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起源之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FBI

起源之土 常废 2564 2020.01.16 23:00

    当最初的莫名威慑过去,面对举止随意的老头,在场所有的镇警察的内心都燃起着一股不被人尊重的愤怒。

  “很抱歉先生,我不认为您可以这么无礼地指挥我们,我们与州警并非隶属关系,您需要取得授权。”眼镜警官作为警局的副手,有必要在此时站出来。

  老头一言不发,收回了手帕,从上衣内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了一根出来,旁边的州警机灵地递了个火。

  老头看了一眼眼镜警官,眸中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但很快隐藏了起来。

  “我不是来指挥你们的,帮助,帮助而已,可能我有些不太注重语气,请你原谅。”老头掸了掸烟灰。

  姿态依然是那么随意,不过眼下局长的生命安全才是最为重要的,眼镜警官也不想再这种事上多做纠缠。

  “没关系。”

  “那么,麻烦您介绍一下事情的经过。”老头抽着烟,脸上的皱纹聚了又散。

  “我似乎在报告中已经……”眼镜警官有些不满。

  “人老了,再说这不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没些新发现吗?”

  眼镜警官嘴角抽了抽:“有。”

  ……

  荀礼跟在沈夏的后面,他能大概看出来所谓的“员工子女”有些疲惫,身体素质也并不是很好——当然,这是相对来说的,仅仅是常人里中等偏上的水准。

  沈夏的步伐有些沉重,夜间的雪山不是那么好走的,即便是下山的路。

  二人一路朝南,从缓坡下去,前方已经隐隐约约能看见警车与直升机的红蓝灯光在闪烁。

  “要不我就不过去了?”荀礼有些犹疑。

  “嗯……还是跟着我吧。”沈夏想了想,“你做什么了吗?”

  荀礼简单地说了一下大变活人的事情。

  沈夏回过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干燥清爽的外套。

  “是有点不妥……”

  荀礼心中忽然起了警惕,干笑道:“这大冬天的您可别乱来啊……”

  “我不乱来。”沈夏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你自己动。”

  “我不去不就行了?”

  “州警来了,说不得得封路,没我你怎么回去?”

  “您看还有点别的方法没有?”

  “你不会真觉得这里是一个没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吧?”沈夏定定地看着荀礼,“委员会的剧本就没有一个是完全的末法时代,科技树点得再高也不会影响,这是个委员会的原创剧本,超自然能力会在哪一层次出现谁都说不准,不要引起官方的注意。”

  “是,明白了。”荀礼的姿态放得很低,沈夏愿意这样教导他,这是人家心地善良,“那我现在……”

  “去吧。”沈夏点了点头,笑道,“我一黄花大闺女就不看你湿身了。”

  荀礼没敢接这茬,自己找了片雪地滚了滚,用内力蒸化了雪水,片刻后,嘴唇乌青发紫地走了过来。

  沈夏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道:“我还有些尾巴要处理,先不过去了。”

  她想着的自然是第一名刺客的尸体,当时忘了毁尸灭迹了,惯性思维,毕竟做刺客的也不是自己,可州警来了必然会大肆搜山,尸体的伤口还真不大好解释,虽然没有证据是她做的,可总是个不大不小的隐患。

  至于第二名刺客的尸体,已经在黑炎下连灰烬都不存了。

  荀礼自然没有问题,跟着走就是了。

  二人从背面绕过州警和镇警们的视线,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平台。

  一个身穿白色迷彩服的男子低着头跪倒在雪地上。走近了一看荀礼才发现,他额头有一道血线沿着鼻梁直连雪地,伤口和血液已经被冻结。

  沈夏伸手一招,只见一个黑色的长匣出现在手中,她取出了【缟玛瑙刃剑】,再度激发出黑炎,灼烧死者的残躯。

  荀礼瞅着眼熟:“艾尔芙莉德的那把?”

