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一掌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411 2019.10.03 07:16

  见着岳灵珊此时对令狐冲的关心,想到以后的移情别恋,终致不可收拾的改变,梁发心中慨叹不已。忽然见得一旁的驼子,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些情节,心道:“这可能正是林平之吧”。

  耳听众人开始说起青城派与福威镖局的事,梁发一摆手:“几位师弟,二师兄,青城派欲抢夺福威镖局《辟邪剑谱》之事,多说无益。青城行此事,可不太好。福威镖局遭此横祸,令人同情,力弱于敌,并不丢人;可莫要嘲笑啦!”。

  梁发在华山众人之中,功夫远在众人之上,只有令狐冲能相媲美;大师兄比三师兄大了五岁,学艺也早了五年,可二人现在是平手,众人虽然与大师兄关系好,嘴里不说,心里都认为三师兄早晚要超过大师兄的。并且大家都得过三师兄的指点与教导,加之三师兄行事方正,而且是正式的秀才,是读书人;在众人心里自有威严恩义崇敬。见三师兄这样说了,当即就不再谈青城与福威镖局之事。

  众人也就随便闲聊着一些江湖趣事。正在众人谈论之时,梁发就见得何三七挑着馄饨担子到得茶馆屋檐下,歇下来躲雨。梁发心中一乐,很有兴致的看着何三七在那里笃笃笃敲着竹片,锅中水气热腾腾的上冒。

  其他华山群弟子早就饿了,见到馄饨担,都脸现喜色。陆大有叫道:“喂,给咱们煮九碗馄饨,另加鸡蛋。”

  那老人应道:“是!是!”揭开锅盖,将馄饨抛入热汤中,过不多时,便煮好了五碗,热烘烘的端了上来。

  陆大有倒很守规矩,第一碗先给二师兄劳德诺,第二碗给三师兄梁发,以下依次奉给四师兄施戴子,五师兄高根明,第五碗本该他自己吃的,他端起放在那少女面前,说道:“小师妹,你先吃。”那少女一直和他说笑,叫他六猴儿,但见他端过馄饨,却站了起来,说道:“多谢师哥。”

  众人吃着馄饨,陆大有问道:“二师兄,余观主干嘛要抢林家的剑谱呀?”

  就听得劳德诺说道:“你想,余观主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岂不想在武林中扬眉叶气,出人头地?要是林家的确另有秘诀,能将招数平平的辟邪剑法变得威力奇大,那么将这秘诀用在青城剑法之上,却又如何?”

  便在此时,只听得街上脚步声响,有一群人奔来,落足轻捷,显是武林中人。众人转头向街外望去,只见急雨之中有十余人迅速过来。

  这些人身上都披了油布雨衣,奔近之时,看清楚原来是一群尼姑。当先的老尼姑身材甚高,在茶馆前一站,大声喝道:“令狐冲,出来!”

  劳德诺等一见此人,都认得这老尼姑道号定逸,是恒山白云庵庵主,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的师妹,不但在恒山派中威名甚盛,武林中也是谁都忌惮她三分,当即站起,一齐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劳德诺高声说道:“参见师叔。”

  定逸师太眼光在众人脸上掠过,粗声粗气的叫道:“令狐冲躲到哪里去啦?快给我滚出来。”声音比男子汉还粗豪几分。

  劳德诺道:“启禀师叔,令狐师兄不在这儿。弟子等一直在此相候,他尚未到来。”

  林平之寻思:“原来他们说了半天的大师哥名叫令狐冲。此人也真多事,不知怎地,却又得罪这老尼姑了。”

  定逸目光在茶馆中一扫,目光射到那少女脸上时,说道:“你是灵珊么?怎地装扮成这副怪相吓人?”

  岳灵珊笑道:“有恶人要和我为难,只好装扮了避他一避。”

  定逸哼了一声,说道:”你华山派的门规越来越松了,你爹爹老是纵容弟子,在外面胡闹,此间事情一了,我亲自上华山来评这个理。”

  灵珊急道:“师叔,你可千万别去。大师哥最近挨了爹爹三十下棍子,打得他路也走不动。你去跟爹爹一说,他又得挨六十棍,那不打死了他么?”

  定逸道:“这畜生打死得愈早愈好。灵珊,你也来当面跟我撒谎!甚么令狐冲路也走不动?他走不动路,怎地会将我的小徒儿掳了去?”

  她此言一出,华山群弟子尽皆失色。灵珊急得几乎哭了出来,忙道:“师叔,不会的!大师哥再胆大妄为,也决计不敢冒犯贵派的师姊。定是有人造谣,在帅叔面前挑拨。”

  定逸大声道:”你还要赖?仪光,泰山派的人跟你说甚么来?”

  一个中年尼姑走上一步,说道:”泰山派的师兄们说,天松道长在衡阳城中,亲眼见到令狐冲师兄,和仪琳师妹一起在一家酒楼上饮酒。那酒楼叫做么回雁楼。仪琳师妹显然是受了令狐冲师兄的挟持,不敢不饮,神情……神情甚是苦恼。跟他二人在一起饮酒的,还有那个……那个……无恶不作的田……田伯光。”

  定逸早已知道此事,此刻第二次听到,仍是一般的暴怒,伸掌在桌上重重拍落,两只馄饨碗跳将起来,呛啷啷数声,在地下跌得粉碎。

  华山群弟子个个神色十分尴尬。岳灵珊只急得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颤声道:“他们定是撒谎,又不然……又不然,是天松帅叔看错了人。”

  定逸大声道:“泰山派天松道人是甚么人,怎会看错了人?又怎会胡说八道?令狐冲这畜生,居然去和田伯光这等恶徒为伍,堕落得还成甚么样子?你们师傅就算护犊不理,我可不能轻饶。这万里独行田伯光贻害江湖,老尼非为天下除此大害不可。只是我得到讯息赶去时,田伯光和令狐冲却已挟制了仪琳去啦!我……我……到处找他们不到……”她说到后来,声音已甚为嘶哑,连连顿足,叹道:”唉,仪琳这孩子,仪琳这孩子!”

  华山派众弟子心头怦怦乱跳,均想:”大师哥拉了恒山派门下的尼姑到酒楼饮酒,败坏出家人的清誉,已然大违门规,再和出伯光这等人交结,那更是糟之透顶了。”

  梁发一想:此时应该是在什么妓院里才对,无声站在一旁,看劳德诺如何应对?

  隔了良久,劳德诺才道:“师叔,只怕令狐师兄和田伯光也只是邂逅相遇,并无交结。令狐师兄这几日喝得醺醺大醉,神智述糊,醉人干事,作不得准……”

  定逸怒道:“酒醉三分醒,这么大一个人,连是非好歹也不分么?”

  劳德诺道:”是,是!只不知令狐帅兄到了何处,师侄等急盼找到他,责以大义,先来向师叔磕头谢罪,再行禀告我师傅,重重责罚。”

  定逸怒道:“我来替你们管师兄的吗?”突然伸手,抓住了岳灵珊的手腕。

  梁发一见,当即移身上前,一拍岳灵珊的肩背,一股内力立即直冲过去,定逸猝不及防,一震之下,手已松开。待要再抓,梁发已将岳灵珊拉到了身后。华山众弟子见三师兄抢回了岳灵珊,都是松了口气。

  何三七一怔神,定逸目光一凝,疑道:“你是岳不群的弟子?”

  梁发拱手一礼:“华山岳师座下三弟子梁发,拜见师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