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二杀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462 2019.10.11 09:03

  陆柏和岳不群、封不平等人面面相觑,眼见这六个怪人去得如此快速,再也追赶不上,各人瞧着满地鲜血和成不忧分成四块的肢体,又是惊惧,又是惭愧。

  梁发心中暗叹:“成不忧本无力伤到令狐冲,只可惜令狐冲以为成不忧不会不顾及脸面,以致被暗算。华山剑宗之人,可不能留了,需得今日斩之。”

  封不平眼都红了,对成不忧之死既是伤心,又是愤怒。从不弃正在心中不定之际,就见得一个身材修长健壮的年轻书生走到了厅中,对着岳不群、陆柏一拱手:“师傅,师叔,成不忧号称高手,论剑术却不是大师兄三招之敌,更是卑鄙无耻,暗算大师兄。这位从不弃师傅弟子想要称量一下,看他是否也如这位四分先生一样不堪一击。”

  岳不群知道这个弟子素来稳重,不是乱来之人。梁发见得岳不群未及时制止,抽出长剑,指着从不弃道:“从师傅,看你能接我几招?”

  从不弃一时气得手脚冰凉,一抽长剑,剑挂风声,向着梁发当胸刺去。梁发见丛不弃剑已过半途,移形、挺剑,已是从其破绽中长剑直刺,瞬息之间已是连出十几剑,丛不弃长剑狂舞,连挡十四五下,就见二人手中剑叮当响了十数声,瞬间一分,呛啷一声,长剑坠地,丛不弃已是喉中嗬嗬有声,双手捂喉的倒在了地上。众人只见得丛不弃喉管处鲜血喷出,还不停着的冒着气泡,原来已被一剑刺穿咽喉,又封了腿部穴道,让其无法站立反击。

  陆柏、泰山道人、封不平三人浑身一冷,三人瞧得清楚,梁发速度极快,出其不意,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丛不弃中计被杀。

  岳不群心中一喜:“剑宗三人每个人的武艺虽弱于自己,可都是不弱于宁中则。现在又被梁发用计杀了一个,剑宗无能为也。”

  封不平那里还忍得住,大喝一声:“小贼受死”,挥剑向着梁发攻来。宁中则怒斥一声,飞身上前挥剑迎上。

  梁发边闪边叫道:“无信无耻的判逆,岂能再让你生离此地,今日当除此祸根。”

  岳不群听得梁发此言,心中已是明白:“梁发是说‘现在正是彻底铲除华山内患之时’。”

  封不平虽然武艺高强,可宁中则武艺不弱他多少,梁发速度又是远胜于他,宁中则为破田伯光的快刀,专门研究过应对之法。此时和梁发二人联手,好似练了多年相似。

  陆柏见得宁中则、梁发配合双斗封不平,上来就压得封不平只有招架之功。眼看封不平就要被杀。正想有所动作。忽觉岳不群处一股强横之极的内力涌来,急忙运劲相抗。只觉得岳不群内劲如泰山压顶,座下椅子已是吱吱作响。耳中听得岳不群淡淡说道:“今天华山派清理门户,陆师弟且看看判逆者的下场。”

  陆柏满面赤红,已是抵挡不住。忽觉岳不群内力一收,陆柏正全力前压这时,收势不及,直直向前扑出。岳不群一挥袖:“陆师弟何须多礼。”陆柏趁势后退,急切收功,一时内息翻滚不休,腹中难受欲呕。知道若不现在就调息,立刻就得受内伤。当即内视调息,功行一个小周天,方恢复过来。

  陆柏耳中听得当啷声响,一声惨叫,睁眼看时,就见得封不平右臂、胸前鲜血泉涌,已是被斩断右臂、刺穿胸口。

  就见得封不平摇晃几下,已是跪倒在地,稍过片刻,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这样一个大高手,已是命丧黄泉。

  梁发上前一探,封不平已无呼吸。转身行了数步,向着岳不群一拱手:“启禀师傅,华山三个叛逆无信之徒已经按门规清理,请师傅示下是否在华山觅地安葬?”

  岳不群一声长叹:“这就是不讲信义、背判宗门的下场。也罢,念其曾是华山门下,就在华山觅一地安葬吧!”

