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 眼中的世界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2656 2005.11.21 09:47

    25眼中的世界

  凌虚空、唐灵和王苑姐还没有从西藏回来,两样东西便通过杂志和网络两种方式红遍了整个中国,一个是王苑姐所写的游记,里面配备着的则是王苑姐在这一个旅程上所拍下来的相片,王苑姐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温柔,让本来显得是那么的神秘、粗伉的西藏凭添了一分人性化的色彩,不过最哄动性的则是王苑姐在布达拉宫里面所拍下的的画面,王苑姐在那时虽然隐约的估计到了这一组照片所可能产生的哄动性效应,但还是远远的将之低估了,转世活佛――这一个名词对整个中国绝大部分的人来讲都是神秘而又让人有着无限想象的,那是一个灵魂的特殊传承方式,那是一个层面上的长生不老!

  贡仓活佛的形象除去藏地的少数人物见过,第一次地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而在王苑姐的照片中,附带的则是一大串在布达拉宫乃至整个藏地赫赫有名的人物,特别是为首的那几个老喇嘛,传说中都是已经在一百五十上下,一心只在布达拉宫里面潜修,已然几十年没有面世,虽然没有晋身到活佛的级别,但在藏地亦然是活佛那一个级别的人物!王苑姐所抓拍出来的相片,虽然不多,但每一张都堪称经典,特别是贡仓活佛和那几个老喇嘛,纵然只是在相片之中,但那一种超凡脱俗的风范,那一种俗辈永远难以企及的睿智跃然而出,佛光涣然,让人不由地俯首膜拜,再加上王苑姐以她的妙笔所书写的相连系的游记,让人在视觉上和心灵上都受到了一个震憾,王苑姐把这些寄送到中国最大的一家杂志社后,选辑出来的第一本便卖到洛阳纸贵,封面上的贡仓活佛集小孩子孩儿肥的可爱和眼神之间转世传承下来的智慧一体,远不是蜡笔小新那一个没有内含的变态小子可以比拟的,上到八十老人,下至八岁稚儿一并通杀。被某些人扫描下来传到网上后,更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高居相片类点击的第一位,把那些女明星们所谓的性感照片压的差点见不得人!

  此时的王苑姐或许尚不知道,她的笔名“会笑的燕子”已经红的几近发紫!

  另一个红火起来的东西便是凌虚空那天用那根长萧所吹奏出来的曲子,那天不单是唐灵把它录了下来,一些在西藏旅游的游客也同样的把它录了下来,而在那其中便有一个音乐发烧友,他所携带的一个顶级录音器近乎是完美的把凌虚空的这曲录了下来,虽然因为反应的原因失去了开始时的那一小部分,但剩下的那些已经足够了!

  这首被这人命名为“宽恕-灵魂”的萧曲在被他放上网上后,第一个晚上便突破了3万的下载,那一个传载发展的速度疯狂的让人难以接受,在短短的几天内便传遍了整个亚洲地区,而且有着很强的向着欧美扩展的趋势!

  中国的网友的想像力永远是惊人的,两个几乎是在前后几天内红火起来的事物很快的便被人联系了起来,一个顶级的闪客以王苑姐所抓拍出来的相片为画面背景,穿插着其它一些跳闪着艺术色彩的画面和王苑姐游记中的一些优美字句,再以着“宽恕-灵魂”为音乐背景,两者完美结合,在短短的几天内再一次掀起了一场疯狂的下载狂潮。

  不过事情远远没完,中央电视台艺术频道将这一个FLASH的播放彻底地哄动了整个中国,乃至于整个世界,两者相关的各种报导,亚洲和欧美等一些顶尖闪客和艺术家的同类制作,将“宽恕-灵魂”推向了一个最高峰,那一个震憾的程度让把这首萧曲传到网络的那人烦扰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很快的便有人找出了第一将这首曲子传到网络的他,接踵而来记者群差点便把他的家门踏破,不过这人还算有头脑,并不敢冒认自己便是作者,必竟一演奏的话什么底子都将露出来,如此便是带来了一个世界范围内的迷题:

  《宽恕-灵魂》的演奏者是谁……?

  背负着全世界不知多少亿人的疑问的凌虚空此时便坐在回程的火车上,因着王苑姐游记和《宽恕-灵魂》突然掀起的一个西藏旅游狂潮让他们回程的火车票难买到了极点,卧铺是不用想的了,就是此时的软座票已经是费了凌虚空九牛二虎之力。

  从那个洞穴之中出来后,凌虚空便没再见到贡仓活佛,虽然他一度向着那些喇嘛们请求见上一面,但活佛已经闭关,留言半年后再见的一句就让他失望而归,满肚子的疑问只能又窝了回去,半年后?难道那时还要他再来这里一次?

  有了在布达拉宫的际遇,后面的行程有些的变得失去了蕴味,而且开始涌过来的西藏游客让藏地一时的显得有些拥挤,也让他们三人稍微提前结束了旅程。种种的疑问在这期间不时地在凌虚空的脑海之中升起,从绾绾出现的那一刹开始,他的身边越来的越复杂了,而到现在,似乎连他的身分来历都成为一个极大的迷题,空虚是谁?如果小达布拉是前世的活佛,那空虚是前世的他?那把长萧代表的又是什么?还有还有,自己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凌虚空越想便是越多,大脑都有点不堪重负的感觉!

  时间已然是很晚,虽然在火车上的人很多,但到现在都安静了下来,或许没有地位躺下来睡觉,但旅途的疲累还是让大家都尽可能的闭上眼睛,争取那一点半点的休息时间。

  凌虚空伸着懒腰,左右摇晃了一下头,眼睛却借机地左右扫视了一眼,王苑姐已经背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唐灵也趴在那放东西的小桌子上睡着了,凌虚空放心的将着头偏转过来,一眨不眨的看着唐灵的面颊,这个爱情方面的处男纵然是在这样相约着远游的情况下依然不敢挑破那之间的一层纸。

  火车厢里的气温并不高,虽然没有外面的气温那样冷,但或许是车厢里的一种对流,感觉上总是冷唆唆的,睡梦中的唐灵下意识般地缩了下身体,她的身子骨向来不是非常的好,习惯了南方的天气气候的她,对此其实是很难接受的。

  凌虚空小心地将穿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轻轻地、轻轻地披在了唐灵的身上,近前之时自着唐灵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让他不由地低下头深吸了一口,在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此时他的脸离唐灵不过才区区十几CM而已。

  唐灵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身体微微地晃动了一下,吓的凌虚空做贼一般地将脑袋缩了回来,将它微倚在椅背上,眼睛却斜着看了唐灵一眼,呼,还好,唐灵并没有醒来。

  有了这一个惊吓,凌虚空一时的也没有再去注意唐灵,心中的疑问不由地又升了上来,师妃媗的靓影莫名地浮现在了眼前,那一天,那辗转百世千世,生死交缠、恩怨交加的凝望,那是深情,还是深怨的对视……

  隐隐的泪水不由地泛了起来,凌虚空两眼复杂难明的跳动着,眼中的世界唯一呈现的是百世千世不断交缠的师妃媗,再没有其他……

  唐灵的面颊渐渐的灰败下来,凌虚空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唐灵正定定地盯视着他,眼中的世界出现的却是那一天,那一刻凌虚空与师妃媗的凝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