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岳先生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985 2019.09.24 09:16

  第二日早早起来,在后花园中做好练功早课;因为年纪尚小,主要是内炼之法,其他做些拳脚剑法练习。早餐之后;赵先生也已晨练已毕,然后就督促着梁发,师徒二人一起,各自取书来读。

  饷午之时,梁发正在准备前去看榜,就听得门前人声大起:“恭喜梁发公子取得本次华阴县试案首。”

  梁家众人一惊,又不由得大喜。正常午时才会公布县试结果,知道这是县衙中人先得了消息,提前来报,讨个彩头。梁府中人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银钱,赏给了报喜之人。

  赵先生笑着对梁父说道:“县令既取了发儿案首,则府试必取,院试也多是能得。”

  梁有余已是笑得合不拢嘴,只是连连点头:“好、好、好,多谢兄长数年苦心教导,梁氏一族感激不尽!”说完又是对着赵先生一揖到地。

  赵先生急忙回礼:“贤弟无须如此,发儿就和我的儿子一般。也是发儿聪慧努力,梁氏祖宗积德,自有洪福。”

  众伙计、学徒也是一迭声的恭喜梁父梁母,梁母眯着眼笑着:“家中每人赏银一两。”

  众人大喜,明时少钱,银贵。乡下四十亩地农户,丰年一年收入,也不过能存得三五两银子。此时自然一番哄闹,除了仆妇,众人纷纷前去看榜。

  到得午时,县中张榜,梁发果然是中了案首。

  梁发面容平静,一如往常。众人暗暗佩服,只觉得果然是气度深沉、少年大志之人。却不知梁发前后两世,数十年的阅历,此时不过是相当于小学毕业考试,得个一县的第一,自然是波澜不惊。

  众人随后簇拥着梁氏父子,回到院中,摆开宴席,一翻豪饮,庆贺梁发考中童生。

  待得晚间,梁发内炼功课做罢,躺在床上静静思索:“自己到得此世界已是四年多了,只知现在是明朝万历二十六年。虽不知道明朝还有多少年,可却知道明朝肯定是文贵武贱。若想出头,还得读书。自家虽然种着百来亩地,父亲梁有余也开着间小武馆,收得十多个徒弟,每年所得的银钱也只能够维持武馆开支,有时一年下来甚至要倒贴些银钱;好在组织这些人替商旅保镖送货,每年能得笔钱财,也算是武馆众人的一个生活来源。虽然如此,也只是乡下一个土财主。后自己建议梁父在华阴县中买了商铺,随着这些商人一起投入本钱,共同做些生意。不过一年,就得了一大笔银钱,又买下现在的偏僻房屋,又增盖了大屋,不求精美,只求宽大,方有了现在这个院子。另外在县中热闹所在,还有三处商铺,经营着一些生意。又磨着梁父请了个江浙的老秀才,前来教授自己学问。果然,从学四年来,已是学有小成,目前来看,一个秀才是跑不了的。”

  转首又自思索:“自己难道来到这个明朝,只是考试做官不成?这个世界规矩太多太大,哪有前世舒服自由。且此世生活条件、卫生条件极差,更是和前世不可同日而语。虽然自己有内家真传,梁父也教授自己内、外功锻炼之法。然而自己细细看来,也只是平常。所谓高手,也不过是身有数百斤之力,身有千斤之力的强者,自己现在还没有见过。更是没有见到高来高去的功夫。这个世界文贵武贱,武职难有出头之日啊!想要有所成就,这八股是必须拾取起来,唉……!”

  第二日去拜见了县令大老爷。点选案首,府试必过,院试也多是录取,这可是再造之恩。且县令大人只要还在华阴县,自家必然得到照顾,目前已有一定的财富基础,再有个数年,自然就成了县绅之家。

  拜访细节,也不细述。然后就是入得县学。十月,又去了华州,参加了府试。考试一切顺利,作为华阴县案首,十个县的童生,府试考了第八名;这个名次相当不错,院试基本已是必中。

  待得梁发考试回来,到得华阴县家中。先是举家欢庆府试得中。然后赵先生又辞别而去,因为要最后一次参加举试,当然要早点回去浙江绍兴山阴县,准备明年的举试。这日梁氏父子送赵先生到了长亭之外。

  梁有余取出一个包袱:“兄长,这里有碎纹银三十两,铜钱三贯。又有银票三百两。这匹口外马也送与兄长,方便兄长骑乘,另有利剑一把,弓一把、箭二十枝。作防身之用。待吾这里事了,明年吾还要前去江南,到时再去拜会兄长。”

  原来在华阴县四年来,赵先生也跟着学了一路剑法,简单内炼之法,以为强身健体。还学了骑马、射箭;已是都能够熟练掌握。现在身体强健,到也算是文武双全,等闲三两个寻常汉子也不惧了。

  赵先生握住梁有余的手道:“贤弟高义,三年多来夏秋冬三季各两套衣服,又精食美宅,年银三十两。更是授吾秘传武艺,临行又奉银三百五十两,良马宝剑,为兄愧不敢当啊!

