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压住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127 2019.10.09 08:43

  梁发沉浸在练剑之中,对其他事情也就不太关注,如此过了十多天。

  这日到得山上,见得令狐冲躺在洞外石上,梁发心中惊疑不定:“恍忽记得原著中是令狐冲和岳灵珊之间发生了什么。可自己经和岳灵珊建立了很亲密的私密关系,并且在岳灵珊和林平之之间打下了楔子,难道岳灵珊还是和林平之走到了一起?”

  梁发思索到此,只觉得一阵怒气直冲头顶,转身向山下行去,想要立刻下山杀了林平之。

  向着山下行得数步,冷风一吹,猛然惊醒:“自己想以情而得岳灵珊,欲取华山掌门之位。以得每年数万银子的财力及华山人力;可面对岳灵珊这样一个美丽的纯情少女,不知不觉中自己已是主动陷了进去。”

  心中一声长叹:“情剑双刃,伤人伤己。”

  细细思量:“令狐冲会输,一是未及时突破到关键点;二是被困思过崖,让他无能为力。可自己已经提前布局,应该是产生了相当的影响才对,还有很大的机会赢。”

  又是想到:“令狐冲、岳灵珊、华山势力,这岳灵珊是和华山势力一体的,令狐冲和岳灵珊自己只能得一。无岳灵珊,令狐冲必出走。”思量良久,拿起长剑,练起剑法来。

  早晨,练武场,梁发道:“林师弟,你最近自行和小师妹练武,今天你和施师弟、高师弟比试一下,看看练得成果如何?”

  三人拱手应是,施戴子、高根明先后和林平之比武,都是十来招一过,林平之就已中剑。众人都是面带笑容,刘丽等几个女弟子更是笑出声来。

  见得林平之脸色黯然,梁发安慰道:“林师弟无须难过,现在输不表示将来输,再练就是了。”

  看着岳灵珊,梁发双眉一挑笑道:“小师妹,既然你想帮施师弟、高师弟教林师弟练剑,今天也和施师弟、高师弟比试一下?”说到这里,语声一顿,看着岳灵珊。

  岳灵珊双眉一挑,抽出长剑道:“施师兄,来!”

  施戴子抽剑上前,二人比试起来。可岳灵珊练武本身就不刻苦,功力也弱于众师兄。以前大家总是相让,今天梁发既然专门安排这场比试,施戴子为了不得罪大师兄、三师兄及一众师弟师妹,只能公正的与小师妹比试一下了。二人交手不过三十来招,施戴子已然赢了一招。

  岳灵珊又与高根明比试,也是不过四十来招就输了。

  梁发笑道:“师妹还要多下功夫才行。”

  岳灵珊哼了一声,跺了跺脚走了。岳氏夫妇不在,自然是前去设法学习新的大威力剑招。

  梁发笑道:“林师弟,今后你下午也跟着大家练剑吧!四师弟、五师弟记得要多多帮助才是。”

  几人拱手应道:‘是,师兄!’

  等到岳不群夫妇回到华山,梁发为了不被岳氏夫妇发现,就很少再去思过崖了。

  这日,岳不群夫妇叫来梁发吩咐到:‘发儿,我们要去关外,此去可能要两三个月,你要督促师弟妹们好生练武。’

  梁发应了,岳氏夫妇下山而去。梁发大喜,每晚放心前来练剑。如此一个多月,岳不群夫妇还是未曾回来。梁发已将洞中剑法基本练熟。

  这晚一过来,梁发发现令狐冲病倒在思过崖上。梁发心中有数,也是尽量带些汤药,又每晚休息时都会陪着说说话,如此前后近二十天的时间,令狐冲方渐渐好了起来。

  这日晚间,梁发与令狐冲二人坐在山洞石上。梁发笑道:“大师兄,以后我晚上来的就少了,你也要好好保重,振作起来,如此颓废,不是男子汉所为啊!”

  梁发这十日,每天严厉督促华山众弟子练武,和岳灵珊喂招的情况也是多了起来。梁发陪岳灵珊练完剑后回来,就见得陆大有将提着的东西放入屋角说道:“三师哥,这是我让山下买来好酒,以及一些好吃的东西,你和大师哥都有。”

  梁发笑道:“陆师弟既然送我,我也就不客气了!对了,今天练剑中有什么问题?”

  陆大有笑嘻嘻的说道:“最近和林平之每一两天就比一场,我已是连赢了几十场了。舒服啊!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原来陆大有现在是经常与林平之比剑。终究是早入门了数年,又经常向令狐冲、梁发请教,每次比剑,都能得胜而回。

  林平之在陆大有这个眼前压力之下,每日疯狂练剑,武艺提高很快。可毕竟二人差距较大,想要迅速追上,还是需要时间积累。

  林平之认真的想了想今日和陆大有比剑的过程:“今天近五十招方才输了,看来再过些天就可以追平了。”林平之现在甚至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时刻在眼前的压力逼迫自己奋力前行。

  看到施戴子停在了场中,林平之立刻走上前去拱手一礼:“四师兄,还有一个问题请教……”

  施戴子看着眼前这个俊秀的少年,曾经的稚气已经完全的不见了,只留下了淡淡的忧伤。心中不由得思绪翻滚:“这是个和三师兄一样勤奋的人,虽然年纪轻轻,可非常自律。虽然资质只是中等,依然进步神速。陆大有对林平之的欺压自己甚至有些不忍。”然而一想到小师妹如花娇颜,林平之以前整天陪着小师妹练剑,心中怒火中烧:“这小子做人太不厚道,居然敢撬大师哥的墙角,哪怕小师妹移情,也应该是移情三师哥,怎么的也轮不到你这种小白脸。”

  林平之看着施戴子,经过几次的事情,心中早已明白:“自己想通过小师妹学得上乘武学,借势复仇,已经招致了全体师哥师姐们的反对,这些人中其他人都没用,令狐冲又被困思过崖,无能为力。可还有一个梁发,梁发本人是华山第三高手,梁发的父亲还是华山唯一的长老。加之一些痴心妄想的师姐们的推波助澜,自己已被孤立。若是还不改变,只怕那天失足掉落山崖都有可能。”

  岳灵珊想叫林平之去游玩,林平之都是拒绝,只是玩命练剑。如此多次之后,岳灵珊却是甚少在林平之练武时找他了。

  这日近得晌午时分,岳不群夫妇已是回到了华山。岳灵珊大叫一声:“爹爹,娘,扑到了宁中则怀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