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刀法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915 2019.09.29 07:49

  梁发身形转动,运剑而迎,二人展开希夷剑法比斗起来。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以‘清静无为,任其自然’作其解,凡指‘虚寂玄妙’的境界。学此路剑法,必得空灵顺势,转折要于出人意表之时,发力必为人谓不能之处。各人所学所解,自然有所不同。梁发以《辟邪剑法》为里,融汇而得,自深得:变化于出人意表之时,发力于人谓不能之处。剑影飘乎,无声而出。

  令狐冲剑法则是气象森森,飘逸灵动。二人相斗多时,难分胜负。

  令狐冲一时想到美酒,心中一动,一剑光耀而来。

  梁发见这一剑大是不同,剑虽未至,已是感觉森森寒意。挥剑一迎,剑上如压千斤重石,手中剑差点脱手飞出。一时心中大为惊讶,令狐冲内功一向弱于自己,何时内力如此突飞猛进了?此时不及细想,幸得辟邪剑法已成,方能以希夷剑法又支持了十来招,终究落败。

  令狐冲笑道:“三师弟,你的希夷剑法已经成了。估计师傅要传你新的功夫了。可你今天输了,记得好酒五坛啊!”

  梁发笑道:“当然当然。刚好要过春节了,我也可以回去一次,就可顺便和年货一起带过来了。现在我这里还有两坛,先预付着。”

  令狐冲轻笑着道:“今晚拿过来。”

  梁发一笑,知道又要和自己饮酒,笑道:“我让施师弟送过去吧!”

  令狐冲听得此言,潇洒的一点头道:“又要练功去呀!随你!”

  第二天,梁发来到了‘有所不为轩’,“拜见师傅!”梁发施礼道。

  岳不群温声道:“梁发,看来你的希夷剑法已经练成了啊!”

  梁发轻笑道:“请师傅一观。”说着展开剑法,一一施展起来。

  岳不群待梁发收剑之后,面露笑容:“梁发,好,很好!你希夷剑法已是练成。待吾传你新的功夫,你且看来。”

  梁发心中喜悦,下面就是‘朝阳一气剑了’,这可是华山目前威力最大的一路剑法,也是气宗赖成名的剑法。就见得岳不群从房内取出了两柄刀来,然后展开身法,一路刀法已是施展开来。只见刀声呼啸,刀光闪烁,刀气纵横。果然是一套上乘的刀法。

  梁发心中一冷,面色不动。细细观瞧刀法,自己以前从未学过刀法,现在学得上乘刀法,大有裨益。岳不群又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梁发。梁发接过,细细的观看起来。三十几路刀法,倒也不甚繁复。岳当群道:“,原来这路刀法本是单刀,都是上好的刀法。本门前辈寻得刀中破绽,正反相成,遂成这正反两仪刀法。双刀既可一个人使用,也可两个人合使。你习得之后,一定对你的剑法大有帮助。特别是以后破刀法之时。”

  梁发施礼道:“是,师傅。”随后就细细请教,又试着练习。很快掌握其中基本技巧。

  岳不群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带上此册,回去细细研读、练习;刀法亦不得外传。”

  梁发拱手道:“是,师傅,弟子绝不会外传本门功法。”

  回来练习之后,果然发觉了很多以前所不知道的攻守方法,刀法不过一个月就已练熟;剑法却也是又进一步。

  当休息之时,梁发自思:“令狐冲天资过人,且由岳氏夫妇抚养长大,感情深厚,又是门中大弟子,这就是约定俗成的未来掌门;故而是着力培养。自已本应开始学习‘朝阳一气剑’,现在却先去学习刀法,别看这只是教授功法顺序上的小小改变,却能保证了令狐冲的领先优势。”

  梁发心中暗自一叹,又想到:“虽然如此对自己,却也是人之常情。从岳氏夫妇来讲,免费教你上乘功法,选择权当然在我,如此做是合情合理。”

  转眼已是年后,四月,虽然是春天了,陕西依然很冷,华山之上更冷些。可毕竟已不是滴水成冰的季节。

  华山后山,梁发一路爪功擒拿功夫施展完毕,岳不群笑着点了点头,道:“梁发,你的‘鹰蛇生死搏’擒拿手法这三个月来招法已是练成,以后还是要不断磨练,才能更进一步。今天传你‘破玉拳’,正好你的‘混元功’内壮境也已快练成了,此时学习‘破玉拳’正好。你且看来。”

