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开幕

天命信条 水舛 2079 2020.11.20 08:08

  今晚的镜城大礼堂,与其说在上演一场音乐会,不如说在大杂烩更准确。

  绚丽的灯光下,干冰颗粒气化后在舞台弥漫,流量小生哼唱着口水歌登场。

  “台下的朋友们,举起你们的双手好嘛!”

  “啊啊啊啊!”尖叫四起,很多小女生恨不得直接冲上台。

  “老赵!老赵!手机给我,我要拍照!”

  为了保证音乐会的安静,学校有老师提前让学生们把手机关机,并收拢在了一起。

  赵斌拦住了旁边维持秩序的老师,对学生们说道:“手机可以给大家,但是要自觉使用。”

  “哇,我得赶快给我闺蜜分享一下,羡慕不死她。”酷爱追星的女生也不知道听没听清赵斌的话,手里攥着两块手机,一块后置闪光灯常亮,配合其他观众左右摇摆,另一块则录起了像。

  台上:“一起唱起来!”

  “啦啦啦啦……”

  欢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流量小生唱完两首歌,舞台落下帷幕。

  帷幕后工作人员马不停蹄,架好桌子板凳。

  主持人出来报幕道:“下面请欣赏由养老院老人为大家带来节目《孤独的二胡和相声》,欢迎。”

  神特么孤独的二胡和相声。

  帷幕拉开,零零散散的掌声响起。

  表演完《孤独的二胡和相声》,换了个主持继续报幕:“下面请欣赏小品《我的家乡镜城》,表演者镜山镇中学初三四班全体学员!掌声欢迎!”

  这次的掌声就热烈多了,就是都集中在一片,看来他们学校没少来人……

  二楼包厢中的左爸扫了一眼手机时间,看着台上由几十号人带来的小品演出,再看看手里的节目表,问道:“确定两个小时能结束?”

  旁边负责跟相关人员核查的队员,摸了摸后脑勺,不确定道:“应该,不能吧?”

  “那还不再去问!”

  “好的,好的。”

  负责相关事宜的两个人飞快离开,推开门,和门外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同学你没事吧?”

  从道具和年龄看应该也是某节目的表演者,两人边说着,把被撞倒的宁佑源扶了起来。

  往屋内瞧了一眼,宁佑源拉了拉帽檐,也不说话,拾起刀,闷头就走。

  “把他给我拦下!”房间内左爸喊道。

  “拦谁?”两人没听清楚。

  宁佑源开始小跑。

  “算了,忙你们的去吧。”左爸走了出来,哪里还看得到半个人影,说道。

  “收到。”

  屋内,从外面回来刚不多时的王鑫晨走到左爸身侧,说道:“那是小宁吧,我去找他。”

  “只好如此了,不知道这臭小子又想搞什么幺蛾子。”左爸点头。

  他又不放心嘱咐道:“找到了立马带回来,别跟着他瞎胡闹。”这是有前鉴的。

  王鑫晨赶紧保证。

  ……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回了趟酒店的宁佑源,换了身衣服。

  上身长袖白色卫衣,下身蓝色牛仔裤,手里还提溜着一把单面开锋,通体呈银灰色似苗刀制式的冷兵器。

  整把刀刀柄加刀身大概一百二十公分出头,骚气十足的是,还缠了两层黑布作为刀鞘。

  于是,凭着这把从陈明霖那里要来的武器,宁佑源在后台来去自如。

  至于凭什么?

  在一个连魔术表演都存在的音乐会的后台,还能凭什么。

  现在外面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在查看自己是不是来错时间或者买错票了。

  “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干嘛呢?”背后传来幽幽的声音。

  躲在拐角处的宁佑源吓了一跳,转过身抱怨道:“钱姐,不是我说你,你走路咋没声啊。衣服挺好看的。”

  钱琪琪不依不饶:“少贫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争取对你作出宽大处理。”

  宁佑源身形微动,指向钱琪琪身后,瞪大眼睛,神色惊恐的往后退步。

  仿佛见了鬼似的。

  谁知钱琪琪根本不吃这一套,还摸了摸下巴评价:“演技退步了。”

  换谁去医院躺几年都得退步。如此想法的宁佑源扭头就跑。

  “哎,跑什么?”因为怕被蛇哥一伙儿察觉,钱琪琪追了两步,就停下了脚。

  “不知道这小子搞什么飞机,不行,得问问老队长。”钱琪琪心生疑窦。

  他“前科”太多了。

  ……

  手里拿着大礼堂平面图,宁佑源来到观众席后面。

  经过踩点,他已经对礼堂的布置心中有数了。

  同样的,从左爸他们的观测位置,他也判断出了蛇哥的所在。

  “稍后请欣赏最后一个节目,由全国知名管弦乐团为大家带来的演奏——《命运交响曲》!”

  主持人在舞台上慷慨激昂道。

  观众席少数为此而来的观众正襟危坐起来,没想到这都快十一点,音乐会就要结束了,还能听着大型乐队的乐器演奏。

  不,应该说可算听着了。

  之前跟耍猴似的的节目实在是腻的不行,中场休息还特么有家具公司的人在舞台上推销,他们都要怀疑自己对音乐会这三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好在,全国知名管弦乐团的演奏,肯定能值回票钱。

  想多了……

  帷幕后,学生们听到主持人这么介绍,高兴地不得了。

  他们就是节目总策划拿着请全国知名管弦乐队的钱从隔壁市某音乐学院请来的人。

  只需报销来回车票,管饭,再稍微给个三瓜俩枣的,连住宿都不用操心。赚翻。

  “别交头接耳的,快配合工作人员布置好场地,赶快就坐。”领队老师兼乐队指挥说道。

  “大家别紧张,只需要把平时学到的发挥出来就好。”有演出经验的大四学长见好多没什么经验的大一大二生有些紧张,安慰道。

  “就是,反正他们也听不明白。”有学姐说。

  “我听得明白。”领队老师瞪了她一眼。

  帷幕外,女主持人继续说道:“为配合节目演出,请大家自觉将手机静音,并保持安静。”

  另一个男主持人:“为配合节目演出,请大家自觉将手机静音,并保持安静。”

  雨夜,雨越下越大,闪电顺着厚重的黑色窗帘缝隙,短暂照亮了礼堂。

  少倾,惊雷四起,莫名给观众们带来了紧张的情绪。

  “你看是不是小源儿。”

  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孙小莹对音乐会的沉浸式体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