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传信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746 2019.10.26 08:16

  嵩山派三名高手万料不到居然这么容易便获释放,对定闲师太不禁心生感激,向她躬身行礼,转身飞奔而去。其时火头越烧越旺,嵩山派死伤的人众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下。十余名伤势较轻的慢慢爬起走开,重伤的卧于血泊之中,眼见火势便要烧到,无力相避,有的便大声呼救。

  定闲师太道:“这事不与他们相干,皆因左掌门一念之差而起。于嫂,仪清,便救他们一救。”众人知道这位掌门人素来慈悲,不敢违拗,分别去检视嵩山派中死伤之辈,只要尚有气息的,便扶在一旁取药给之敷治。

  定逸师太道:“师姐到底如何遭难?萼儿,你口齿清楚些,给掌门人禀告明白。”

  仪文当即向众人讲述中伏经过。

  定逸师太不耐去听仪文述说往事,双目瞪着令狐冲,突然说道:“你——你很好啊。你师父为什么将你逐出门墙?”

  令狐冲道:“弟子交游不慎,当时确是结识了几个魔教中的人物;又未遵师嘱,惩恶除奸。”

  定逸师太哼了一声,道:“像嵩山派这样狼子野心,却比魔教更加不如了。哼,正教中人,就一定比魔教好些吗?”

  定闲师太一直在闭目养神,这时缓缓睁开眼来,说道:“敝派数遭大难,均蒙令狐少侠援手,这番大恩大德……”

  令狐冲忙道:“弟子稍效微劳,此次更是奉师娘之命而来,师伯之言,弟子可万不敢当。”

  定闲师太道:“令狐少侠为人正直,乃正道楷模;待有机会,我亲自向岳掌门分说,也要向宁女侠致谢。”

  令狐冲面现喜色道:“多谢师叔。”又说道:“一众殉难的师姊遗体,咱们是就地安葬呢,还是火化后将骨灰运回恒山?”

  定闲师太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既弃此臭皮囊,还带回去作甚,都火化了罢!”

  令狐冲对定闲师太道:“我师娘令我先来,随后必至,要留下信息才是。”

  定闲师太点点头:“此是应当之事。本当在此等等岳师兄岳夫人一行,只是经此一难,山中之事放心不下,需要马上赶回去。只能留信了,此去还需令狐少侠出力啊!”

  令狐冲道:“能为师太效劳,弟子幸甚。”

  定闲师太微笑点头:“如此就多谢令狐少侠了。”

  恒山派此次元气大伤,不愿途中再生事端,尽量避开江湖人物,坐船到得长江边上,便即另行雇船,溯江西上。

  这日夜间,令狐冲听得有人击掌之声,当即出去查看。令狐冲听得二人相谈片刻,出手擒下了二人。

  经定闲师太一翻讯问,方才知道此二人乃是白蛟帮易堂主、齐堂主,江湖上人称‘长江双飞鱼’,易堂主交待:“白蛟帮、浙西海沙帮、山东黑风会、湘西排教、天河帮帮主“银髯蛟”黄伯流,长鲸岛岛主司马大,共计江湖上三十来个大大小小帮会相约十二月十五前去少林寺救回圣姑。”

  听到任盈盈被少林扣押的消息,令狐冲一时心中纷乱如麻,心中自思:“今日已是十一月下旬。他们下月十五要去少林寺,为时已然无多。少林派方证、方生两位大师待我甚好。这些人为救盈盈而去,势必和少林派大动干戈,不论谁胜谁败,双方损折必多。我何不赶在头里,求方证方丈将盈盈放出,将一场血光大灾化于无形,岂不甚好?”

  令狐冲想了良久,方回船中,就听得郑萼前来说道:“令狐大哥,掌门师叔让我告诉你,救人之事最好不要硬来。她老人家和定逸师叔两位,此刻已过江去了,要赶赴少林寺,去向方丈大师求情放人,请令狐大哥带同我们,缓缓前去。”

  令狐冲听了这番话,登时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举目向长江中眺望,果见一叶小舟,挂起了一张小小白帆,正自向北航去,心中又是感激,又觉惭愧,心想:“两位师太是佛门中有道大德,又是武林高人。她们肯亲身去向少林派求情,原是再好不过,比之我这浪迹江湖、素行不端的一介无名小卒,面子是大上百倍了。多半方证方丈能瞧着二位师太的金面,肯放了盈盈。”