  岳不群甩掉长剑,一撩长衫下摆。拳如重锤,掌似重刀,腿赛铁棒,纵跃如飞,势若奔雷。三十多路拳法演罢,长身而立。

  梁发恭谨受教。细细了解之后,带回拳谱,自去练习。不过百日,招法也已练成。

  这日夜间,梁发内炼已罢,心中欣喜:“一年多来,该打通的经络穴道皆已打通练成,以后就是积累罢了。对各个经络穴道的作用也已是了解于胸,有些事情现在就得布局去做了。然而岳不群处却还是不能稍有透露,否则祸福难料,岂能置自身安危于他人的善念之上,此不可取。”

  这日,梁发来到‘有所不为轩’,施礼拜见师傅师娘之后道:“师傅,师娘,过几天是我娘的生日,虽然不做寿,家里人也要吃个团圆饭,让我回家去住几天。”

  岳不群捻须点头,这是孝道,温声道:“也罢,你且下山回家去住几天,拳法与擒拿手法设法融合。”

  梁发恭敬施礼:“是,师傅,弟子这就告辞。”

  宁中则笑道:“既然是你母亲的生日,你也不可空手回去,这里有些我以前下山时得的摆件,你就带回去吧!”

  梁发道:“家母又不做寿,如何能收师娘的礼物?这断不可收。”

  宁中则道:“你这孩子,给你就拿着。莫非要我送去你家中不成?”

  梁发笑道:“师娘既然这样说,我就收下了。”

  接过摆件,告辞而去。

  梁发拜别师娘、令狐冲等师兄弟,到得家中,自有一番热闹。到得晚间,梁发笑道:“爹爹,我们今天比试一番如何?”

  梁有余大笑道:“好,今天让我领教一下岳先生得意弟子的功夫如何?”

  父子二人来到后花园中,摆开架势,双方交手数十回合,梁发叫了一声“停”。

  梁有余脸上见汗,笑道:“怎么样?你老子的功夫不差吧!”

  梁发轻声笑道:“爹爹的功夫极好,而且如果能在内力上更进一步,就可踏入当世高手之列。”

  梁父眼光一闪,摆摆手:“师门功夫不得外传,你老子不眼馋。”

  梁发点点头:“孩儿自然省得。我们回屋说话。”

  到得屋中,梁发取出薄薄一小册,低声道:“这是门中以前获得的其他门派的功夫,不是华山功夫,现在门中也没有人练习,放着就浪费了,原本不见了,这是我新写的一份。爹爹练习起来,应该大有进益。练完之后,就烧了吧!”

  梁有余点点头,他这样的外门弟子,见到教授功夫的人都是称老师,而不是师傅。只要不是本门秘传的功夫,学了也没关系。况且华山门内无人练过,现在只有自家有这一份,自然也就没人知道是从华山出来的功夫。自家这儿子做事稳重,论学识胜自己多了,既然已处理了首尾,那就不用担心了。

  伸手接过册子看了起来,梁发又细细讲解了。梁有余毕竟是有三十多年的基础,内力也早已入门,自然容易上手。就此开始练习起来。

  二十来天之后,梁发父子二人正在园中比武,只见梁有余身形如风,长剑迅如闪电,二人数息之间,已是以快打快的过了数十招。二人又比试了二三十招,就停了下来。梁有余一脸感慨:“发儿,想不到我还有机会学到这样的高明内功,特别是这个速度,现在的我,可以打十个以前我。再过段时间,三十个以前的我也不是对手了。”

  梁发笑道:“其实这和科举一样,只是因为一点的差异,所授的知识不一样,就造成了结果的巨大不同。所谓资质,不过是找了个借口而已,大多数人只要条件相同,都是差不多的。”

  梁有余点点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一时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庆辛。难过的是自己所浪费的这些年华,庆辛的是自己终于得到了这样的机会。

  见父亲如此,梁发暗中一叹,道:“爹爹得到功法虽然晚了点,多花点时间,也是能够在当世高手中有一席之地。”

  梁发想了想:“我这几天要去拜会一些同年,也想去拜会一下李知府。然后就回山了。”

  梁有余嗯了声道:“李知府已经升迁了,你另外所讲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