地坐在了凌虚空的身旁,似乎要是李寻欢说没有的话他就要抢下凌虚空此时手中的那酒来痛饮一番。

  “好,有酒天下休!”李寻欢苍白的面颊间微微地透出了一分笑意,手再次地轻轻一弹,另一瓶亦然就出现在了浪翻云的手上,自己亦淡淡地走到了凌虚空的身旁,也就那么地坐了下来。

  浪翻云有点意外地看了一眼近乎是凭空地出现在自己的手上酒瓶,看着李寻欢不由地再次笑了一下:“大道果然无形,庞师之外,没想到还有兄弟你这般高手!好好好!”

  “老兄你过誉了,在下雕虫小技而已。”李寻欢淡淡地笑了一下,两人都是爱交结天下好友的人物,虽是刹然的相见,但彼此的印象观感都极好,围坐在一起亦是那么的自然。

  “呵呵。”浪翻云听着不由地轻弹了一下手中那长剑,不过看着凌虚空那样子,又不由地苦笑了一下,手中酒瓶一伸,向着凌虚空道:“来,小兄弟,咱们不说,喝酒,一醉去解千愁!!”没什么好安慰的,越安慰不过越心痛……

  李寻欢也将着手中的酒瓶伸了出来,与浪翻云碰了一下。凌虚空心情复杂地亦将手中的酒瓶伸了出来――和浪翻云与李寻欢哈酒?说出去应该也没人信吧……!

  酒是烈酒,人是豪杰

  浪翻云与李寻欢同样地落魄,嗜酒,可是浪翻云没有情义的羁绊,活得比较的潇洒自在。他与李寻欢最大的共通点便是:难得一身的好本领,可惜情关都是始终闯不过。

  凌虚空只是保持了开始时的一点清醒,开始时的那一阵激动,很快地便沉醉在酒的无边威力之下:何以解愁,唯有杜康!

  一醉必竟可解千愁!

  醉眼迷朦间,似乎看到了那仿若流星追月一般的剑花,似乎感觉到了辗瞬而逝的银光一点,那是浪翻云的剑?那是李寻欢的“飞刀”?

  凌虚空很想张开着眼睛来看下,但沉重的眼皮却重重地压了下来。

  当时明月依然,月下两人轩昂而立,虽非月满拦江之夜,但那却是一剑上追天道的浪翻云,那却是“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小李探花李寻欢!

  谁胜?

  谁负?

  ……

  PS:与唐灵之间的情感结束了,虽然好些朋友可能不喜欢,但我需要过渡,那是后面各种矛盾的始点。精彩将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