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洗手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696 2019.10.05 08:24

  忽听得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

  群雄欢声道贺。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

  梁发知道这是钦差到了,想不到刘正风的能量不小,居然能够求得正式官职。不过想来余沧海在福州城中,围杀福威镖局,官府只若不见。倒也能够理解。并且明时武职地位低下,武林中的高手根本不愿意为之。

  思索之间,那官员展开卷轴,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梁发思索道:“刘正风一个不读书的,不过衡山派一长老,能用的银钱有限,也能得一参将之职,自己如果有了举人功名,这是最高可以升到县令、知府之职,如果想求武职,想来会容易得多。”

  梁发在院中,就见向大年端出一张茶几,上面铺了锦缎。方千驹双手捧着一双金光灿烂,径长尺半的黄金盆子,放在茶几之上,盆中已盛满了清水。只听得门外砰砰砰放了三声铳,跟着是砰拍、砰拍的连放了八响大爆竹。

  就听得刘正风朗声说道:“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众位年轻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兄弟今日金盆洗手,从此不过问江湖上的事,各位想必已知其中原因。兄弟已受朝廷恩典,做一个小小官儿。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以报君恩。这两者如有冲突,叫刘正风不免为难。从今以后,刘正风退出武林,我门下弟子如果愿意改投别门别派,各任自便。刘某邀请各位到此,乃是请众位好朋友作个见证。以后各位来到衡山城,自然仍是刘某人的好朋友,不过武林中的种种恩怨是非,刘某却恕不过问了。”说着又是一揖。

  梁发心中暗笑:“刘正风混了这么久的江湖,还是没有看明白。想来还是读书不多,且在江湖中混得久了,自然看问题深度跟不上了,终致有灭门之祸。只不过这样的人做下属还是可以的,做头头,只会害死跟着混的兄弟。”

  正在刘正风说个不停之时,忽听得人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那人走到刘正风身前,举旗说道:“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你不得金盆洗手。”

  厅中众人一时哗然,议论纷纷。

  梁发见到嵩山派三人:头顶秃得发亮,一根头发也无,那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丁仲;另一人却如个痨病鬼,弓腰曲背,面黄肌瘦的是‘黄面诸葛’陆柏;还有一个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的大嵩阳手费彬三人陆续现身,这是以后华山大敌,自然要多加注意。

  梁发冷眼看着厅中刘正风被步步紧逼,却还是不愿意拚死一搏,心存侥幸;不由心中一叹:“不愿拚死一搏,最后连拚死一搏的机会都将没有。”

  梁发就见得陆柏细声细气的道:“刘师兄,此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有一位魔教中的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梁发就见刘正风本来十分镇定,但听到他提起“曲洋”二字,脸色登时大变,口唇紧闭,并不答话,

  那秃子丁仲自进厅里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识不识得曲洋?”

  过了良久良久,刘正风点头道:“不错!曲洋大哥,我不但识得,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朋友。”

  听得刘正风此语一出,梁发心中一叹:“果然政治上不成熟,幼稚。这样的人在权力斗争中多是牺牲品。”

  待听到刘正风道:“曲大哥言道:他当尽力忍让,决不与人争强斗胜,而且竭力弥缝双方的误会嫌隙。曲大哥今日早晨还派人来跟我说,华山派弟子令狐冲为人所伤,命在垂危,是他出手给救活了的。”

  梁发心中一叹:“刘正风简直是弱智,居然想给两个利益相背组织弥合;又想拖岳不群下水,这就是取死之道了。且施这种恩情,以图拉岳不群下水,真是当岳不群弱智了。”

  就听费彬冷笑道:“那有甚么奇怪?魔教中人拉拢离间,甚么手段不会用?他能千方百计的来拉拢你,自然也会千方百计的去拉拢华山派弟子。说不定令狐冲也会由此感激,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咱们五岳剑派之中,又多一个叛徒了。”转头向岳不群道:“岳师兄,小弟这话只是打个比方,请勿见怪。”

  岳不群微微一笑,说道:“不怪!”

  梁发看着岳不群的笑容,心中想道:“刘正风啊,此时岳不群已经要恨死你了!你若不说出此事,岳不群为了壮大势力,还会救你;你此言一出,就是绝无生路。”

  随后又想到:“令狐冲知道岳不群在外面,当时其实可以迅速汇合,反而自作聪明的选择离开,被人挟恩利用,确实不是一个可以主事之人。”

  思虑之间,就见岳不群起身说道:“刘贤弟,你只须点一点头,岳不群负责为你料理曲洋如何?你说大丈夫不能对不起朋友,难道天下便只曲洋一人才是你朋友,我们五岳剑派和这里许多英雄好汉,便都不是你朋友了?这里千余位武林同道,一听到你要金盆洗手,都千里迢迢的赶来,满腔诚意的向你祝贺,总算够交情了罢?难道你全家老幼的性命,五岳剑派师友的恩谊,这里千百位同道的交情,一并加将起来,还及不上曲洋一人?”

  梁发稍一思索,已是明白:岳不群所以如此,只是要回报刘正风友人相助令狐冲之情罢了。

  刘正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岳师兄,你是读书人,当知道大丈夫有所不为。你这番良言相劝,刘某甚是感激。人家逼我害曲洋,此事万万不能。正如若是有人逼我杀害你岳师兄,或是要我加害这里任何哪一位好朋友,刘某纵然全家遭难,却也决计不会点一点头。曲大哥是我至交好友,那是不错,但岳师兄何尝不是刘某的好友?曲大哥倘若有一句提到,要暗害五岳剑派中刘某那一位朋友,刘某便鄙视他的为人,再也不当他是朋友了。”

  梁发差点笑出声来,刘正风想自立一个道德对错的标准让双方接受,那你得有这样实力,不然,你就是挑战对立双方的利益。

  岳不群摇头道:“刘贤弟,你这话可不对了。刘贤弟顾全朋友义气,原是令人佩服,却未免不分正邪,不问是非。魔教作恶多端,残害江湖上的正人君子、无辜百姓。刘贤弟只因一时琴萧投缘,便将全副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他,可将‘义气’二字误解了。”

  听到岳不群此语,梁发心中感叹:“岳不群不管以后如何,此时还是以正常的标准约束自己的行为的,多数人被逼到他后来那样的情况,或许也会走极端吧!只是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野心,不能团结一批人为自己所用而致最后的结局。”

  随后就见嵩山派大开杀戒,刘正风夫人、女儿、两个儿子,十多名弟子都是被杀。二千多在场群豪无一人相助刘正风。可见人心向背。最后刘正风与曲洋二人力战而逃。梁发不禁大叫愚蠢:“你二人早点备好退路,隐居下来,那有今日之事。或是自建一派势力,也能逍遥;依附于人,又不想放弃利益,还要背叛于人,得此结果也是正常啊!”

  众人见得一场金盆洗手,变得血流满地,死尸遍地,一时之间皆是无语暗叹:“果然是世事无常,变幻莫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