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西门吹雪的剑和绾绾的步

召唤系列之玄幻王朝 梦弈天 2227 2005.08.06 09:22

    左边五个淡蓝的水球,右边四团赤红的焰火蓦然地闪了出来,轻轻地、玄奥地飞舞在师妃媗的身旁,彼此交映而辉闪出的光华印得师妃媗俏脸刹时地亮了一下,那种绽放而出的圣洁光辉让人决然不敢升起任何的一点轻视和冒渎之意。

  操控于师妃媗的水球和火球只是刹时地、那么虚幻地在她的身前进退了几下,她虽然是受制在西门吹雪惊人一剑下,根本不能闪避挪移,但这些水球和火球仿若却是代表了她整一个人,用着最玄奥的手法,竟像是在她的身前布下了一个最森严的剑阵,防御着西门吹雪的进攻。

  西门吹雪冷冽的双眼再次地激亮了一下,他与师妃媗并没有仇怨,但他的心却献给了剑,他绝不在乎寂寞,他对剑的追求,让寂寞在他而言失去了应有的刺骨。“朝闻道,夕死可矣!”,而剑,便是西门吹雪的“道”。师妃媗的身上,让他看到了另一种有别于他概念中的“道”,因而他发起了进攻,剑神的进攻!

  师妃媗的防守毫无疑问的是绝对森严的,这一式的防守已经是她师门四大守招之一“九极归一”,她有自信就是她的师尊亲自来攻,一时间也绝对奈她不何――西门吹雪并没有偷袭,他也不屑于去偷袭,进攻前的那刹,他的精气神已经告诉了师妃媗他的进攻。

  只是师妃媗还是错了,身临战局的她还不由凌虚空体会的那么的分明,因而她并不知道对于西门吹雪来讲――

  他的人与剑已溶为了一体,他的人就是他的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最强的剑神,最强的剑!

  任何存在着剑意的存在,在西门吹雪而言,在这一个绝代的剑神而言,就(更)是他的剑!

  防卫在师妃媗的身旁的水火球刹时地“叛乱”,除去同是惊才羡世的“天外飞仙”叶孤城,谁人可在他的面前言剑?

  西门吹雪的双眼不由地暗淡了下来,一丝的失望及一丝的明悟同时地自他眼角之间掠起,“九极归一”在师妃媗的手上,还发挥不出它本应存在的最高境界,但必竟地还是为西门吹雪的“道”添上了一笔。

  师妃媗已经败了,败的是那么的彻底……

  西门吹雪剑锋微微地一转,所有的“剑”刹时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对峙而站的他与师妃媗默然而立。微风自窗口轻轻地吹拂了进来,两人的衣袂须发都默默地飘飞了一下,男的是那么的潇洒飘逸,女的亦是如此的淡雅如仙,只是却又都那么的不可让人靠近!

  西门吹雪的身形就在这时慢慢地消逝了过去,毫无征兆地消逝了过去,留下的,却是让人永远不法正视的“剑”,绝代的剑神,绝对的神剑!

  一丝苦涩的笑意自师妃媗的面容之间无奈地泛了起来,完败!短短不过那么的一秒两秒的时间里,她――师妃媗――号称师门千百年来最罕见的天才的她居然惨遭了一场完败!

  抬眼看了一下刚才西门吹雪身形所在的地方,师妃媗眼神间透出一线复杂难明的神色,身体却有若是青烟消散一般,缓缓地消失在了原地。

  凌虚空亦呆呆地站在了原地,刚才的那一场对战给他的震憾是绝对的,此时他的眼神间似乎依然还残留着西门吹雪那惊天的一剑,恍惚恍惚地,只看到凌虚空身体微微地动了一动,两指为剑在半空间挥划了一下,不可思议的一幕刹时地出现,虽然没有西门吹雪那一剑的绝对威慑,但凌虚空只不过空架子的这以指为剑的一式,所经过的每一个路线却是与刚才西门吹雪的一剑完完全全的吻合,而在他的脚下,所踩的却是昨晚绾绾闪避师妃媗进攻的那玄奥一步,剑步之间完美融合,看不出任何的一点破绽!

  如果师妃媗还是在场,此时的一切可能会让她心神间再度地受到重重的打击,西门吹雪的“剑神一剑”居然如此容易的就学会?!

  处于恍惚状态的凌虚空并不知道刚才短短几步和手指挥划间代表的意义,自己却是忍不住地呐喊了一声:“酷啊!!”

  他的这声酷当然指的是西门吹雪(我想七八十年代的看着古龙、金庸的小说过来的人,心里对西门吹雪都会有一个很不错的印象,同样的,我也是!),画中看西门吹雪和真实地看到西门吹雪,就像是在电影中看那些巨星和现实中看到那些巨星一样,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感觉,况且刚才又还加上了西门吹雪那一剑,简直可以颠覆正常认知的一剑!

  ……

  相对于此时凌虚空近乎是疯狂的呐喊,师妃媗此时就苦涩的多了。

  “怎么了?媗儿。”一把慈祥温和的女声在师妃媗耳边轻轻地响了起来,虽然没有刻意地去加强些什么,但却让人听的很舒服,让人不觉得将心情平复过来。

  “我败了……完败……”师妃媗微微苦涩地笑了一下,玉容却出奇地坚毅。

  “那个能力初觉醒的人有那么的强?”那把声音再次地响了起来,不过却可从她的声音中听到一种惊异。师妃媗的能力她知晓的清清楚楚,一个能力才初觉醒的人,虽然那能力的波动是有些的奇怪,但有可能完败她?!

  “不……也是。”师妃媗先应了一句,但思忖了一下,又再补了一句。击败她的是西门吹雪,但西门吹雪却是凌虚空的能力“生命赋予”出来的人,间接的,她也是败在了凌虚空的手上。

  “怎么回事?”与师妃媗对话的那人显然听不是很清楚师妃媗说的意思。

  师妃媗秀目轻轻地闭了起来,西门吹雪的身影再次地在她的心底泛起,他那绝世孤高的寂寞,还有那一剑,不能避、不能闪、不能移、不能动的一剑!

  师妃媗心底里低低地叹了一声,平静地将着与凌虚空相处的一切述说了出来……

  PS: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投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