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岸行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824 2019.10.17 08:25

  梁发骑在马上,想着岳不群之前伤了绿竹翁的那一下,内力沛然莫可御;虽在一旁,也是觉得可畏可怖。不由得心中暗惊:“果然是老奸巨滑,岳不群练了各派失传的剑法,似乎内力也已是有了突破。可他一直隐瞒着没有全部展现出来,莫非为的就是防备自己与令狐冲?定是怀疑还有些什么他不知道的。嗯,还有就是瞒着劳德诺。”

  心下又自思索:“想来老岳从门派内部惨烈火并中生存下来,并谋得了华山派的发展。自然是依靠他的心计。可这也同样影响了他,而且不会改变。”突然心中又是一乐:“谁也想不到绿竹翁来了这一下,无意中暴露了岳不群的真正实力。应当是岳不群压抑了太久,现在有了实力,情绪激动之下,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和老岳相比,自己目前身法上有极大的优势,靠着独狐九剑的总则与三招剑法,剑法上优势也极大。可目前内力上差距也不小。自己和岳不群之间,自己真正的实力应该已是超过了岳不群,至少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突然心中想到一事,暗呼糟糕。可又一想,还有机会补救。

  众人马快,日行百余里,不过数日,已是到了信阳。接连赶路多日,虽然个个都是江湖好手,也是甚觉疲惫。主要是洗漱不方便,全身脏兮兮的,好在沿途风光不错,缓解了众人不少的疲惫。到了信阳,找了上等客栈住下,梁发将客栈包了,安排洗刷马匹,喂**料。又要店家烧好洗澡水,安排众人沐浴。

  整个店面本来可住近四五十人,现在二十四个人包了,住得倒也十分宽敞。服务亦及时倒位,众人舒心不少。

  梳洗完毕,人人神清气爽。众人到了临时的房间中议事。自有早安排好的众弟子外围四方警戒。

  梁发道:“前面半日路程,就是下河弯码头,已安排找三艘大船,沿淮河东去,一路顺水顺风。现在南方天气还不算冷,十来天后,就可以到三营河口,我们可以从扬州江都入长江,然后去江南。既可乘马,也可乘船。估计明天下午可以走。”

  梁发又道:“如果坐船坐累了,还可以上岸骑马而行,再到下个渡口集中,也算是一种锻炼吧!”

  岳不群点点头,三艘大船看着不少,可如果加上二十五匹马,可就不宽裕了。听了梁发的安排,问题就全部解决了。马匹长途用船运送,可能会有事,这个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岳不群笑道:“发儿办事有方,就这样办吧!”岳不群又对众人道:“若无其他事,各自去办事,发儿留下。”

  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陶均、英白罗、赵晨、孙林、沈平、陈素琴等参与议事的弟子皆是领命而出,各自带人办事去了。

  岳不群缓缓道:“信阳离着嵩山不远,据报嵩山在此处可有不少人手。夫人、发儿可要做好准备才是。”

  梁发心中一动,岳不群这是慢慢的将自己当成腹心之人了。当然,也是因为自己此前和岳不群说过这些事,故而现在可在自己面前直说,也是拉拢之意。梁发轻声道:“上面的如果不来,无人是师傅师娘对手。师傅可轻松杀之。师娘与弟子也可对付四五个,此事无虑。只不过有备无患,得防外出之人被抓,牵制住我等。此次所以备三艘船,也是留有了备份。”

  宁中则轻笑一下,对二人道:“这两天外出,必有三人之一领之,再配以弓箭,当可保无碍。”

  梁发知道这是宁中则武功大进,众弟子也是大有成长,故而现在信心十足。就听得岳不群笑道:“就如此办吧!”

  第二日中午,高根明过来禀报:“师傅师娘,需要采买的东西都已是办妥,雇佣了三艘大船,花了三百两银子。”

  岳不群点了点头:“那就即刻上船!”

