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电话

天命信条 水舛 2122 2020.11.15 08:08

  “喂,爸,怎么了?”

  “……”

  “九点才走的,还在高速上呢,估计到地方得十二点多了?”

  宁佑源旁敲侧击道:“左叔?”

  “嘘!”左灵玥赶紧让他禁声,万一让他爸听见了,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

  “啊?”左灵玥小脸一拉,对着话筒惨兮兮道,“多尴尬啊?人家睡觉呢。”

  说完,索性把手机往宁佑源那边靠了靠,脸上写满埋怨。她就知道昨晚那事没完。

  宁佑源只听电话那头左灵玥爸爸的声音响起:“没事,我跟小宁早就认识了。”

  左爸怕自己闺女不信,特地强调:“很熟,不信你自己问他。”

  消息太过震撼,电话不小心被左灵玥挂断了……

  她看向宁佑源,不敢相信。

  “同学们,到服务区了,有上厕所的抓紧,十分钟后集合。”停下车,有老师上来说道。

  原定的是八点出发,一路直达。可没成想让学生们在车上干等了一个小时,下雨天又致使车速慢了不少,有同学已经示意尿急了。就决定休息十分钟。

  宁佑源对同桌点了点头,表示的确认识,然后问道:“你下车吗?”

  见宁佑源起身,左灵玥把手机一扔道:“我爸说找你有事,既然很熟,那就你们爷俩谈吧,我不管了。”合着她作为被表白对象,直接当事人,连自己爸爸和同桌认识这种事都不知道。懵逼。

  “得嘞。”拿起手机,宁佑源向车后吼了一嗓子,“李连林,烟来根。”

  “靠!你属烟囱的啊,一包烟眨眼没了?”李连林怎么可能放过中场抽烟的机会,他走过来招呼,“同去,同去。”

  “不准抽烟。”左灵玥很不满。她刚才就闻见烟味儿了,只不过没好意思说罢了。

  宁佑源摆了摆手,跟着李连林下车去了。

  一下车,就见李连林快步直冲厕所,不由心中发笑,自己则转了一圈,找了个安静地方给左爸回过去电话,烟也没点。

  “喂,闺女。”

  “是我,左叔。”

  “哦哦哦,是小宁啊,你小子真是可以,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是不是——我拿你当兄弟,结果你想给我当女婿?”左爸在电话对面揶揄道。

  “哪里的话,我要是知道小左。”当着老左叫小左有点不太礼貌,宁佑源改口道,“知道灵玥是您老的千金,我能踏破你这个刑侦队长的大门,用得着昨晚来那么一出戏吗。”

  由于左爸平日工作忙,家长会都是左灵玥母亲参加的,爷俩还真没人知情,直到十年前,也就是昨晚。

  “放屁,你个没犯事儿都心虚的主儿,平日里忌我如虎狼,前年拜年更是能把东西往门前一丢就跑路的人,还踏破我家门槛,你自己信吗?”左爸继续道,“另外,现在是副局了。”

  宁佑源恭喜道:“呦呵,最近高升了啊。左局好。”副字当省则省。

  沉默了两秒,左爸才言道:“也是前年的事儿了。”

  说好的很熟呢?

  “……,今天天气不错哈。”宁佑源睁眼说瞎话。

  “咳,说正事。”左爸回归正题。他今天找宁佑源这小子还真不是为了他闺女,而是手里的案子:“你最近还在弄游戏吗?”

  弄游戏?

  这仨字换别人是听不懂的,不过宁佑源却知道指什么。

  之前提到过,宁佑源是个孑然一身的孤儿,而自从他养母去世后,那边的便宜亲戚就一个大方针——别想从他们身上捞一分钱。

  现实一点讲,抛开上学读书不论,难不成政府还能接济他平日里吃喝玩乐?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他活这么大还之所以健健康康、油光满面,自然有其经济来源——路子广,数量也不少那种。

  而前几年的一大进项就是倒卖游戏装备了。

  “近两年行情不好,而且原始积累差不多了,嫌烦就不干了。”宁佑源答道。关系到自己吃饭相关家伙的问题,即使十年过去了,他记得也比较清楚。

  “哦。”听到这个消息,左爸声音沉闷了少许,继续问道,“蛇哥这人你知道吗?”

  按道理是不知道的,可重生一遭就认识了。

  回想起上辈子听说的事情,再联想到超自然事件,宁佑源捏了捏手指道:“你是在镜城吧?”

  这么问就是很知道了。左爸应道:“按规定是不让说的,不过你猜的没错。”

  “这案子我个人建议,还是甩出去吧左叔。”宁佑源友情提示。上辈子左爸因为女儿车祸躲过一劫,这辈子他宝贝闺女有自己在没事,他可别再遭殃了。

  更重要的是前世蛇哥那伙儿人闹得满城风雨的,现在想起来估计也没表面那么简单。

  “昨天听灵玥说你还跟她一样考上了985,就这么点思想觉悟?”左爸不满道。

  985跟思想觉悟有关吗?宁佑源一时哑然。

  “别废话,等着你打击犯罪呢,你给我当个狗头军师,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什么好处?让我叫你声爸?”宁佑源惦记着人家闺女不放。

  “狗屁。保护群众安全,为人民服务是理所应当的。更别说还有人感激你。”左爸干了这么多年工作,风里来雨里去的,支撑下去的信念就是这个。

  很简单,也很有用,只要他自己乐意。

  “我这号人不给社会掀砖揭瓦就不错了。”宁佑源小小的自黑了一下,在左爸发飙前就赶忙接道,“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这事?”

  左爸犹豫道:“小宁……”

  “但说无妨。”

  左爸对宁佑源性格还是挺了解的,因此拐着弯道:“蛇哥手里有份儿名单,你名字在上面。”

  杀人名单!宁佑源眯了眯眼,他的名字前世肯定是没有的,否则也活不到28岁,看来这辈子左爸给自己打电话的原因就在这上面了。

  是那本书所述的预言煽起地蝴蝶翅膀吗?不知道地中海司机张冰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他把视线投到停在一旁的客车。

  “这小丫头。”看到左灵玥趴在车窗上,朝自己竖拳头比划的样子,宁佑源笑了一声。

  “什么?”电话里左爸问。

  “没什么,我说两个小时后见。”他们七日游的第一站正是镜城。

  左爸说道:“也好,我去你们租的酒店等你,注意安全。”

  左爸重申道:“注意安全,直接来酒店。”

  “明白了岳父。”岳父二字叫的是一个心甘情愿。

  “臭小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