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五章 不一致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117 2019.11.15 05:44

  岳灵珊轻轻一叹,拉着母亲的手靠在自己的脸上,看着宁中则低声道:“娘,爹爹与人比试中受过伤吗?”

  宁中则一愣,看着女儿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傻孩子,那时你爹的功夫还没有完全练成,我就更差一点了;所以啊,受伤肯定是有的,而且不止一次;好在我们最终都没输掉。”说道这里,目光闪动,向着一侧扫视有倾,又接着说道:“只不过我是女子,一般的好手就不会针对我出手就是了。所以你爹爹就总是要面对那些好手的挑衅,有好几次比试虽然能胜,最终也让步说是平手;甚至对方不要脸的使诈伤了你爹,我们赢了,最后也只能放过对方。”

  宁中则就见得岳灵珊先是双目睁大,又眉毛一皱,稍拉长点声音道:“为什么这样啊?”

  宁中则看着女儿轻笑了笑,说道:“他们都有师门长辈,同门师兄弟,如果我和你爹不退让点,恐怕早就被人找个借口伤了杀了。”

  岳灵珊听了母亲此言,怔了怔,轻轻握握母亲的手,柔声道:“娘和爹那时候太辛苦了,太委屈了。”

  宁中则轻轻摸了摸女儿的脸,昂然说道:“灵珊,当年虽然辛苦,我和你爹可没有气馁过。当时整个五岳剑派,除了左冷禅,其他的三代弟子,没有人是爹的对手。虽然左冷禅比你爹大六七岁,可你爹功夫当时和左冷禅差不多。”

  说道此处,宁中则声音低沉了下来,微不可擦的轻轻摇了摇头。稍顿之后方接着道:“后来你爹和我二人一直忙着应付各路挑战,练功的时间自然就少了;时间还能用苦练来弥补,我和你爹白天忙着外面的事,晚上经常练到深夜。可华山后来很多精妙的功夫失去了传承,很多问题没有人指点,只能靠我和你爹爹自己摸索。否则,这‘紫霞神功’早就能练成了,你爹也早就不在左冷禅之下了,唉!”

  宁中则轻轻一叹,抬头上视,愣了愣,又看着岳灵珊道:“灵珊,乖女儿,你不用伤心,爹和娘这不是都闯过来了吗?”伸手轻轻擦了擦岳灵珊眼角的泪水,双眉一挑,英气勃发,笑道:“其实我和你爹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苦,只是一心想着振兴华山。不管风里雨里,什么样的强敌,娘都是一直陪在你爹爹的身边,和他一起面对。”

  稍顿,宁中则又是笑道:“虽然当年很苦,可娘和你爹二人有时回忆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苦,反而觉得那时的经历是那样丰富精彩,每天都有很多的事等着去办,想着怎样赢了那些人,又不能伤了对方,变成血仇。真的变成了不死不休,我和你爹也是要将问题彻底解决了,不留后患;华山就我和你爹爹两个人,可禁不起别人的掂记。”

  岳灵珊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呜咽着叫了声:“娘”,扑到宁中则的怀里抽泣起来。

  宁中则轻轻拍打着岳灵珊的后背,安慰道:“傻孩子,娘和你爹都闯过来了,一切都过去了,而且现在华山终于又拿回了五岳盟主之位。”

  过了一会,岳灵珊镇定下来,抬起头,看着宁中则的眼睛道:“娘,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和师哥一起担起振兴华山重任的。”

  宁中则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灵珊,现在华山有你爹、你梁师哥、娘和你,还有你梁师叔,再加上新得的轻功、剑法,五岳派中华山最强,如果你大师兄也能维护华山的话,少林、武当也不得不避让华山几分。”

  岳灵珊眨了眨眼,微张着嘴唇,一脸迷惑道:“那娘担心什么?”

  宁中则道:“三十年前华山剑气之争前,华山也是很强的,可内部一乱,一切都没有了。现在我华山派只要内部抱成一团,一切都不用担心。”停了停,宁中则看着岳灵珊道:“可想要人心齐却是很难的,你看,你大师兄这不是结交了魔教的人了吗?”

  岳灵珊点了点头,宁中则又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梁师哥告诉爹和娘秘传的剑法,当年霸王台那关就过不去。后来如果不是有梁家的轻功心法,就不会有华山的现在。”

  岳灵珊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愣了愣,看了宁中则一眼,稍低头轻声问道:“思过涯秘传的剑法大师兄是先知道的吧?”

  宁中则慢慢说道:“是啊!只是你大师兄当时恐怕也没心情说吧。”

  岳灵珊目光向上一扫墙面,白皙的面庞上微现红色,转瞬又慢慢退去,低下了头。宁中则悠悠说道:“以后如果你和你梁师哥二人不是一条心,那会怎么样?”

  岳灵珊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脸一红,娇嗔道:“娘,怎么会呢?”

  宁中则看着岳灵珊道:“你爹爹和娘是怎么做的,你要记得。”

  岳灵珊睁大眼睛看着宁中则道:“嗯,娘,我一定记得。”

  宁中则笑了,又轻拥着岳灵珊道:“女儿,你爹爹呀和你梁师哥都是要强的人,别看表面上谦和有礼,可实际上骨子里都是傲得很,很难服人;他们这两个人呀,就象两匹倔驴,放在一个槽里呀,就会互相蹶蹄子。”

  岳灵珊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抬头道:“娘,你说的还真是,我看他们两个人在那里说话,都是互相比试,看谁想得更深更远更多。”

  宁中则也是面露微笑,轻笑道:“这就要靠你在中间周旋好了。你们夫妻和睦,梁发自然和爹娘就好。”

  岳灵珊道:“娘,我知道了。”

  宁中则又道:“你爹能听你娘的,是因为娘和你爹同甘共苦,同生共死,一起为了华山。”

  岳灵珊笑道:“娘你放心,我自然也会和梁师哥一起为了华山。”

  宁中则笑着看着女儿轻轻摇了摇头。岳灵珊双目微微一睁,眨了眨眼,说道:“不对吗?”

  宁中则笑道:“灵珊,梁家和华山可不完全一致,你说是不是?”

  岳灵珊道:“怎么会不一致?再说,他们不应该为华山尽力吗?”

  宁中则轻轻拍了拍岳灵珊的手道:“对呀,为什么会不一致呢?或是为什么一致呢?他们为什么要为华山尽全力?你把这件事想清楚了,自然就明白该做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