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偏转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645 2019.10.25 07:56

  宁中则道:“虽然如此,可这样下去,终是无法了局。”

  梁发笑道:“师娘,前些时日,霸王台上,我们也见识了。现在,我们又有何惧呢?大师兄真就是和任教主的女儿有些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又那里是师傅师娘担不下的呢?再说,凡事先等等,然后再看,自然会有转机。或许因为二人,魔教从此改邪归正了呢?岂不是大好事。”说完自己先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宁中则笑道:“发儿,你就是异想天开,不过若是缓和了关系,倒有一定的可能。”

  梁发笑着点头道:“这样也是大好事啊!”看了看令狐冲,道:“只是暂时要委屈下大师哥罢了,目前的局面确实不方便。”

  令狐冲听得此言,不由面色一红,稍低下头,目光一转,抬头正欲说话,就在这时,只听得厅外一人叫道:“师娘。”却是华山派二弟子劳德诺的声音。

  宁中则道:“怎么?”

  劳德诺道:“外面有人拜访师父、师娘,说道是嵩山派的钟镇,还有他的两个师弟。”

  宁中则道:“九曲剑钟镇,他也来福建了吗?你师傅有事,好,我便出来。”

  梁发笑道:“我们一起去吧!”

  三人出了厅,就见得三人正在院中,宁中则笑道:“三位嵩山派的师兄,今日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梁发听了此语,心想:“这是有了实力,且对嵩山有怨,自然也就不再虚与委蛇,而是单刀直入了。”

  就听得钟镇说道:“宁女侠,岳师兄可在?”

  宁中则道:“拙夫正有要事在办,尚不知几位光临,师兄有事可与我言,如果不能处理,自然会请拙夫与闻。”

  钟镇三人相视一眼,一时倒也不能说宁中则不可以处理。只得道:“也罢,此事与宁女侠讲也是一样。”

  梁发道:“且请厅内入坐奉茶,也好叙话。请!”

  钟镇三人看了梁发一眼,已是从别人口中知道梁发,见此也不多言,入得厅中,在西上首坐了。有仆人上了茶水。钟镇早晨也不甚渴,且此时身有要事,也就直言道:“宁女侠,贵派令狐冲,杀了我嵩山的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二人,今天特来告知,请华山派给我嵩山派一个交待。”

  宁中则心中一沉,虽然不欲此时撕破面皮,然而倒也不惧。想了想道:“师兄是如何得知是令狐冲杀了卜沉、沙江天二人?”

  钟镇此人号称“九曲剑”,最是多智,口中含糊道:“自然是江湖朋友告知的。”

  梁发见得三人面对令狐冲而不识,心下一动,道:“请问是那位朋友告知?人在何处?”

  钟镇笑道:“朋友相助嵩山,嵩山自然不能将朋友推出来,我想华山也一定明白。”

  梁发笑道:“此言差矣!谁知道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呢?如果没有,也借口说不能将朋友推出来,然后自说自话,这种事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锦毛狮高克新脾气最是暴躁,喝道:“你是甚么东西?此处焉有你说话的余地。”

  梁发身形一动即回,众人只见梁发手中拿着一把长剑,正是嵩山剑的样式。就见梁发将剑一弹,剑身‘嗡’的一响,口中笑道:“剑不错!且还你。”随手一扔,长剑已是直插在地面之下,直没至柄。

  室内地面乃是青砖铺就,一掷之下,入地数尺,众人都是一惊,这内力可是不得了。细一观瞧,原来是顺着砖缝而入,这分眼力准头也是十分难得。

  高克新突然惊叫一声,却是发现自己鞘中已空,地上的正是自己的长剑。正在这时,就听得梁发冷冷的道:“我可还能在此地讲话?”

  钟镇心中一凉,知道今天是不会有结果了。梁发这一手,内力之强,就决不在自己任一人之下;身法之快,平生仅见。若是动手,高克新连一招也接不了。急忙拱手笑道:“莫非是梁少侠当面?”

