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比试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256 2019.10.28 08:19

  梁发道:“就是公公平平的比试,不得倚多为胜。如果任先生输了,就在少林寺中读十年的佛经,说不定能出两个高僧呢。少林也多了一项绝技。如果任先生赢了,人杀了也就杀了,任先生尽管逍遥去吧!”

  任我行笑道:“那你们是那几位出场?由我挑选吗?”

  梁发笑道:“任先生不问世事已久,今天正道‘武林四庭柱’是定要与你比试一下的,只是四场比试怕无法分出胜负,就再加一场,五场三胜制吧!谁输了就认栽。”

  任我行哈哈狂笑道:“‘武林四庭柱’,没听说过。”

  梁发笑道:“这四人是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师伯、家师岳先生。另外一场,就由区区在下来吧!任先生好好计算下,否则,今天可未必能走得掉呢!”

  任我行心中大喜,岳不群、梁发二人是必赢的两场,自己只要再赢一场,就是赢定了。转首问道:“方证大师,你们也是这个意思吗?”

  方证与冲虚道长目光一对,方证大师微笑道:“当然算数。”

  左冷禅心中有数,岳不群现在的功夫只怕更高。听得五场比试,己方自然胜算大增。若是任我行战岳不群师徒,也是不坏的结果;也是说道:“当然算数。”

  任我行心中一凛:“方证大师面有喜色,左冷禅也是欣然答应,难道岳不群师徒二人也是高手不成?”突然想到一事:“莫不是梁发也是学过了‘独孤九剑’不成?可正常只有一个传人呀?”一时思之不明。又看了看那个‘伪君子’,从那张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岳不群笑道:“任先生不是想看晚生做点有印象的事吗?怎么感觉机缘还没到吗?”

  任我行大怒,眼珠一转,已是计上心头。笑道:“就这样,五场三胜,谁输了就认栽。”

  左冷禅道:“当然,若你们赢了,人自然杀了也白杀;如果输了,就在少林寺念十年佛经吧!”

  任我行怒喝一声,一声长啸,只震得殿顶青瓦颤动不已,当当作响。众人听得如此内力,人人色变。

  任我行哈哈大笑:说道:“方证大师,在下向你讨教少林神拳,配得上吗?”方证道:“阿弥陀佛,老衲功夫荒疏已久,不是施主对手。只是老衲亟盼屈留大驾,只好拿几根老骨头来挨挨施主的拳脚。”

  左冷禅虽向任我行挑战,心下可真没有把握,深知对方的“吸星大法”善于吸人功力,自己这些年虽已练成了抵御之法,非不得已,却也不敢冒险轻试,见他竟向方证大师挑战,固是摆明轻视了自己,心下却是一喜,暗想:“我本来担心你跟我斗,让向问天跟冲虚斗,却叫你女儿去斗方证方丈。冲虚道人若有疏虞,我又输了给你,那就糟了。或是你先和岳不群师徒斗,却也可以帮我先铲除对手,也算不错。”

  见得任我行首战方证大师,当即让开脚步。

  二人相互施了一礼,方证大师举掌轻轻飘飘的拍了过去。梁发就见得方证大师手掌轻晃,就见得面前的手掌已是成倍的增加起来。就听任我行说道“如来神掌。”

  就见得任我行一掌拍向方证。却是以拙胜巧,掌法古朴,掌力控制精到,凝而不发,绝不浪费一丝内力。方证大师的掌法却是变化无穷,让人难以逐摸。

  梁发眼光扫过任盈盈,见他倚在柱子上娇怯怯的模样,看了看匾额,心中苦笑:“这是专门摆给令狐冲看的呀!否则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子,会有这样的形态?”侧耳细听了听,果然听到了令狐冲的呼吸声。心中想到:“此时令狐冲看着任盈盈这个样子,恨不得以身相代吧?何况只是出力一战?自己三世为人,还忍不住被少女所动。”内心一叹,只剩下了苦笑。

  突然就见任我行陡地转身,右手已抓住了余沧海的胸口,左掌便往他天灵盖疾拍下去。众人“啊”的一声,齐声呼叫。方证大师身子跃起,犹似飞鸟般扑到,双掌齐出,击向任我行的后脑,任我行手掌一撤,却不反手挡架,一把便抓住了方证大师的“膻中穴”,跟着右手一指,点中了他的心房。方证大师身子一软,摔倒在地。

  此时,梁发已是确定:“少林不想与魔教开战,此时牺牲一个余沧海,就可以击杀任我行,方证大师却不如此,硬是输了比赛,也要慈悲为怀去救余沧海。如果方证真是如此烂好人,少林早就灭了。此二人一开始的对答,就已是显露出了迹象。双方合作保住各自的龙头地位啊!魔教近二十年未找五岳剑派的麻烦,五岳剑派就开始威胁到了少林武当地位了。”思虑到此,忽见左冷禅已是冲向任我行。

  左冷禅一掌向任我行后心击去。任我行反手一击,喝道:“好,这是第二场。”左冷禅忽拳忽掌,忽指忽抓,在一剎之间已变了十来种招数。

  梁发大喝一声:“住手。”向着二人破绽之处,连出二三十剑。

  二人心中一凛,这瞬息之间每人就受到十二三剑攻击,分别直攻二人破绽之处;逼得二人只能后退,霎时之间,二人各退了数步,已是分开。

  梁发早已是退了出数丈。殿中众人都是大惊:“能在二三十招逼得这两大当世绝顶高手各退数步,这等剑法真是可畏可怖,此人剑法之高,在座众人只怕难有匹敌啊!”众人相视数眼,看了看余沧海,一时心中惊疑不定。

  余沧海见得此景,面色平和,神情已彻底放松下来。

  任我行乘机后退,内力运转,已是缓过气来。左冷禅怒道:“梁师侄,此是何意?”

  梁发笑道:“我提议时就说了,是公平相斗。现在任教主刚胜一场,还未决定是否战第二场,自然不能此时和任教主相斗。否则,岂不是胜之不武,我正道中人说话岂能不算数?”

  向问天大声喝彩道:“好,梁少侠果然光明磊落。这才是真正的好男儿。”

  任我行缓缓了几口气,已是舒服多了,也是说道:“好一个梁少侠,这才是真正的好汉。”

  左冷禅脸色一沉,心中不忿,可又一想:“这梁发武艺高强,轻功尤其高妙,剑法看来更进了一步,自己一时可是拿他不下,此时可不是计较的时候。”

  梁发微微一笑:“既然左师伯已经预定了任教主,那么下面这一场就请师傅战一战向左使吧!”

  岳不群缓步上前,笑道:“向左使,请!”

  左冷禅一愣,未及说话。任我行一时犹豫,觉得可以一战,未及开口。

  向问天上前道:“岳掌门,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