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进退分合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610 2019.11.01 08:17

  左冷禅一手紧握茶杯,一手虚握,放置腹部,双目直视众人,柔声道:“此事吾确实不知,若此事属实,定当严惩。”

  定闲合什道:“左师兄,此乃华山派与我恒山派当场抓获张、马、赵三位师兄,不容置疑,左师兄必当给我恒山及各派一个交待。”

  天门道长怒声道:“左盟主,张、马、赵三人违反盟规,残杀同道,罪不容赦,当日刘正风与魔教曲洋交往,杀其满门。今天这三人你怎么说?”

  莫大先生道:“刘正风与魔道中人交往,违反盟规当杀;其不愿伏诛,杀其全家也是盟主执行盟规。”说道这里,上前一礼道:“今天还请左盟主大义灭亲,惩治判入魔教的张、马、赵三人及门人弟子。”

  左冷禅一时沉吟,陆柏道:“此事容某查问之后再处理如何?”

  定逸师太勃然大怒,起身怒喝:“若嵩山今日不能遵守盟规,包庇判入魔教之人,吾正道岂能容之。”

  岳不群叹道:“定逸师妹息怒,左师兄也是一时难以割舍兄弟之情而已。”

  余沧海冷笑道:“那令狐冲娶任我行的女儿,又该如何?”

  方证大师合什道:“阿弥陀佛,令狐冲娶任教主的女儿,正是为了消弥武林纷争,才有十年内任教主不得攻伐各教派之约。此事功莫大焉。”

  冲虚道长双目微睁,点头道:“正是如此,此事不容置疑。”

  解帮主、震山子二人相视一眼,也是同声正色道:“余观主此言有误,此二事完全不同。方证大师、冲虚道长所言甚是。”

  陆柏道:“既然如此,我当传五岳旗令,捕杀张、马、赵三人。”

  天门道长道:“非但我五岳如此,还请在场各正教全体捕杀。”

  方证、冲虚、解帮主、震山子缓缓点头,震山子道:“正当如此。”

  左冷禅目光扫过众人,见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并未出言阻止,沉思良久,道:“好,就这么办。”

  岳不群道:“请立刻传下五岳旗令。”

  众人皆目视左冷禅,左冷禅一时未语。陆柏见此,取出令旗,交给岳不群道:“虽然张、马、赵三位师弟行事有差,吾等实在不忍,且请岳掌门代行传令。”

  岳不群接过旗令,叹道:“左师兄仁义,为了武林正义,我就代为行之吧!”接过令旗,对众人道:“今天各大教派都在,且请移步,集各派骨干同至大殿,以传此令。”

  自有少林僧人下去传话。不过一刻钟,已经有近百人来到少林前院之中,立于众人之前。岳不群上前道:“今有嵩山派张、马、赵三人,判入魔教,截杀恒山各位师太,被华山、恒山当场抓获。后禀明左盟主,决定将三人处死。其门人弟子,若不能与其划分界限者,一律以私通魔教论处,凡我正教子弟,皆可杀之。”

  下立众人听得此语,就听得恒山、衡山、泰山、华山四派弟子大声应道:“杀死判徒,杀死判徒。”

  余者也是随之应和起来。左冷禅面色严肃,昂视前方。各派掌门也是肃然而立,转目相视,若有深意。

  岳不群道:“既然大家都知道了,回去之后,告之各派同门,杀得此三人者,我五岳剑派必有重赏,凡想习武、求财者皆可。现在请回去传话吧!”