  梁发点头道:“正是。”

  钟镇叹道:“高师弟也是心痛卜师弟、沙师弟之死,言语有失,尚请梁少侠不要见怪。”

  梁发点头道:“倒也情有可原。然而既然到我华山处来,凡事就得讲证据,讲事实,要公开、公平、公正,这等杀人之事,可不能有丝毫含糊。”

  钟镇心中自思:“这梁发言语谨慎,却又以力压人,不能再和他纠缠”,心念转动间说道:“梁少侠所言甚是,是敝师弟心急了。宁女侠,那你看令狐冲的事该如何呢?”

  宁中则道:“当然是要证据确凿,才可来与华山……”

  正说到这里,就听梁发截口道:“是呀,证据有了,才可来到华山验证是否真实。”

  高克新怒道:“难道我嵩山还要向华山请示不成。”

  梁发双眉压低,脸色肃然,盯视着高克新森然道:“这不是请示,而是想让我华山同意,就必须有华山认可的确凿证据。不然,难道今天我能杀了你,然后对左盟主说:‘高大侠勾结魔教,所以杀了吗?’”

  高克新虽然自知不是梁发的对手,可被一个小辈如此用来比喻,若是没有反应,岂不是让天下英雄耻笑,以后怎么在江湖上立足。眼角余光扫了宁中则一眼,心中一动,脸色一沉,身形一动就欲站起。

  钟镇暗叫不好,这个梁发是有意激怒高克新,看来今天是谈不下去了。伸手一拦道:“高师弟,你是个长辈,就要有长辈的样子。”用力一按,高克新得此语,也就怒视一眼,坐了下来。

  钟镇心中松了口气,对着宁中则道:“宁女侠,对卜沉、沙江天二位师弟被令狐冲所杀一事,华山派既然无法配合,我等也只能汇报给左盟主,请他老人家定夺。”

  宁中则虽然不知具体情况如何,然豪气过人,不让须眉;此时当然也不会就这样认下令狐冲杀人之事,双眉一挑,口中说道:“这是嵩山派自家的事,我华山不好干涉;然凡涉及我华山之事,自要我华山同意方可。”

  钟镇一拱手道:“既如此,钟某等告辞。”向着邓八公一打眼色,邓八公软鞭一甩,缠住长剑,手一抖,已是将剑拨了出来,甩向了高克新。高克新剑鞘一动,长剑已归鞘,动作潇洒利落,至于剑上沾了点泥,此时就无法顾及了;三人一拱手,转身向外行去。

  宁中则起身相送,三人刚到大门外,只见一群尼姑、妇女站在大门之外,正是恒山派中那批女弟子,郑萼和仪和二人手持拜盒,走在前面,当是到镖局来拜会岳不群、岳夫人,令狐冲一怔,急忙转过头来,不让她们见到,但已和郑萼她们打了个照面,好在仪琳一直在后,没见到他面目,钟镇等三人出来时,郑萼却是认得他们,不禁一怔,停住了脚步。令狐冲心想:“这批尼姑、姑娘们既知我师父在此,自当前来拜会,有我师父、师娘照料,她们也不会吃亏了。”他不愿给仪琳见到,斜剌里便欲溜走。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声呼叱,白光闪动,恒山派女弟手同时出手。七人一队,分成三队,七柄长剑指住一人,竟将钟镇等三人分别围住。这一下拔剑、移步、围敌、出招,动作也是迅捷无比,加之身法轻盈,极是美观,显是习练有素的阵法。每一柄长剑的剑尖指住对方一处要害,头、喉、胸、腹、腰、背、胁,一个人身上七处要害,均被一柄长剑指住。阵法一成,七名女弟手便不再动。

  岳夫人等不知恒山派与钟镇等在廿八铺中曾有一番过节,突见双方动手,都是大为惊奇,眼见恒山派众女弟所结剑阵甚是奇妙,廿一个人分成三堆,除了衣袖衫角在风中飘动,廿一柄长剑寒光闪闪,蕴藏着无限杀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