  众人将在岸上所购的粮米油盐菜蔬鸡鸭猪牛肉搬运上船;将渔夫送来的十几条大小鱼儿用笼子装好,放置在船侧专门用来养鱼的装置中。其他几人牵着马匹上了大船。这是专门用来运输用的,船中间大舱铺有厚木板,全部连通,上面高高的顶篷以防风雨日头。已是信阳能找到的最大的货运船只,倒也能够装载得下马匹。又安排了弟子轮流值守,第一天正是劳德诺、李杰。

  码头上,高根明对着众人道:“将酒楼所叫的酒菜运到船中,中午就在船上,一边行船看风景,一边饮酒吃菜。二师兄、李杰师弟也来,晚上再去值守就好。这一百坛老酒和食材一样,都放在中间的船上。箱笼行李放置在最后一艘船上。”

  几个师兄弟笑嘻嘻地将酒菜放置好,排了三桌。用细纱笼子罩好,再盖上布。

  二十多个人,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安置妥当。

  舒奇、陆大有、岳灵珊上得岸去,舒奇拿着一根长长的竹杆,岳灵珊双手各拿一根。竹杆上挂着鞭炮,陆大有逐一点火,舒奇、岳灵珊二人挑着长长的竹杆,一时鞭炮声大作。陶均、英白罗等几个年纪小点的弟子,手持大炮仗,就在船头放了起来。船老大在船上拉长了声音:“开-船-喽――!”,三船大船缓缓驶离岸边,顺风顺水的向东而去。

  此时天气渐暖,淮河之地西北风与东南风不定,今天西风,所以装马的船走在最前面;不然味道可不太好。不一会儿,船帆都已是升起,三艘船犹似奔马,迅速顺流驶去。

  随即船上开宴。高根明笑道:“这是提前特地买了个炉子,又有不少煤炭;虽然菜冷了,黄酒热了后饮用,再将肉食热了,吃起来更好。”说话间,黄酒、肉食已加热好了。

  宁中则笑道:“大家都饿了,先吃菜,待会再来饮酒。”

  众人忙了一上午,都已是饿得狠了,招呼一声,先是吃了一巡。虽然素菜是冷了,众人还是吃得很有味道。吃了十几筷菜,劳德诺牵头道:“各位师兄弟,大家一起敬师傅师娘一杯。”

  众人齐声道好。人人站了起来,举起酒杯道:“请师傅师娘满饮此杯。”

  宁中则笑容满面,岳不群难得的也是露出了笑容道:“好,大家坐下,一起干了。”

  众弟子也不坐下,站着饮了杯中酒,方才坐下吃菜。这一杯热酒下肚,梁发就觉得是十分的舒适熨贴;早春之时,气温还不太高,菜又是冷的,热酒一下,当然快活。

  梁发执壶给岳不群、宁中则夫妇满上,又给岳灵珊斟了。刚要给劳德诺斟酒,劳德诺笑道:“三师弟为华山尽心竭力,劳苦功高,帮着师傅分担着重担,平时很忙,今天难得放松,且坐着吃酒,我们几个自己斟酒就是。”梁发一笑作罢。

  梁发待得众人酒斟好,举起杯道:“好事成双,我等再敬师父师娘一杯。”众人纷纷应着,又是敬了一杯。

  岳不群对着众人道:“你们自己随意,不要拘束。”梁发明白老岳的意思,立刻端起酒杯,对着宁中则笑道:“我先敬师娘一杯。”

  劳德诺见此,也是端杯道:“弟子敬师傅一杯。”

  岳氏夫妇端杯饮了。酒桌上热闹起来,众人各自寻人敬酒。梁发又提了一壶酒,用盘子盛了菜,端到掌舵的船老大面前道:“师傅边行船,边饮用罢。”

  船老大笑道:“那就多谢公子了。”说着坦然收下。

  梁发笑道:“我一发再给你们几坛酒,菜也是现成的,你们不嫌弃,就分些给大家同乐。”

  船老大笑道:“那敢情好,谢公子。再让厨房将素菜热一下,再炒几个素菜吧。”

  梁发笑道:“好,就这样办。”端了几盘菜过去,船娘又炒了几样素菜,吃起来果然更是舒服。

  船中无事,众人看景饮酒,不知不觉间已是一个多时辰。撤去酒席,上了茶水,坐了片刻。看着两岸上绿意丛生,岳灵珊道:“如果上去走走,倒是很好。”

  岳不群嗯了一声,道:“船行较快,要骑马方可。去问下船家,下个渡口是什么地方?在河的南岸还是北岸?然后你们上岸去,到下个渡口会合。”

  很快孙娟回来道:“师傅,我问了,下个码头是平昌镇;在河北岸,离此还有三四十里水路。”

  宁中则道:“我今天不想上岸,梁发,你陪你几个师弟妹上岸吧!”

  梁发笑道:“是,师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