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起源之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息事

起源之土 常废 2119 2020.01.17 23:14

  对于这句问候语,沈夏思考了一秒该如何回答。

  “好久不见?我们很熟吗?”

  当你不能准确理解对方话语中的信息而又不能发问的情况下,尽可能让自己的态度也变得模糊。这比说谎要来得简单,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说谎是一件很难保障有效的方式。

  温斯顿沙哑的喉咙中发出难听地笑声,示意手下松开汉森。

  汉森狼狈不堪地逃离开来,不自觉地站到了沈夏的身后,戒备而惊恐地看着温斯顿。

  温斯顿可没工夫关注他,而是友好地朝着沈夏伸出了手:“安娜,我知道你对我有一些……偏见,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必要这么计较吧。”

  沈夏还是没能确定二人关系,安娜的年龄预计在三十到四十之间,这老头应该至少有五十了,那手背和额角的黑褐色斑纹,六十以上也是大有可能。

  总不能是老情人吧?沈夏一阵恶寒。

  “长官……你们认识?”眼镜警官试探着问道。

  好小伙子,会替长官分忧了。

  沈夏暗暗点了个赞。

  “哦,那是很多年前了,我做教官的时候,安娜是我带过最出色的一届。”老头眼神飘忽不定,好像回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

  “哦?”沈夏淡淡地回应。

  “你性格还是那么倔,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温斯顿呵呵笑着摸了摸胡茬,目光却慢慢越过了沈夏,投向了双臂环抱瑟瑟发抖的荀礼,“先等一会儿,请问您是……”

  “长……长官你好……好啊。”他还真不是装的,没那个胆量敢在一群老警察面前演戏,这种天气在雪水里泡上一泡,不用内力抵御的情况下,还能说话已经算是身体素质不错了。

  温斯顿眯了眯眼,左手抬起,并拢食指中指,向前勾了勾。

  两名黑色重甲兵看似臃肿,却有着极具反差感的灵敏速度,一瞬之间就像两块黑色的滚石一样从温斯顿的背后冲向荀礼。

  沈夏眼神动了动,她一身战力都在剑上,现在从意识空间里取出剑匣就有点不符合画风了,再者,她不认为温斯顿敢在这里杀人,再再有,即便杀了……就杀了吧,大家非亲非故的,刚才也没看你身子,不需要负责。

  正好,她也想看看自己这位同伴的水准……

  是能忍?还是能打?

  荀礼上一秒还在努力回收着从鼻孔中流淌出的黏液,下一秒就感到一股猛烈的风压打在身前,两只黑色的拳头砸了过来。

  怒目相!

  值此生死危机时刻,根本来不及思考对方是否有在此下杀手的可能,荀礼直接进入了氪金模式。

  浑身寒毛竖起,奔腾的内力蒸干了雪水,化作蒸汽从荀礼的身上溢散开来。

  荀礼两腿下沉蓄力,跃起拍掌,正是金刚神掌中的“居高临下”。

  然而他惊讶地发现,此刻拳掌相交却没有对抗的触感传来。

  这手套有古怪!

  荀礼的金刚神掌像是打在了水中的游鱼身上,滑不留手,毫无滞涩地交错开来,而那两人的拳头,已堪堪要打在荀礼的腹部。

  然而火工头陀一身外功业已登峰造极,可于内功和轻身之法涉足稀微,此刻再想避开两拳已无可能。

  如重锤一般的拳头敲中了荀礼的腹部,可荀礼并没有如众人所想一般被打飞出去,滑开的双手再度搭上了士兵的肩膀。

  两名士兵本就不会下杀手,故而这一下也没使多大力,拳头与肉身接触的那一刹那,荀礼的腹部只稍稍一陷,便自生力道,弹开了两拳。

  荀礼怒喝一声,搭在二人肩膀上的双手曲指成爪,指如利刃,深深下陷,眼看就能插入两人的衣甲,方才的“滑”又再一次出现,荀礼的龙爪手也滑落士兵的肩头,而这一次,他稍微有了些感觉。

  液体?

  念头还没转过来,两名士兵就纵身扑上,这一次再未留手,拳脚如疾风骤雨般打来。

  可此刻荀礼有了防备,一身巅峰的金刚外功轻而易举地便挡下了所有攻击,不过数息时间又找到了一个破绽。

  不出所料地,再一次被那古怪的护甲滑开。

  可荀礼没有太过心急,之前自己的手能搭住就说明这种“滑”并不是常态,这护甲要么是有CD,要么是消耗品。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扒下来自己用。

  荀礼自觉依然摸清对面二人的实力……在对方还不掏枪的情况下,他不再藏着掖着,一举转守为攻,刚猛霸道的金刚门武学直打得两人练练后撤,这也更加坚定了荀礼的想法——这盔甲的局限性很大。

  温斯顿看着眼前这一幕,既没有任何惊讶,也没有如何慌乱,只是平静地又点了一根烟,仔细观战。

  一同前来的州警们或窃窃私语,或眉头紧皱,却对荀礼等三人那非人的交战动静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唯一不淡定的只有沈夏……身边的镇警们。

  荀礼步步紧逼,迅猛的攻势压得二人喘不过气来,不多时,当荀礼再度击中其中一人身体时,没有再被弹开,而是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咔吧”声,被击中部位的衣甲像是巧克力一般裂开,几粒黑色的不明块状物掉落在地。

  “停手吧。”温斯顿说道。

  你要打就打,要停就停?荀礼抡起拳头就想接着干,直到一阵冰冷的寒意锁定了他。

  会死。

  荀礼很干脆地举起了双手。

  温斯顿嘴里叼着烟,举着一把袖珍的银色手枪瞄向他。

  “给我一个你拿枪和抓人的理由。”沈夏的声音蕴含着一丝愤怒,故作的愤怒,至少荀礼和沈夏自己是明白的。

  温斯顿收起了枪,道:“我听你的人说,这小子是个嫌疑犯。”

  沈夏瞥了一眼自己的同僚们:“他不是。”

  “也许。”温斯顿摇头,“可他很危险……”

  “苏联人也很危险。”沈夏打断了他的话,“干些有意义的事情。”

  温斯顿耸了耸肩:“明白了。”

  又转头对荀礼说道:“近几日可能会有探员来找您问些事情,不介意吧?”

  “不介意,只要不是来揍我的……探员?”

  “还没介绍,我是FBI探员温斯顿·罗斯福。”

  “好名字。”

  “谢谢。”

  “不客气,另外我想我会找一些愿意履行自己职责的部门反映一下我今晚遭受的不公平对待。”

  “您随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