  各派门人散去不提。

  陆柏道:“既然此事已定,我等要回去了。”

  岳不群笑道:“都是在嵩山,陆柏师弟是路最近的,不急。”

  定闲合什道:“尚有事待议,请稍待。”

  众人又回至厅中,定闲道:“五岳剑派,连出此等之事,虽然是各人私行不轨,可也是左盟主领导无方所致。左师兄,定闲鲁直之言,尚请莫怪。”

  左冷祥额上青筋一跳,长出一口气道:“我确实有责任,以后定当严肃盟规。”

  莫大先生叹道:“做错了,就要受惩罚,此乃正理。嵩山派事务太多,再兼顾五岳之事,左师兄已太过劳累,明显不得周全了。”

  天门道长大声道:“莫如且御任盟主之职,既明盟规,也能周全嵩山之事。”

  定闲合什称佛道:“此是正理。”

  岳不群也是笑道:“左师兄御任之后,也能轻松一些,管好嵩山之事。”

  方证大师合什道:“左施主若能舍下,才能有得。”

  左冷禅冷笑道:“左某御任后,且请岳师弟为盟主可好?”

  定闲道:“如此正好。”

  岳不群道:“岳某如何敢当。”

  莫大先生笑道:“岳师弟且莫推辞,当为武林正道尽一分心力才是。”

  天门道长说道:“岳师弟也莫推辞,目前舍老弟无人能担此任。”

  岳不群叹道:“也罢,既然左师兄高义,各位都欲让我一试,我且勉为其难,待再有能者,再让位与他便了。”

  众人相视一眼,齐齐拱手:“恭喜岳盟主。”

  岳不群笑道:“这样吧,且先传告武林同道,且在明年十月九日,于华山宴请武林同道。”

  左冷禅稳稳放下茶杯,目光扫过众人,森然一笑:“既然如此,方证大师,各位好友,容左某暂且告辞,到时嵩山定会到华山一行。”

  方证大师道:“左施主且回去好生休养,江湖之中还少不得左施主啊!。”

  岳不群说道:“左师兄放心休养就是。”

  左冷禅霍然而起,缓缓道:“嗬嗬,好,道长、岳盟主,那我先行一步。”说完,甩袖而去。嵩山众人、余沧海也是拱手为礼,随之而去。

  丁勉道:“左师兄,因何让位于那个伪君子?张、马、赵三位师弟的事怎么办?”

  左冷禅目视前方,未语,看了陆柏一眼,陆柏笑道:“丁师哥,左师兄力胜任我行,还未完全恢复;岳不群抓住三位师弟在龙泉镇之事发难,此时若不应允,只怕立刻就是一场争斗。”停了一下又道:“目前,方证、冲虚忌惮左师兄,支持那伪君子,此时不利于我。只要五岳同盟尚在,什么时候取回盟主之位,那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

  神鞭邓八公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陆柏笑道:“既然同盟出了问题,盟主就要担责,那么以后自要依引此例而为。张、马、赵三位师弟,先避一避,然后改换头面即可。”

  “锦毛狮”高克新、“九曲剑”钟镇都是点了点头。陆柏又笑道:“现在江湖之中主要是魔教、少林、武当、嵩山、岳不群的山海商会为第一流势力,其他的则逊之。任我行现与岳不群暂时合作,可任我行与我嵩山必难共存,少林、武当必然也是忌惮任岳合作。所以眼前要先让魔教内斗,让任我行不能取得教主之位。”

  ‘松柏手’丁勉、“神鞭”邓八公、“锦毛狮”高克新、“九曲剑”钟镇、都是连连点头。丁勉笑道:“妙啊!如此一来,任老魔若想重得教主之位,必得血战一场了。那东方号称天下第一,如果令狐冲伤在那里,就又断了那伪君子一臂。”

  钟镇笑道:“定闲、莫大、天门就是另一臂了。”

  余沧海见嵩山派如此密谋也未瞒着自己,心中一动。说道:“岳不群收容林平之,与我青城已是不死不休,左掌门,还望你主持公道才是。”

  左冷禅心中一动,温言笑道:“余观主放心,你我自当戮力同心,维护武林正义。”扫视众人一眼又道:“华山内有隐忧,只怕不久就会重演剑气之争式的内斗啊!”

  众人相视数眼,眼神迷惑;陆柏笑道:“那梁发骄横跋扈,目中无人,与那伪君子相斗不远。”

  钟镇眉毛一挑,双目转动,缓缓点头道:“若没了那梁发、令狐冲,华山何足一论。”

  余沧海、高克新双双眼睛一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