  “你记错了,是维赫勒的那一把,不过是艾尔芙莉德给他的。”沈夏有点惊讶,又有些开心,眉目间流出笑意,虽然荀礼说错了,可还是有种“志同道合”的感觉萦绕心头。

  不过黑魂系列早已不是小众游戏,至少黑暗之魂3不是,碰到个黑魂玩家也不再是小概率事件了。

  这可不像烧烤那样令人嘴角流泪,事实上非常恶心,气味也不大好闻,从胸口开始蔓延的黑焰一点点吞噬血肉,好在这黑色的火焰似乎带上了点天照的特性,十分地霸道,连烟雾都不曾放过,故而沈夏也不用担心燃起的浓烟引来州警的注意。

  ……

  “这么说,那个有前科的可疑侦探也不见了。”老头将烟头弹到地上,这已经是第三根了,都不断火的。

  尽管对杰瑞的印象十分差劲,可事关镇警的工作是否出纰漏,眼镜警官还是忍不住争辩了几句:“严格来说,并不是他有前科,是他的合伙人……”

  “嗯……嗯嗯。”老头随意地点了点头,点燃了第四支烟,“你说得对。”

  在场的镇警包括眼镜警官在内,都从心底里涌出了一股愤怒,这位疑似州警长官的老汉虽然认同了他们,可正是这种争辩都不屑为之的漫不经心令人脑门冒火。

  “所以他跳进了河里,然后人就消失了,是这个意思吧?”

  “可能您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或是我们找的借口,但就我亲眼所见确实……”

  老头低笑了一声:“天方夜谭?不,您误会了,我百分百信任您的说法。不然也不会使我们出现在这里……”

  眼镜警官一愣,一时之间没有能明白语句中的深意。

  老头最后一支烟没有抽完就被他按在雪水中熄灭了,他清了清嗓子:“目前当务之急是派人找到安娜警长,对吗?这是我的证件,以及州里授权过的调令文书,已经下发至市、县里了,您可以自行查验,如果没有问题,还请配合。”

  黑色的皮甲里,收着一张白底蓝字的证件:

  大写的“Department of Investigation”。

  下面一行是加粗加大的三个字母“FBI”。

  左面是徽章,右面是照片。

  最后是探员名字:

  Special agent:Winston Roosevelt

  眼镜警官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体,看向了那一封加盖有州政府、州警局和联邦调查局印章的授权书。

  其实他分辨不出真假,只是这种情况,这种阵仗,微乎其微的可能只是冒充探员要求配合。

  尴尬和羞恼的情绪让他浑身不自在。

  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不用验证了,您吩咐就是了。”眼镜警官很勉强地维持平静。

  “镇警局现在多少人?”

  “不算安娜警长,一共九人,现在到了八位,有四人去北边探查了。”

  温斯顿·罗斯福斩钉截铁地下达指令:“让你的人回来,沿着公路的出口严查。”

  “可是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封锁还有必要吗?警长可能还在……”

  “有没有必要都得去,你的人没别的作用了,不想他们死就让他们快点回来,一有情况,立即通知我。找安娜警长我的人足够了,三天内,至少还你一具尸体。”

  公然的蔑视激起了四位镇警的愤慨,其中一人有些激动地走上去,手指往温斯顿的胸口点去。

  忽然眼前一花,整个人被一股怪力掀翻在地,双手被缚成剪状,脸与公路来了个亲密接吻。

  “汉森!”

  “你们要做什么!”

  剩下的人大呼小叫,只是谁也不敢上前。

  “公务期间,袭击长官。”温斯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有他没他一个样,看管起来,你们接着做你们该做的。”

  武装到牙齿的黑衣士兵手上用力,汉森发出了一声痛嚎,整个人被提了起来,旁边有蓝色警服的州警接手过去。

  “我的人我来处理,别在我这耍威风。”

  一道清冷严肃的女声传来。

  温斯顿回过头,嘴角咧开,张开双臂:“好久不见,安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