  这一匹马,就得数十两银子,宝剑良弓箭支,又得数十两。身上内衬软甲、护腕、护腿等,又是数十两银子。前后相加,五百两当是超过了。

  梁有余拱手一揖:“兄长,三年多来,教吾子梁发成才,得以改换门庭,恩同再造。区区银两,何足道哉!你我梁赵两家,山高水长,当通世家之好。兄长且登程,和商队一起,安全无虑。”

  赵先生一拱手:“吾现在确也需要这些阿堵物,也就愧受了。若吾有成,必有以报矣。”说着深深一揖。梁有余急忙拱手深揖还礼,梁发在一旁也是深揖。

  赵先生起身,又一抚须,思索着道:“明年院试后,基本可得中,可在院中挂名后,到得江南读书数载,再回华阴参加乡试,则必中矣。”

  梁父谢过:“兄长金玉良言,弟当遵行。”

  梁父又道:“待过段时日,兄长回乡稳定,吾再于山阴开辟商路,到时再与兄长合作。”

  赵先生笑道:“一言为定!”

  梁有余又转身行得数十步,向着去江南的商队领队一礼:“杨老板,此次南下江南,赵先生就拜托给您了。”

  杨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壮实中年人,笑着拱手:“一切有我,梁老弟放心,必将赵先生安全送到山阴。”

  三人在长亭外,洒泪而别。

  随后,梁父安排仆人夫妇二人陪梁发在华州读书,准备明年三月的院试。

  到得二月,已近春节,府学放假二十天。梁发回到家,当天家中一番热闹。到得晚间,梁有余将梁发叫到书房中,对着梁发道:“发儿,你既要考得秀才,也已明白事理;为父有一事与你说明,你不得外传。”

  梁发一愣,正色道:“爹爹放心,孩儿省得轻重。”

  梁有余压低声音:“节前你和我一起,到华山去给岳掌门送年货和租子。我们家世代是给华山派管着这一百多亩地。就是这武馆、商铺,也有一半是岳掌门的本金。各路强人险关,也是靠岳掌门摆平,这点你须得知道。就连你学的内功剑法拳脚,也是华山派的入门功夫。”

  梁发听得此言,心中大震:‘一时心中只回荡着“华山派、岳掌门。”’

  但终究前世是运营过数个企业的人,两世数十年的阅历,稍一停顿,已是基本平静下来,沉声问着:“爹爹,岳掌门怎么称呼啊?是干什么的呀?”

  梁有余正色道:“岳掌门名叫岳不群,是华山派的掌门人。江湖人称“君子剑”,是江湖中可排前十的高手,在晋陕川豫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为父是华山派的外门弟子,和岳掌门是同辈。我们家经营的田地产业,原来很多都是华山派的本金。”

  说到这里,梁有余稍稍停顿了下,稍抬头,双目斜视着左上角,回忆道:“为父资质有限,未能成为正式弟子。不过我为华山派尽力二十多年,上次说起了你,为父请求岳掌门看看能不能收你为徒,所以这次带你去华山派看看。”

  稍停,梁有余双目炯炯的看着梁发:“如果能得岳掌门看中,收入内门,那咱们家以后数代可就不用愁啦!而且你是秀才,岳掌门也是读书人,肯定更得岳掌门看重。你以后无论是江湖地位,还是读书做官,进退总是有路。”

  梁发听着,瞬息之间已是明白,自己是到了笑傲江湖中的明朝。思得梁发原是华山的三弟子,原来是有这样的关系在。想来华山经过剑气之争,岳不群宁中则站稳脚跟之后,自然开始重建华山势力。自家老父身为华山外门弟子,一直为华山经营着田产,忠心耿耿。自然是华山选择弟子时的首选。

  重重点头道:“父亲,孩儿明白了!明天一早就去华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