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华山之梁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平局

华山之梁发 道传世家 2531 2019.10.29 08:03

  梁发心中暗思:“余沧海这是要彻底的倒向左冷禅了吗?”

  梁发此时对任我行的狂妄及冒险性格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任我行以下驷对上驷之法,先让任盈盈去迎战方证大师。然后任我行迎战岳不群、再战左冷禅或梁发,可保两胜。令狐冲战冲虚,也可得胜。此五战三胜后还可以保有令狐冲、向问天两大战力。任我行谨慎一点,自己也能够保全战力。如现在情况,其实是已经全军覆灭,只剩下令狐冲一人,绝对不能够保住众人。”转念一想:“只是左冷禅这招,大出任我行意料,所谓矣兵必败,就是这个道理了。”

  就见得冲虚道长走了出来道:“这一场就由在下出手。任教主派哪位迎战。”

  任我行道:“冲虚道长乃是剑法名家,自然要请剑法名家对敌了。”抬头说道:“令狐小兄弟,出来吧!”

  众人一听此言,都是大吃一惊,顺着他目光向头顶的木匾望去。令狐冲更为惊讶,一时手足无措,狼狈之极,一迟疑间,料想无法再躲,只得涌身跳下,向方证大师跪倒在地,纳头便拜,说道:“小子擅闯宝剎,罪该万死,谨领方丈责罚。”

  方证呵呵笑道:“原来是你。我细听你呼吸匀净,深得龟息之法,心下正是奇怪,不知是那一位高人光临敝寺。请起,请起,行此大礼,可不敢当。”说着合什还礼。

  令狐冲心想:“原来他早知我藏在匾后了。”

  丐帮帮主解风忽道:“令狐冲,你来瞧瞧这几个字。”他说话声音嘶哑,极是难听。令狐冲站起身来,顺着他手指向一根木柱后看去,只见柱上刻着三行字。第一行是:“匾后有人。”第二行是:“我揪他下来。”第三行是:“且慢,此人内功亦正亦邪,未知是友是敌。”每一个字都是深入柱内,木质新露,自是方证大师和解风二人以指力在柱上所刻的了。

  令狐冲甚是惊佩,心想:“方证大师从我极微弱的呼吸之中,能辨别我武功家数,真乃神人。”随即说道:“众位前辈来到殿上之时,小子作贼心虚,未敢下来拜见,还望恕罪。”

  解风笑道:“你作贼心虚,到少林寺偷甚么来啦?”

  令狐冲道:“小子闻道任大小姐留居少林,斗胆前来接她出去。”

  解风笑道:“原来是偷老婆来着,哈哈,这不是贼胆心虚,这叫做色胆包天。”

  令狐冲道:“任大小姐有大恩于我,小子纵然为她粉身粹骨,亦所甘愿。”

  解风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好好一个年轻人,一生前途,却为女人所误。你若是不堕邪道,这华山派掌门的尊位日后还会逃得出你的手掌么?”

  任我行大声道:“华山掌门,有甚么希罕?将来老夫一命归天,日月神教教主之位,难道还逃得出我乘龙快婿的手掌么?”

  令狐冲吃了一惊,颤声道:“不——不——不能——”

  任我行笑道:“好啦。闲话少说。冲儿,你就领教一下这位武当掌门的神剑。冲虚道长的剑法以柔克刚,圆转如意,世间罕有,可要小心了。”

  梁发忽然道:“且慢,师兄,我问你几件事,你可敢作答?”

  令狐冲道:“梁师弟你问吧。”

  梁发道:“你下来拜见了各位前辈,为何不拜见师父他老人家?是因为对你的恩不深么?”

  令狐冲脸色通红,额上汗水都是流了下来,嗫嚅道:“师父师娘养育我成人,教我识字,传授武艺恩比天高;我是惭愧,无颜拜见。”

  令狐冲料想此刻师父的脸色定是难看之极,那敢和他目光相接。低着头行到宁中则面前道:“拜见师娘。”岳不群一时沉吟未语,宁中则叹了口气,道:“你起来吧!”

