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能力初解(2)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2216 2005.08.04 20:50

    “是啊。”凌虚空不无得意地应声而道,漫画书他看的同样不少,不过就对比而言,他还是有信心他的这些画不会比任何一些漫画家画得差。

  师妃媗秀目自那些画上转移了开来,首次正眼地看着凌虚空,赋予生命,天,别说这个臭小子的能力是“赋予生命”?!

  简单地来讲,这一个世间有不少的人具备着特殊的能力,虽然能力强弱不等,而且半数以上都是天生具备的。但在中国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几千年的传承却有一些功诀法门可以让资质好一些的人修练出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来,就比如师妃媗她自己,她天生的特殊能力是操控水和火,在后天上又还修练有师门的功法,虽然年纪不大,但一身的修为在世界范围来排都足以在年轻一辈中挤进前十之内。以她在特殊能力世界的见识不可谓不广,但如若凌虚空同样是一个特殊能力者,而且他的能力还真的便是画中这般“赋予生命”的话,那凌虚空的可能的成就就远不是简单地可以形容想像出来了。

  想及昨晚出现的那一个极尽妖魅艳丽的白衣赤足女孩,师妃媗就不由地心底里微微呻吟了一声,就以昨晚那女孩表现出来的能力,就算她自己倾尽所能她自问顶多也就是打成平手,而那女孩却很可能很可能只是凌虚空第一个生命赋予出来的“生灵”而已,看凌虚空如此一叠的画中,威猛豪勇的英侠之辈比比皆是,那白衣赤足的女孩对比下不过是一个纤弱的存在而已,如若……师妃媗心底里再次地呻吟了一声,如若的可能她已经不怎么敢再想像下去了。

  凌虚空这时倒不知师妃媗想的是些啥东东,给她那么的正眼一看,因着隐瞒下来的“墨灵”的事不由地让他弱小的心灵暗暗地打着小九九,这一个疯子女暴君不是又准备着发疯了吧……?点点的冷汗不禁地自凌虚空额角之间流了下来。

  “怎么样?”凌虚空有点惴惴不安地向着师妃媗问了一句,说着,连他自己也听得出自己语气里的心虚。

  师妃媗秀目再次地瞟了他一眼,终是将着心底里的那一种震憾压了下来,低下头来在凌虚空那一叠画中仔细地挑选了一下,既然昨天那一个“妖女”是来自于这个臭小子的能力,今天她可不想再次地碰上一次――对于昨晚那一个“妖女”,她有种她也说不清楚的异样情绪。

  一张一张的画便在她的纤手下慢慢地掀过,精灵古怪的黄蓉、横剑啸天的跋锋寒、风liu倜傥的楚香帅……师妃媗自己在艺术方面的造诣也并不差,但看着面前这些简直就是具有着“生命力”的画,心底再怎么地不情愿都好,还是不禁地再一次感叹了一下,这个臭小子,在这一方面确实不是盖的!

  师妃媗静静地翻着这些画,气氛在这一时间显得安逸无比,师妃媗仿若能改造环境一般的天地灵气在这时尽显无余,在凌虚空的这一个角度虽然看不清楚师妃媗的容颜,但她随着窗边吹来的风微微地掠起的秀发,却像是充满着魔力一般,吸引着凌虚空全部的注意力,而那秀发吹拂掠动起的弧度,与她完美的身形似乎正彼此地响应着,份外地强调了她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虽然同样的很不想承认,但凌虚空心底里还是不由地感到了一阵阵的惊艳,这个疯子女暴君,在她没疯的时候,真的、确实、绝对是美女中的美女……!

  “就……这张吧。”好半响师妃媗才抬起头来道。

  凌虚空心虚地将着视线从她的身上偏离开去,慢慢走到师妃媗的旁边,这让他倒也是没有注意到师妃媗语气间的一点异样。

  师妃媗选是从凌虚空归类好的《古龙系列》中的一张画,触眼的那一刹,第一个感觉便是一把剑,锋芒虽然不露,但却让人无法逼视的剑!第二个感觉,不其实也应该归到第一个感觉,这两个感觉都是同一个时间里给人发自最心底里的触动――那是一种绝世孤高的寂寞,让人不觉的泛起一点心底凉凉的痛!

  西门吹雪?!

  “他是剑中的神剑,人中的剑神。”

  “他的人与剑已溶为了一体,他的人就是他的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古龙笔下最绝代的剑神,最绝对的神剑!

  “西门吹雪?”凌虚空不由地微微轻呓了一声,但估莫着师妃媗选的应该会是徐子陵的,没想到却是这一个绝代的剑神,不过这个师妃媗必竟不是那一个师妃媗,对帅哥的目光选择问题嘛,出点偏差也不是什么。

  凌虚空双眼在微微吃惊间侧着来看了师妃媗一下,这一看,倒是看到了师妃媗看着西门吹雪这张画时目光间的的异样,在她注意到凌虚空看过来后,很有点心虚的抬起头来,本来灵秀的面颊罕有地透出了一丝红晕,虽然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落在了凌虚空的眼里。

  不是吧……?

  凌虚空心里偷偷地笑了一下,师妃媗与西门吹雪?虽然只是名字间的一个搭配,但落在凌虚空这一个敢夸称看遍所有武侠和玄幻小说的家伙心底里,无法掩饰的笑意却不由地自着了的嘴角间掠了起来――师妃媗与西门吹雪?徐兄啊徐兄,曾经让你颠倒痴迷的“精神之恋”看来那一个结果可是要……

  “你笑什么?!”师妃媗冷冷的声音在凌虚空想象的最高潮时自着他的耳内直接地爆了起来,有若是雷鸣一般的声音立时刺激得凌虚空把所有的一切一切收了回来。

  “没!嘴渴微微抽筋而已!”情急间的凌虚空急急地拉了个不知是啥跟啥的理由出来,不过幸好师妃媗这时也是有点心有所思,暂时地倒是没有发泻到他的头上,这让凌虚空额角之间急促冒汗的同时心里还是深深地呼了口气。

  凌虚空这时哪里还有半点的待慢,昨天晚上尝试了一个晚上的流程再次地一模一样的重搬上来,心神完全地注意在西门吹雪这张画上……

  PS:大家多多投票支持一下吧!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