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相见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722 2019.10.24 07:09

  林平之就觉着剑上一股内力传来,全身一震,就见令狐冲将手中袈裟送了过来,说道:“林师弟,这是你家之物,你收好吧!”

  林平之心中一惊,不由一抬手,接过了袈裟,方觉得自己的穴道已经解了。此时自是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刚才令狐冲只是用剑拍开了自己的穴道。心中想着:“大师哥还是正人君子。”口中说道:“多谢大师哥,若不是大师哥,这剑谱就被人给抢走了;也不知道这二人是什么人?怎么会到了这里?”

  令狐冲长剑一拍,已是解开了二人穴道,让二人能够行动,却又封住了对方丹田,使对方不能运用内力。对着二人道:“二位是什么人?为何到了这里?”

  这二人身负重任到了这里,此刻功败垂成,后果凄惨。可对手武艺之高,匪夷所思,二人不是一合之敌。此时身陷敌手,又如何能够遭受折磨受辱,嘿嘿一笑,随即凄然说道:“我兄弟横行江湖,罕逢敌手,今日死在尊驾剑下,佩服佩服,只是不知尊驾高姓大名,我死了——死了也是个胡涂鬼。”

  令狐冲见他虽是被擒,却仍是气概昂然,心下敬重他是条汉子,说道:“在下被迫取回林师弟之物,其实和两位素不相识,可对不住了。那件袈裟,阁下已交了给我,咱们就此别过。”

  二人那里肯信,心道:“这厮又不知想着如何羞辱自己。”那秃顶老者说道:“秃鹰就算不肖,也不会向敌人投降。今日既然败了,自然不能苟且偷生。”左手一翻,一柄匕首插入自己心窝之中。

  白发老者也是同时怒道:“我白头翁岂是求饶之人。”手一动,亦是一柄匕首插入左肋下肝脏之中,大叫一声,已是倒在地上。

  令狐冲心道:“这二人宁死不屈,确是个人物。”从地上捡起之前拿袈裟时从怀中掉落的木条。只见那木条有半尺来长,半截烧焦,上面刻有许多希奇古怪的文字花纹。他认得这是魔教教主的令牌,叫作“黑木令牌”,当日在孤山梅庄之中,鲍大楚取出这块令牌,黄钟公等便奉令唯谨,不敢有丝毫反抗,可知此牌代表魔教教主权威,心想:“原来这两名老者是魔教中人,为非作歹,杀了他们也不冤枉。”随手将令牌揣在怀中,心想:“魔教中人正在浙闽道上横行不法,这块令牌将来或有用处。听说师傅在台州尽灭魔教浙闽分坛的高手,魔教怎么还会有为许多好手再浙闽地活动?”

  令狐冲对着林平之道:“原来这二人是魔教中人,看来林师弟家剑谱已引起了魔教之人的注意。林师弟以后要小心了。”

  林平之道:“谢谢大师哥,我会当心的。”

  令狐冲道:“这二人也算是条汉子,我们将他们埋了吧!”

  林平之此时得到剑谱,一刻也不想耽搁,只想着马上回到住处,开始练习,那里还想给这两个差点抢走自己剑谱的人安葬。只是这些年来忍气吞声习惯了,也有了一些阅历,心念电转:“令狐冲刚帮我守回剑谱,且武艺高强,暂时万万不能惹他不高兴,找借口为难我!”口中道:“大师哥真是仁人君子,好吧!外面没有地方,到城外也不合适。院子后面有个竹林,就将他二人安葬在那里吧。”

  令狐冲一想也对,就道:“就依林师弟。”

  二人将两具尸首提至竹林之中,又找出工具,挖了一个大坑,将二人埋了进去,做了肥料。

  二人忙完,天色已要亮了。林平之道:“大师哥,到我家中去见见师傅吧?”

  令狐冲犹豫一下道:“林师弟,你知道现在小师妹怎么样了?”

  林平之道:“岳师姐嫁给了梁师哥,现在好得很。”

  令狐冲身形一震,心中一痛,问道:“什么?”忽然觉得不妥,又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说?”

