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偷袭

天命信条 水舛 2228 2020.11.19 00:28

  地窖里空气流畅,每间房都有独立的通风口。

  有着宁佑源带路,他们避开了大部分布满机关的密室,在一间间房间内来去自如。

  除了某些以陈明霖身份卡权限无法通过的……

  “怎么说?”

  虚掩的房门,三双眼眸环视完毕,退回到外面,商量。

  “我负责那个大块头,小黄毛就交给你了。”小王悄声安排道。

  屋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五大三粗二百斤起的壮汉在对着半身镜张牙舞爪,应该是在看蛀牙;另一个则是染着黄色发色的小青年在看电视。

  “不是你,是他。”小王对脸上写满紧张林尚解释,“你负责望风,万一我们失手了,就进去开枪。”

  身旁,宁佑源脱下还有些湿漉漉的鞋子,穿着袜子走了两步,除了地面上留下了淡淡水渍,没有半点声响。

  轻轻开始推门,给出供人通行的空间。

  林尚诧异道:“王哥你怎么想的?一个刚高中毕业的普通学生能行吗?”他严重怀疑王鑫晨是不是失了智。

  “他可不是什么普通学生。”王鑫晨简单说道,也脱下了自己的运动鞋。

  如果有选择的话,王鑫晨是不会去让宁佑源上手的,可在跟林尚这个刚从警校出来的青年间选,知晓变通的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宁佑源。

  宁佑源回头见林尚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两手微颤,小声调侃道:“照着里面那俩打,打我可替天行不了道。”

  言罢,猫着腰悄然摸了进去。王鑫晨跟在后面。

  “我怎么觉得挺能替天行道的。”从门缝中看到宁佑源万般熟练的样子,林尚小声感叹。

  随即林尚给了自己一巴掌,定下心瞄准。这两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就全靠他了。

  来到黄毛身后,电视里正在播放电影,宁佑源看到不远处沙发后的王鑫晨对他摇头,打了个手势索性直接站了起来。

  “生化危机?第几部啊。”

  “第三部了。不对,你是什么人?”黄毛应声转过身子,看到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满脸懵逼问,

  笑眯眯的宁佑源,对小黄毛说道:“对不起,我是警察。”

  这骚包,还特地压了压嗓子,用粤语说的

  “发什么神经!我就知道靠不住。”躲在门外的林尚,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准备马上踹门而入。

  并在心中默念:“我是射击亚军,我是射击亚军,我是射击亚军。”

  躲在沙发后,位于玻璃反照死角的王鑫晨把握住宁佑源给他争取到的机会,见二百多斤的壮汉扭头正在往那边走,马上抓起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砸向他后脑勺。没敢用全力。

  壮汉身子一晃,面朝地面直挺挺倒了下去,王鑫晨坐在壮汉身体上,脱下外套,把壮汉的两只手死死捆在了身后。

  “不许!”

  “哐啷。”

  步若流星的林尚被脚下的小板凳摔了个大马趴,他立马爬起来接着喊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壮汉那边已经解决,小黄毛还行动自如呢。

  瞪着眼的小黄毛见黑洞洞枪口抵上了自己面门,脸上虽然懵逼如故,胳膊却十分自觉的猛然抬起,大叫:“别开枪!别开枪!”

  好巧生化危机里正在打丧尸,耳边枪鸣不断,黄毛吓的不行,蹲在地上捂着头,磕巴道:“同同同同同、同志,真真真真……真、真别开枪!”

  生怕林尚手滑,王鑫晨架着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壮汉,走过来收起林尚的手枪,说道:“绑起来啊,老对着他有什么用。”

  “哦哦哦,好的王哥。”又是一顿手忙脚乱。

  宁佑源快速把房间内走了一遍,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关掉电视对心有余悸的黄毛称兄道弟道:“兄弟,知道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吗?”

  合着被枪抵脑门儿的不是你呗。黄毛表情幽怨,夸赞道:“厉害,厉害。”

  “宁……”

  王鑫晨对林尚打断道:“别叫全名。”他们可以不在意这种事,但对于宁佑源,还是把影响尽可能降到最少为妙。

  没成想,壮汉开口了:“宁?你是宁佑源?你为什么还活着!”

  王鑫晨叹了一口,到底露馅了,希望日后不会对他在生活上造成什么影响。

  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宁佑源走到壮汉身前道:“没死,就活着呗。”

  谁知旁边的黄毛反应更激:“源!源!源!”

  “你是结巴?”宁佑源问。

  “不是不是,我想请问您是那个源哥吗?”黄毛用上了敬称。

  “哪个源哥?名单上的?”宁佑源继续问道。

  “不不不,名单的事情我不清楚,各位得问他。”黄毛否认完,继续道,“我说的是,您是那个,那个一圈破虚空,当真恐怖如斯!两脚敬老院,还得算上幼儿园!的源哥吗?”

  “什么玩意儿?”众人听完满头问号。

  不用说,又是一个都市传说的受害者。

  宁佑源打发掉黄毛,继续对壮汉道:“说说吧。”

  “说什么?”反问。

  “有什么说什么。”拿出绑在小腿的直匕,宁佑源舔了舔嘴唇吓唬道,“不然就把你和那个小黄毛的手指头都剁了。”

  “大哥,快、快、快招了吧,他真的干、干的出来。”一紧张说话就打磕巴的黄毛道,“听听听,听他们说,叫源、源哥的那个男、男人,杀起人来不不、不眨眼。”

  壮汉咬着牙,想到蛇哥的能耐,两眼一闭,干脆道:“说了也是死,你剁吧。”

  “好!就喜欢你这种硬汉!”

  匕首往旁边桌子上一插,宁佑源转过身道:“动手吧两位。”

  “动什么手?”王鑫晨和林尚面面相觑。

  “剁他手指头啊。你们不会真以为我能下得去手吧?”宁佑源狐疑道。

  接着继续道:“这种事,还得请你们这些有经验的官方暴力机构的工作人员亲力亲为。”

  “呵呵。”你下不去手,我们就下得去了?另外,你是不是对我们这个机构有什么误会啊?

  “你们也下不去手啊。”宁佑源左手轻弹脸颊,煞有其事道,“这就难办了。”

  四人视线外,他背靠茶几,从身后用右手手指钩起一个U盘,揣进屁股口袋。

  “那就押回去给你们机构里能砍手指的人审吧。”宁佑源不漏声色道。

  押起两个犯罪嫌疑人,王鑫晨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我们机构里没这号儿人物。”

  还看呢。离开房间时,见被押在前面壮汉想要回头看茶几,宁佑源从后面轻怼了一拳道:“少搁这儿左顾右盼的。”

  生怕被察觉到什么的壮汉火速回过身,闷头不语。

  殊不知,东西已经落入宁佑源手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