  想到此处,心下登时一宽。又是想道:“如此也好,不负师娘让我来解救恒山众人之意,更是要谢谢梁师弟维护之情。”原来令狐冲已是明白梁发、宁中则让他独自来救恒山众人之意;轻叹一声,独立船头,良久不动。

  这一日舟过夏口,折而向北,溯汉水而上,傍晚停泊在小镇鸡鸣渡旁。令狐冲又是上岸喝酒,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小店之中无下酒物,随手抓起几粒咸水花生,抛入口中,忽听背后有人叹了口气,说道:“唉!天下男子,十九薄幸。”

  令狐冲回首见到那人凳脚旁放着一把胡琴,琴身深黄,久经年月,心念一动,已知此人是谁,当即拜了下去,说道:“晚辈令狐冲,拜见衡山莫师伯。”

  只见莫大先生形貌落拓,衣饰寒酸,哪里像是一位威震江湖的一派掌门?偶尔眼光一扫,锋锐如刀,但这霸悍之色一露即隐,又成为一个久困风尘的潦倒汉子,令狐冲心想:“恒山掌门定闲师太慈祥平和,泰山掌门天门道长威严厚重,嵩山掌门左冷禅阴鸷险刻,我恩师是位彬彬君子,这位莫师伯外表猥琐平庸,似是个市井小人。但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其实个个是十分深沉多智之人。我令狐冲草包一个,可和他们差得远了。”

  二人攀谈良久,莫大先生问道:“令狐老弟,你到底何以和恒山派的人混在一起?魔教的任大小姐对你情深一往,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她啊。”

  令狐冲脸上一红,说道:“莫师伯明鉴,小侄情场失意,于这男女之事,可早已瞧得淡了。”想起了小师妹岳灵珊已嫁为人妇,胸口一酸,眼眶不由得红了,过了一会,便叙述如何遇到定静、定闲、定逸三位师太的经过,说到自己如何出手援救,每次都只轻描淡写的随口带过。

  莫大先生静静听完,瞪着酒壶呆呆出神,过了半晌,才道:“左冷禅意欲吞并四派,联成一个大派,企图和少林、武当两大宗派鼎足而三,分庭抗礼。他这密谋由来已久,虽然深藏不露,我却早已瞧出了些端倪。操他奶奶的,他不许我刘师弟金盆洗手,暗助华山剑宗去和岳先生争夺掌门之位,归根结底,都是为此。只是没想到他在华山失了手,还不收敛。现在居然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对恒山派明目张胆的下手。

  令狐冲道:“他倒也不是明目张胆,原本是假冒魔教,要逼得恒山派无可奈何之下,不得不答允并派之议。”

  莫大先生点头道:“不错。他下一步棋子,当是去对付泰山派天门道长了。哼,魔教虽毒,却也未必毒得过左冷禅。”

  令狐冲又问莫大先生道:“莫师伯,少林寺因何扣押任大小姐?”

  莫大先生上下打量令狐冲有顷,方说道:“江湖上都说,那日黑木崖任大小姐亲身背负了你,来到少林寺中,求见方丈,说道只须方丈救了你的性命,她便任由少林寺处置,要杀要剐,绝不皱眉。”

  令狐冲“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将桌上一大碗酒都带翻了,全身登时出了一阵冷汗,手足发抖,颤声道:“这……这……这……”

  莫大先生叹道:“这位任大小姐虽然出身魔教,但待你的至诚至情,却令人好生相敬。少林派中,辛国梁、易国梓、黄国柏、觉月禅师四名大弟子命丧她手。她去到少林,自无生还之望,但为了救你,她……她是全不顾己了。”

  令狐冲道:“莫师伯,小侄既知此事,着急得了不得,恨不得插翅飞去少林寺,瞧瞧两位师太求情的结果如何。只是恒山派这些师姊妹都是女流之辈,倘若途中遇上了甚么意外,可又难处。”

  莫大先生道:“你尽管去好了!”

  令狐冲当即躬身行礼,说道:“深感大德。”

  莫大先生笑道:“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帮恒山派的忙,要你来谢甚么?那位任大小姐得知,只怕要喝醋了。”

  令狐冲道:“小侄告辞。恒山派众位师姊妹,相烦莫师伯代为知照。”说着直冲出店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