  林平之道:“就是几个月前的事,因为三师哥的老师就在绍兴,就是教三师哥读书的赵先生,现在是县令了。为了尊重赵县令能参加婚礼,所以就办了个没有武林人士参加的婚礼。听说,等回到了华山,还要办一场武林人士参加的婚礼呢。”

  令狐冲喃喃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林平之急忙伸手扶住道:“大师哥,你还好吧?”

  令狐冲愣了愣,苦笑道:“我还好,没事。”

  林平之道:“那我们现在就去镖局,去看看师傅师娘吧!”

  令狐冲痴痴的道:“对,去看看师傅师娘,走。”

  林平之在前领路,对令狐冲此时的心情甚是理解与同情,二人此刻确是同病相怜。

  令狐冲林平之二人,很快来了到了镖局门口,此时天光大亮。晨耀照射之下,一片生机。华山众人都已起来晨练了,见了令狐冲,人人上前施礼,口中叫着:“大师兄,好久不见,你现在怎么样?”众人声音传入了二进院中,听得令狐冲来了,宁中则、岳灵珊母女二人急步走了过去。

  令狐冲到了院中,听得脚步声响,一抬头,就看见了宁中则。令狐冲抢步上前,跪倒在地:“师娘!”令狐冲眼泪已是流了下来。

  宁中则扶起令狐冲,眼中含泪,道:“冲儿,你瘦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令狐冲道:“师娘,我的伤已经不碍事了。”

  宁中则道:“那就好!那就好!”

  岳灵珊见得二人稍停,上前叫道:“大师哥!”

  令狐冲转头看着岳灵珊,就见岳灵珊挽起了妇人的发髻,满面光彩,肌肤白晰,充满光泽,身材更见婀娜,一副幸福小妇人的模样。令狐冲心中一痛,又是一松。对着岳灵珊道:“小师妹新婚,师哥也不知道,还没给师妹送礼物呢!”

  岳灵珊见令狐冲稍一激动,就冷静下来,和自己说着话,不由得心中一酸,娇声道:“那大师哥给我补送点吧!”

  梁发见得岳灵珊如此,心中苦笑:“岳灵珊这是予取予求的习惯了,见令狐冲似乎要远离了,就立刻发嗲,不知不觉的就想拉回来。亏得自己是懂得心理学的人,否则就会吃醋了。不过,如果令狐冲想要,岳灵珊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心念电转,口中笑道:“大师兄,这个礼暂时不急,先进来坐吧!各位师弟也过来。”

  众人听闻,都是上前施礼,陆大有拉着令狐冲的手哽咽着道:“大师哥,你想死我了!你现在怎么样?内伤好了吗?”

  梁发见此,笑道:“大有,别急,今天既然大师哥来了,有机会说,坐下来。”

  众人坐了下来,令狐冲转首道:“师傅呢?”

  宁中则道:“一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正说到这时,就见得岳不群踱了进来。梁发心中一动,轻轻一叹:“命运不可变吗?”

  令狐冲上前跪倒道:“不孝弟子拜见师傅。”

  岳不群嗯了一声。梁发见状道:“大师哥,师父虽说将你逐出华山派,可也没有通知到各个门派。再说了,你是不在华山派了,可也是师父师娘养育大了的,这父子母子之情可是在的。希望你常来看看师父师娘就好。师父你说是吧!”

  岳不群看了看梁发,又看了看宁中则、岳灵珊;对令狐冲道:“依你所为,华山派是断然不会留你了。我夫妇二人将你抚养长大,就如自己的孩子一般。你小师妹对你如同亲哥哥一样。”又叹了一声道:“唉!你也这么大了,一身功夫天下也大可去得,望你好自为之吧!”

  梁发看了看岳不群,心中不由暗赞:“此举虽然看似无情,却也是最理智的处理方法。否则,令狐冲留在华山,岳灵珊终将出事,至少将来夫妻不睦是肯定的,甚至闹出丑闻也是大有可能。”

  只是梁发何许人也,前世运营过数个企业,更是曾有过开国帝王的心路历练,自然不会惧于此事。对着令狐冲道:“大师哥,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讲,不知是否方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