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九年后的蛀牙

天命信条 水舛 2093 2020.11.13 01:11

  “小源儿啊。”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言道,“虽然你毕业了,可作为你的老师和长辈我想叮嘱你几句。”

  两人被班主任拉到另外一间教室,左灵玥在不远处憋着笑,听老师对宁佑源训话。

  宁佑源也乐在其中,一边小鸡啄米式的点头,一边悄悄给左灵玥扮了个鬼脸。

  “老赵你看他!”左灵玥果断告状。

  他们班和班主任赵斌的相处方式是很亦师亦友的,现在毕了业,更加随意了很多。

  赵斌却难见的摆出严肃的姿态,对宁佑源语重心长道:“你这个人干什么都太随心了,这样是不好的……”

  宁佑源还没来得及应下,赵斌却自顾自叹了一口气,道:“算了,随心点好啊,不过你得做到心中有数,而且要多注意一下别人的感受。”

  “行了,吃早饭去吧,关于你的责任书家长签字这件事,我会去跟主任沟通的。”

  一直没说话的宁佑源,直到赵斌走出门,才在后头接了一句:“受教了,赵叔。”

  “莫名其妙的很严肃呢,连措辞都文绉绉起来了。”左灵玥板着小脸擦肩而过,“不过,宁佑源同学,从今天起请你离我远一点。”

  “今天还剩十八个多小时,不如咱们先……”

  左灵玥见宁佑源一抬手就想往自己肩膀上搭,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退了好几步,满是警惕问:“先干嘛?”

  挠了挠头,宁佑源装傻道:“先吃饭啊,不然干嘛?”

  “无聊。”左灵玥对他的小把戏如是评价。

  天空阴沉沉的,两人经过办公室,还能看到里面高高架起补光灯,再走两步,隔壁另一间教室几个学生正在打电话。

  赵斌也在里面,看到窗外的两人,连连招手,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现金道:“食堂今天虽然开门,但不给学生提供,你们就别去找不自在了,去校门口的早餐铺子吧,记得再给同学们捎回来些。”

  宁佑源拦住了想要客气一番,并且真的想自掏腰包的左灵玥,笑嘻嘻借过钱,点头应下,走出去后,果断把一百块钱钱塞给了左姑娘,

  解释道:“老赵是不可能让你拿钱的,你有这份儿心就够了,另外这任务是咱俩人的,钱在你那儿,所以为了保证任务完成,我得全程跟着你。”

  “难不成我还会中饱私囊?”左灵玥没反应过来。

  “这可说不准哦。”

  看到左灵玥只是撇了撇嘴角,宁佑源松了一口气,“今天起,请你离我远一点”这话,暂时是不作数了。

  ……

  天花板上的吊扇“吱吱”作响,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宁佑源静静立在门口,等候拿背包的左灵玥。

  摩挲着铁门框,思绪像断了线的风筝,不断飞舞。

  他们这届以后的学生就不用再在这个夏暖冬亮的校区遭罪了,这个学期开学,新校区就将投入使用,而沦为了老校区的学校,没几天也会装上空调和大改暖气管道,成为专供高三学子的学习场所,继续所发光发热。

  但自己上辈子却再也没回来过,人也都忘的差不多了。

  宁佑源垂下眼眉,避免远处偶尔走过的同班同学主动和他打招呼。

  说起来,高考也完了,录取通知书基本也都拿到手了,为什么还要特地回学校一趟呢?

  这就得从老赵当年说起了。

  三年一届,这已经是赵斌当班主任后带出来的第四届学生了,第一届毕业的时候有几个好事者非得撺掇全班同学聚会旅游,还要拉着平日里关系不错的老赵。

  而老赵不仅没从中作梗,反倒出自责任心,怕学生们路上出点什么事情,在跟家长纷纷确定过之后,自愿当起领班监护,一路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最终,毕业游也成为他班级的传统流传了下来。

  学校呢对这件事也知道,只要不出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什么,不过今年不同的是,有本市电视台某节目的制片听闻后想要拍摄一档栏目,赶巧学校又更替扩大校区,也乐在电视台给他们免费宣传。

  于是一拍即合,两方大包大揽承办起了他们12级2班的出游活动,为期七天,并于数月前就已经筹备了。

  学生们虽然有逆反心理,可也乐在旁人给他们家长做思想工作,至于七日游的花费比老赵本身准备的出行计划翻了数倍不止,就不在他们关心的事情之列了。

  开心就好。

  可宁佑源作为班级内唯一的未参与者,虽然不知道过程开心与否,可却知道结局一定是不开心的。

  一辆客车,六人死亡,七人重伤,余者头破血流的悲剧。

  对社会、对学校、对家庭,都是一种难以承担的痛,直到十年后,宁佑源在住院期间,仍然会偶尔听起有人把这当做谈资,大肆阔论一番。

  “想什么呢,脸都要弹破了。”思绪被清脆里带着软糯的嗓音打断了。宁佑源思考的时候会下意识弹自己的脸颊这件事,左灵玥作为他的同桌是早就知道的。

  不过有个多出来的小动作她没发现,今天的宁佑源是舌头抵着左上方后槽牙弹得。

  因为九年后那里会长一个蛀牙……

  “傻姑娘。”宁佑源轻声感叹。他是不会让上辈子的天人两隔那种事再发生的。

  “什么?”左灵玥没听清。

  “灵玥,你怎么还和这家伙这么近啊,昨晚回去左叔就没说你?”

  得,哪壶不开提哪壶,左灵玥气呼呼转过身,看是哪个人非得戳她痛脚。

  说话的那位,被几个穿着和姿态很浮夸的学生跟随着,宁佑源扫了一眼就回看到左灵玥身上。

  “你看她干嘛,作为情敌连看我一眼的胆子都没了吗?”

  “虽然我不认同他的话,但我也想知道,你看我干什么。”左灵玥很无奈,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都怪宁佑源,要不是这厮昨晚在大庭广众之下告白,也不会刺激到别人。

  宁佑源只好知道把眼神放到叫嚣的来者身上,一开口,就搞得大伙儿都很僵硬:“不好意思,您哪位?”

  这年头,还没有“我是你爹”这种标准式回答,就算有,这个男生也未必敢用到宁佑源身上,他顿了一下,憋出来仨字儿:“李连林。”

  “哦,你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