  看着这样的一个少年高手,此刻狼狈不堪,连头都是抬不起来,方证、冲虚二人目光奇异,相视一眼,意味不明。余沧海忽然‘哈哈哈’笑了数声。

  梁发双目扫视了众人一眼,又看着令狐冲道:“师兄,我听定逸师叔讲你是要送恒山众位师妹回山,你这一来少林寺,恒山众位师妹你是如何安排的?”

  令狐冲道:“这得多谢莫师伯,护送恒山众师妹回去了。”

  梁发双目一扫莫大先生,点头轻轻一笑,莫大先生神色不动。梁发又道:“师兄,恒山二位师叔已来少林说情,你也知晓,怎么会改变主意也来了少林?”

  令狐冲叹了声道:“一众江湖豪杰为救任小姐不顾生死,我令狐冲受人活命之恩,岂能置身事外?少林、武当我向来景仰,我来了少林,总能设法让众人少些伤亡。”

  方证、冲虚等人相视一眼,暗暗点头。

  梁发道:“原来如此!”

  向问天笑道:“江湖好汉,自当快意恩仇,遵守江湖规矩!令狐兄弟当日得盈盈小姐舍命相救,今带数千群雄来少林相迎,未伤少林一草一木,足见光明磊落。现在为盈盈小姐出战,合情合理。下面就请冲虚道长和令狐兄弟比试吧!”

  冲虚道长背向而立,仰首向天,肃立有顷,也不回头,长叹一声道:“我输了!”此言一出,众人尽皆骇然。不知如何,梁发从冲虚道长的声音中听出了失落之意。

  解风道:“道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冲虚道:“我想不出破解他的剑法之道,这一场比试,贫道认输。”

  解风道:“两位可还没动手啊。”

  冲虚道:“半月之前,武当山下,贫道和他拆过三百余招,那次是我输了。今日再比,贫道仍旧要输。”

  方证等都道:“有这等事?”

  冲虚道:“令狐小兄弟深得风清扬风前辈剑法真传,贫道不是他的对手。”说着微微一笑,退了回去。

  任我行道:“道长虚怀若谷,令人好生佩服。老夫本来只佩服你一半,现下可佩服你七分了。”

  梁发笑道:“现在是二平,看来,我这一场是决定胜负的一场,哪位上来赐教?”

  任我行笑道:“自然是令狐冲了。”说完看了任盈盈一眼。任盈盈扬起脸,怯生生的道:“你、你要小心。”

  令狐冲胸口一热,拿起剑来至梁发的面前,说道:“师弟,来吧!”

  梁发叹道:“师兄,今日刀兵相见,世事真是变幻莫测呀!”说完,抽剑而出道:“我们也有几年没有比试了,来吧!”

  令狐冲面色一黯,旋又抬起头来,看着梁发道:“师弟,对不住了。”举剑刺来。

  二人一交手,众人都是叹为观止,这二人,都是独孤九剑,都是用的破剑法。令狐冲当然学的比梁发全,可破剑法、总纲,梁发这些年下来不比他弱多少。加之速度比他快,双方一时旗鼓相当。

  二人翻翻滚滚斗了二三百招。任我行不断向着令狐冲使着眼色,见没有效果,就身体一转,已是转到了任盈盈、向问天二人后面。

  任盈盈颤声道:“冲哥,实在不行,就让我留在佛寺中十年吧!”

  令狐冲听得此语,心道:“自己怎能让盈盈就此相伴青灯古佛”,内力一动,已是使出了‘吸星大法’。

  梁发一笑,速度加快,二人满场游走,又是一百多招,依然不分胜负。令狐冲突然明白:“以梁发的速度、内力、对独狐九剑的了解,如不想和自己决斗;自己已经是赢不了他的了。”

  二人忽然停了下来,梁发笑道:“这局就算平手如何?”

  令狐冲道:“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