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天命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准备收网

天命信条 水舛 2030 2020.11.19 12:12

  由壮汉领头,一行人走在另一条长廊里。

  宁佑源脸上乐呵呵的跟在最后,突然想起来电视台场务给他的单车牌还散落在电梯里好几张,不准备走回头路的他,琢磨着是不是在地窟里给场务物色一副更好的。

  扑克牌在地窟是用处广泛的消耗品,采购的很多,甚至宁佑源在这里见到过不少在网上能被炒到几万块的收藏级的卡牌被随意扔在各个房间。

  这是他患病后接触到花切领域才后知后觉的。

  趁此机会要不要捞一把?

  除了扑克牌,地窖里的好东西可不止一点点。

  小王应该不会允许吧?宁佑源心想。

  “算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还是赶快撤退吧。

  自己又不是见钱眼开的人。

  “诸位,这边。”行步半天,过门无数,宁佑源挑了个出去的通道。

  “你来过这儿!你这个小家贼!”壮汉咬牙切齿,他最后的自救方法也没了。

  地窟大部分的出口外面都是有人看管的,想不到宁佑源知道的这么清楚,专门找了条小路。

  换做王鑫晨和林尚肯定是要跟着壮汉一条路走到黑中招的,所以上辈子的他们才会落那么个下场。

  “就你话多是不是?”宁佑源躲开王鑫晨的眼神,给了壮汉屁股一脚。

  “回去等着老队长找你吧。”王鑫晨瞪了他一眼,决定回到地面上就立马把事情全都汇报给左爸。

  宁佑源为什么在地底?为什么对路这么熟?他才不操这个心呢。

  “左队啊?”也只有宁佑源这么称呼左爸了,左队听起来的谐音就像作对,“马上就成我岳父咯。”

  说笑间,斜坡到顶,用力推开隔层,打开地板,积水开始往里浇灌。

  五人来到地面,这是一处烂尾的工地,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宁佑源拿出左灵玥的手机,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都怪陈明霖的破电梯,困了我这么久。

  夏天天很长不错,可乌云遍布,时间也很晚了,没有光源的老旧工地不比地窖里亮多少,盖上门,黑暗中五个人打着手电,向外面走去。

  ……

  从1973年美国摩托罗拉工程师马丁·库伯发明了世界上第一部商业化手机开始,时代变迁,迄今为止已经延伸出无数的功能,并占据了一个人绝大部分的时间。

  好在最原始的无线通讯功能,仍得以保留。

  没信号?那打扰了。

  走出工地,想要打个电话报声平安的宁佑源放下了手机,耳边喘息说话声却消失了,只剩下了水珠从天而降的自然之音。

  “又怎么了?”

  发觉情况有异的宁佑源回过身,那里还见得着四人的身影。

  《天命》出现,雨自动往两边分离。

  上书道:

  【得到临时身份的宁佑源离开了地窖,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的他,站在原地看起了预言。】

  【预言这么写道:邪神作祟,世界偏离了原有的走向,而不得不被修正。不知天命为何物的三个普通人,一死两生,而你,将前往镜县大礼堂,和蛇哥展开宿命一战。无论两人战斗的结局如何,胜利者最终都将回到地窖,迎接天命。】

  把《天命》收回手背的纹身,宁佑源抹了把脸,走进远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中。

  人挺多的,宁佑源随意下单买了点吃的,特意坐到了角落的单人桌,避免有人拼桌。

  “左队,王鑫晨在吗?”信号有了,电话接通。

  “……”

  “没什么事,你把他电话给我发过来吧。”

  “……”

  “在线等,挺急的。”

  稍后……

  “喂,是小王吗?”

  “嗯。”

  “小林在不在?”宁佑源问。

  “谁啊,王哥。”旁边的林尚听到有人问自己。

  王鑫晨放下手机,疑惑道:“你认识小宁?”

  “今天叫左局长左队的那个学生?”林尚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

  “在啊,怎么了?”王鑫晨拿起手机问道。这是工作机,能打进来的人很少,宁佑源给自己来电话,肯定有什么事。

  “在哪儿啊?”宁佑源又问道。

  “办案。”王鑫晨惜字如金,办案的事可不能多说。

  “行吧,注意安全。”

  “啊?”王鑫晨有点犯懵,打电话过来就为说这个?

  “啊什么啊,记得你跟林尚一人欠我一顿饭,我要吃好的。”宁佑源挂掉了电话。

  “王哥?”林尚见王鑫晨挠头,关心道。

  宁佑源似乎对蛇哥的案子很感兴趣?王鑫晨跟宁佑源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下心中了然,说道:“办完手里的案子咱俩做东,得请小宁吃顿大餐了。”

  “凭……”在队里被指使惯了的林尚吞回了凭字,言道:“为啥呀王哥。”

  “估摸着在哪儿拉了咱们哥俩儿一把吧。”说完,挑了几个宁佑源的光辉事迹谈了起来。

  走在接道上的两人分毫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

  ……

  八点三十分。

  几个县领导一一致辞后音乐正式开始了。

  主持人开始宣读节目名单。

  “同学们,注意安静,咱们要体现一中的素质。”有老师道。

  全不知旁边的社会人员更吵闹。

  “没出事就好。人呢?”杨主任对赵斌问。

  “身体不太舒服,先回酒店休息了。”老赵替宁佑源撒起谎。

  杨主任点头,没有在意,重复道:“没出事就好,看表演吧。”

  赵斌回到班级中央就坐,学校包下了音乐会最好的中间几排位置,而他作为班主任更是在最中间。

  屁股沾到椅子上,赵斌吐出一口气,听着耳边传来的钢琴独奏,富丽堂皇的大礼堂中,他只希望之后六天不会再有什么事发生。

  ……

  从线人那里得知蛇哥消息的左爸一行人来到了音乐会。

  “老队长,都确定过了,音乐会大概两个小时后结束。”

  “各自就位,人给我都盯好了,散场后行动。”

  灯光都打在舞台上,观众席乌漆嘛黑一片,戴着鸭舌帽的左爸在二楼叮嘱:“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收到。”

  众人分散在各个位置上,扮演起普通听众。

  准备收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