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入寺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219 2019.10.27 08:05

  与两个汉子同来的骑驴的老头一直在旁观看,一言不发,这时突然咳嗽一声,说道:“佩服佩服,你们退下吧!”

  两名汉子齐声应道:“是!”

  那老头道:“好剑法,令狐公子,让老汉领教高招。”令狐冲道:“不敢当!”转过头来,向那老者抱拳行礼。

  那两名汉子此时方才摆脱了令狐冲目光的羁绊,同时向后纵出,便如两头大鸟一般,稳稳的飞出数丈之外。群豪忍不住喝了一声采,他二人剑法如何,难以领会,但这一下倒纵,跃距之远,身法之美,却谁都知道乃是上乘功夫。

  老者咳嗽几声,说道:“令狐公子剑底留情,若是真打,你二人身上早已千孔百创了,那里容得你们将一路剑法从容使完?快过来谢过了。”

  两名汉子飞身过来,一躬到地,那挑菜汉说道:“今日方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公子高招,世所罕有,适才言语无礼,公子恕罪。”

  令狐冲拱手还礼,说道:“武当剑法,的是神妙。两位的剑招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可是太极剑法吗?”

  挑菜汉道:“却教公子见笑了。我们使的是‘两仪剑法’,剑分阴阳,未能混而为一。”

  令狐冲道:“在下在旁观看,勉强辨别一些剑法中的精微。要是当真出手相斗,也未必真能乘隙而进。”

  那老头道:“公子何必过谦?公子目光到处,正是两仪剑法每一招的弱点所在。唉,这路剑法——这路剑法——”老者慨叹数句,点头道:“令狐公子,你曾得华山风清扬前辈的亲传吗?”

  令狐冲心头一惊:“他目光好生厉害,竟然知道我所学的来历。”躬身道:“晚辈有幸,曾学得风太师叔剑术的一些皮毛。”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皮毛,皮毛!嘿嘿,风前辈剑术的皮毛,便已如此了得么?”他转过身去,从挑柴汉手中接过长剑,握在左手,说道:“我便领教一些风老前辈剑术的皮毛。”

  令狐冲道:“晚辈如何敢与前辈动手?”

  那老者又是微微一笑,仍是弓腰曲背,身子缓缓向右转动,左手持剑向上提起,剑身横于胸前,左右双掌掌心相对,如抱圆球。令狐冲见他长剑未出,已然蓄势无穷,凝神注视。就见对方剑出圆融无比,浑如鸡子,毫无破绽可寻,心中大为惊叹。

  老者长剑一动,已是笼罩令狐冲身七处大穴,老者一抢攻,令狐冲已是看到了三处破绽;当即出剑而攻。

  老者剑招未曾使老,当即圈转,长剑幻出无数剑圈,护住了全身。令狐冲长剑一碰剑圈,手臂一阵酸麻。

  那老者剑上所幻的光圈越来越多,过不多时,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光圈一个未消,另一个再生,长剑虽使得极快,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足见剑劲之柔韧已达于化境。这时令狐冲已瞧不出他剑法中的空隙,只觉似有千百柄长剑护住了他全身。那老者纯采守势,端的是绝无破绽。可是这座剑锋所组成的堡垒却能移动,千百个光圈犹如浪潮一般,缓缓涌来。那老者并非一招一招的相攻,而是以数十招剑法混成的守势,同时化为攻势。

  令狐冲无法抵御,只得退步相避。退得数十步,心中一动,一咬牙,对着剑圈中心一剑刺去。

  当的一声大响,令狐冲只感胸口剧烈一震,气血翻涌,可也破了对方至强的剑法。那老者退开两步,收剑而立,脸上神色古怪,既有惊诧之意,亦有惭愧之色,更带着几分惋惜之情,隔了良久,才道:“令狐公子剑法高明,胆识过人,佩服,佩服!”

  令狐冲拱手一礼道:“前辈剑法通神,晚辈侥幸而已,今日受益非浅。”

  老者见令狐冲胜而不骄,点了点头:“你随我来。”

  令狐冲随着老者行到一边,老者道:“你修炼吸星大法,将来祸害自身,我愿请方证大师传授你‘易筋经’,解你此厄;你劝众人散去如何?”

  令狐冲摇摇头道:“受人滴水之恩,必得涌泉相报。晚辈不救出任氏小姐,却是无法在江湖中立足。”

  老者叹息一声道:“你如此耽于美色,可惜可惜!”

  令狐冲苦笑着一叹:“如此晚辈告辞。”

  老者又道:“且慢,老夫和方证方丈保你重回华山如何?”

  令狐冲身形一震,面色变幻,稍顷说道:“晚辈这命是任氏小姐救的,她舍命救我,我岂能坐视她被困于寺中。待晚辈救回任小姐,再到武当真武观叩谢前辈和冲虚道长。”

  那老者叹了口气,说道:“你不以性命为重,不以师门为重,不以声名前程为重,一意孤行,便是为了这个魔教妖女。将来她若对你负心,反脸害你,你也不怕后悔吗?”

  令狐冲道:“晚辈这条性命,是任小姐救的,将这条命还报了她,又有何足惜?”

  老者注目令狐冲,轻轻一叹:“也罢,你自行你之路去吧。”

  令狐冲躬身一礼,带着群雄向少林寺而去。

  岳不群等人催马急行,已是看到了少室山,远远听到有着喊杀之声;众人都是心中大急,不知情况如何。梁发也是暗暗心惊,现在很多事情都已改变,可不要发生不可收拾之事。

  众人离得少林寺尚有数里远,就见得有人迎了出来道:“少林寺封山,前方来的是那路朋友?”

  高根明大声道:“我们是华山派的,岳掌门在此。”

  对面人惊呼道:“原来是‘君子剑岳掌门到了,吾乃武当门下,奉命守御此处。’”

  岳不群催马上前道:“请带我去见方证大师与冲虚道长。”

  那人道:“岳掌门请随我来。”说完展开身法向林中而去。

  过不多时,就到了山下一农庄之中,就见此人在村口说道:“快去通禀,华山岳掌门到了。”

  庄中守卫之人飞身而去,先前带路之人停下对岳不群拱手道:“方证大师、家师正在庄中,岳掌门请随我来。”说完,急步前行,却是比先前慢了两三倍。

  众人行进了数十丈,就见得前面屋中有数人已是迎了出来。当先一人,是一个须眉皆白的和尚,旁边立着一个道装老者。另一边则是一个约六十来岁的高大老者。再后面则是则是定逸和另一个尼姑。只见岳不群上前拱道:“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兄、定闲师太、定逸师太,岳不群援助来迟,恕罪恕罪。”

  方证大师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岳掌门,岳夫人,一路辛苦!请入内奉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