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剑法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501 2019.10.09 08:41

  到得华阴县家中,梁母见了岳灵珊,拉着岳灵珊的手,端详着赞道:‘好标致的姑娘,不话道将来谁有福气能娶到你。’

  岳灵珊红着脸,羞涩一笑,一反平时的顽皮的常态。梁母又拉着岳灵珊到了里屋,从箱中取出一副翠绿的上等玉镯,让人打了水,又涂抹了皂角,将玉镯戴了。又取出一个羊脂白玉做的项链,用金链串成,也是吊着一块鸡心形的翠绿的玉坠,又有一副耳坠,却是蜜腊。

  雪白的肌肤,衬托着翠绿的玉镯,白色的项链、翠绿的玉坠,青玉色的耳坠,霎时让梁发眼前一亮。真是人比花娇,梁发心中暗叹一声。

  梁母眼前一亮,口中道:“灵珊初次来见我这师婶,我将这几件首饰做见面礼了,这些首饰真是仿佛给珊儿订做的一般。不许推辞,否则我不高兴了。”

  岳灵珊虽年十八,却是娇生惯养,人情却是不通。又是爱美的年纪,见得此物确实喜欢,加之梁母态度亲切,也就福了一福:‘谢师婶!’

  梁母又是找出江南时兴款式的衣服出来,给岳灵珊妆扮了。然后二人亲热的交谈着,梁发却是被冷落到了一边。

  华山之上,“有所不为轩”,宁中则对岳不群道:“‘平之心中充满仇恨’,发儿这见地十分明白,倒是不能让平之影响灵珊。”

  岳不群点了点头,宁中则又道:“师哥,发儿从小就是神童,中过秀才,就是院试也是上等,多读几年书,见事自然比冲儿明白。就连练武也是比别人快上一大截。可冲儿由我抚养长大,就如亲儿子一般。而且也是聪慧过人。”

  宁中则顿了顿又道:“冲儿将来如得到发儿的辅助,华山必能发扬光大。”

  岳不群看了看宁中则,伸手轻抚宁中则的秀发,看着宁中则如花容颜,轻笑一笑道:“当年我为大师兄时,同门之中内功武艺一直是第一的。”

  宁中则玉面上浮面出追忆的神情,崇敬的看着岳不群:“自我认识师兄以来,虽然那时同门师兄弟妹们都很优秀,可和同门比试师兄却从没输过,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兄。”

  岳不群摇头笑道:‘师妹夸奖了!’脸上却摆出一副很是受用的神情。宁中则伸手轻拍了拍岳不群的腰部。岳不群又说道:‘师妹,武艺不如人,见识不如人,这才德可不能服人啊?左师兄可是雄心勃勃呢!’

  宁中则笑道:“冲儿若学了‘紫霞功’,这内功一上去,武艺自然就不用担心了。这见识嘛,多练练自然也就强了。”

  岳不群道:“等冲儿将夫人的宁氏一剑练好,我再传他‘紫霞功’便是。”

  宁中则又道:“左师兄自然是厉害的,师兄现在紫霞功练成,我想左师兄也不敢轻侮我华山了。”

  岳不群道:“虽然我‘紫霞功’练成,然而左师兄可也没停下来啊!”

  正在商量,二人接到山下传信,听得岳灵珊随梁发去了华州,相视一眼,到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三天,岳灵珊冲进宁中则的房中,叫了声:“娘”,扑进宁中则的怀中,娘俩厮磨片刻,宁中则扶起岳灵珊,见着女儿容光焕发,衣着时尚,配着几样饰品,益发娇美。岳灵珊拿出宝剑递给宁中则道:‘娘,我不小心将爹爹给我的剑掉落到了思过崖后的山谷里。梁师兄和我去买了一把,可不比爹爹的宝剑差,花了三百八十两,娘你看看。’

  宁中则接过剑试了试,知道确实不比上次的宝剑差,这样的利器可是有钱难买。三百八十两那里能够买到。看了看女儿戴的首饰,宁中则笑道:“这也是梁发送的?”