  梁发应了一声“是。”转过身来说道:“高根明、孙林、沈平、肖洪山、杜飞、李杰,你门六人现在将此三人尸首用芦席抬出去,葬在山脚就是。以后在观中做个巡山夜叉。”

  果然六个人进来,用芦席卷了尸首,抬了出去。

  梁发又对岳不群道:“师傅,师叔,请移步前殿叙话吧!”

  岳不群对着陆柏、泰山中年道人道:“陆师弟、天柏师弟,请到大殿一叙。”

  陆柏强笑道:“既然这三人都是身亡,我却是要向左盟主回复一声,听盟主示下。”

  岳不群的两个弟子,就已接连败、杀剑宗三个高手。岳夫人又败衡山鲁连荣,今日当真是一败涂地。

  梁发一拱手:“陆师叔,师侄有一疑问,想向陆师叔请教。”

  陆柏看向梁发的眼光中已满是慎重:这梁发如此年轻,功夫已不在嵩山十三太保之下。将来这是又一个左盟主啊!口中说道:“梁师侄请讲”

  梁发微微一笑:“陆师叔既然先前宣称是受左盟主之令而来,现在此三人证明剑宗确实无力担当华山重任。陆师叔既是奉命来辨清此事,那么就有权确定辨识的结果,否则,除非是冒名而来。”

  岳不群淡淡道:“放肆,你陆师叔怎么可能冒名而来?自然会给出结果的。”

  陆柏心中一寒,已是明白,如果今天不能有个‘正确’的说法,自己今天就不能安然走出华山了。随即朗声道:“既然华山已定主从名分,我代表左盟主宣布:岳师兄及气宗以后永掌华山。其他人若欲夺掌门之位,五岳剑派共讨之。”

  又对岳不群夫妇一抱拳:“岳师兄,岳夫人,今天来得匆忙,总算结果圆满,山中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岳不群笑道:“陆师弟远来是客,且留下来,我为师弟接风洗尘。”

  陆柏苦笑道:“实是事务烦忙,左盟主正殷殷期盼,不敢耽搁。谢谢岳师兄的盛情高义。”

  岳不群笑道:“陆师弟心急五岳事务,岳某佩服。既然陆师弟心急,我也就不耽搁师弟的时间了,请一路保重。”

  陆柏拱手道:“告辞!”两人叫上随行弟子,转身急急而去。

  待陆柏等人身影转过了山道,梁发一拱手:“师傅师娘,现在山上事多,大师兄又受了伤,别要被嵩山的人碰上,我先去找找大师兄,师傅师娘处理好了山上的事,然后再说。”

  岳不群道:“也好,你轻功好,你就先去。”

  梁发领命后下山而来。

  梁发在山路上一路查看,又在山中转了一圈;又下了山,也是没有发现六怪和令狐冲的的踪迹。转了半天,没有任何收获,思及桃谷六仙是被不戒和尚派来抓令狐冲的,想来也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就准备回转山上。

  突然心中一动:“为何陆柏等人也没见着?”一时也不记得原著中此时发生了何事。可自己现在杀了剑宗三人,却必定是原来没有的事。

  心中又自思索:“既然已经改变,也就不必总是拘泥,只要大势不改,也不会有什么事。”

  思索既定,立刻直奔山上而来。入得“正气堂”,岳不群、宁中则面色凝重;宁中则一见梁发,说道:“发儿回来了”快坐下休息一下。

  岳不群道:“刚才那六个怪人又将你大师兄送回来了。他现在身负重伤,不能动弹。”

  梁发轻轻点了点头,却是想了起来,原来是有这么回事的。又见岳不群说道:“你师娘和其中一人动了手,重伤了一个。”

  梁发已是知道桃谷六仙的武功,知道宁中则单打独斗尚可,可桃谷六仙最擅长的就是联手对敌。只怕师娘是吃了亏,只是不方便说而已。

  宁中则道:“虽被重伤了一个,可还有五个,咱们三人对敌可是不成,即使加上你其他师兄弟,也是不够瞧。你父亲已被派往江南,若是他在就有把握了。”

  梁发道:“师傅师娘的想如何安排?”

  岳不群道:“对方若再加任何一个高手,就很是麻烦。”看了看梁发,又道:“我意欲上嵩山问问左盟主因何让陆师弟持‘五岳令旗’来干涉华山之事。你看如何?”

  梁发停了停方道:“师傅这想法弟子很是赞同,刚才徒儿下山去找大师兄时,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情况,想禀报给师傅师娘知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