  岳灵珊脸一红道:“唉呀!是梁师婶送的见面礼,梁师婶很好的,女儿也喜欢,就收了!娘觉得好不好看?”

  宁中则揉搓着女儿道:“好看,好看!我家灵珊戴什么都好看。”

  现灵珊又看着宁中则道:“娘,我去看看爹爹!”

  宁中则笑道:“看你乱跑,待会你爹爹不骂你!”

  岳灵珊两只粉拳一碰,转身去了。

  宁中则过了不久,也到了岳不群平时练功所在,岳灵珊已是离去。宁中则道:“师兄,咱们的女儿可真敢收呀!你看这……?”

  岳不群笑道:“这事看灵珊的心意就好,暂时不用管。到是有件事,需要我俩下山一趟。”

  宁中则道:“我去取过行李。”因着经常远行,这是常备好的,取了就走。

  林平之面带淡淡笑容,叫了声:‘师姐,我有几招剑法总是练不好,想请师姐指点。’

  岳灵珊道:“小林子,师姐且和你过两招,看问题在那里?”

  陆大有怒视着林平之和岳灵珊说笑着向着山路行去,恨恨的将剑狂舞起来……;到得晚间,见岳灵珊没有如往常一样要去给令狐冲送饭,叹息一声,提着饭走了。

  一早,梁发来到了思过崖,就见得令狐冲呆呆坐在洞外发呆。

  梁发心中一动,提剑刺去,令狐冲一愣之后,才挺剑相迎。二人斗得数招,令狐冲长剑一扔道:“三师弟,我今天不想比剑,也不想说话。你随意。”

  梁发一愣道:“师兄,那你先息着吧!”

  转入洞中,先是打量了一下石洞壁,已是发现了一石壁堵着的痕迹。心中一喜。然后绕着洞中的大石转了一圈,发现了‘风清扬’三个字。

  整个环境看过之后,微一思索,伸手一拉,已是将石壁上堵塞的洞口打开。梁发叫道:“大师兄,快过来。”

  令狐冲进来一看,见梁发正背对着自己,已是点着一个火把探进洞中,回头看了眼令狐冲又看着洞里道:“大师兄,这里有个石洞,咱们进去看一看。”

  令狐冲无精打采的站在洞外,想了想又跟着进去,一语不发的站在石壁图刻前。梁发也就不说话,一一细看起来。

  每派精华招数一二十招到三五十招不等,石壁上华山派的也不过是三百来招。梁发先是将华山剑法近三百来招一一看过。有着华山剑法功底,不过一个小时,已是尽数看完。梁发心中长叹:“华山现在所教授的剑法确实和石壁上所载相差甚远;确实担不起这剑派的声名。”

  不再多想,练起了其中一百余招没见过的,果然是大受启发。到得下午,这些剑招已是全部练过一遍。

  转身出来。见得令狐冲已是出去了,坐在了崖上发呆。梁发问道:“师兄莫非早已知道了这些剑招不成?否则怎么会一点也不惊讶?”

  令狐冲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梁发见此,知道令狐冲钻了牛角尖,可此刻见此机会,那里会去浪费时间;也不多言。坐在大石上,运功三个周天,然后又是进洞看了起来。隐约之间,听得外面人向山崖走来,当即吹熄火把,就见得令狐冲过来低声道:“我先堵上,免得师弟心惊。”

  二人动作快捷,很快又是堵好,出得洞外,见得陆大有,梁发笑道:“六师弟送饭来啦,你先劝劝大师兄,我下去吃饭去了。”

  此后每天晚上,梁发就来到后山洞中与令狐冲一直习剑。好在每日上午指导师弟妹练剑已经进入正常轨道,倒出没有出什么意外。前后不过数天,洞中千余多招剑法已是全部基本练习了两遍。然后先开始专攻华山剑法及其破解招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